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迷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凝舞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强撑着虚弱的身子,执拗的在五宗协会里不肯离开。http://m.zhuishubang.com/

    她要见师门前辈,她更要见羽宗师长,她甚至要见道门五子!

    她要问个明白!

    凭什么?

    又为什么?

    她自问并未违反任何师法戒规,纵然如今有错,那么认罚便是,又凭什么将她逐出道门传承!?

    “凝舞啊……”

    “听我老人家一句劝,你走吧,也别再回来了。”

    “妖魔侵体,令你现在修为法力尽失,但你元神神智仍在,若是还念道门传法厚恩,那就莫要为非作歹,以后好好学着做一个普通人。”

    上了年纪的老者长长叹息,好言相劝着。

    “这怎么行?”

    “不可以!”

    “不能放她离开!”

    “妖魔侵体,日后必将为祸,我们若是放她走了,那以后她害了人怎么办?”

    ……

    一众弟子纷纷出声,态度强硬,不能就这么放凝舞离开。

    “都闭嘴!”

    “道门谕令如何说的?”

    “凝舞虽不再是羽宗雷法修士,但也不是什么妖邪恶魔,五子真人有令,不使与其为难,你们都当耳边风么!?”

    上年纪的老者瞪眼呵斥,打断了那些义愤填膺的弟子们的叫喊声。

    “我要见羽宗师长,我要见五子真人,烦请师叔回禀。”凝舞面无表情的拱手施礼,执拗道。

    “哎……”

    老者又叹息一声,言道:“你这孩子怎得不听劝?我刚不是说了嘛,五子真人不会见你,羽宗师长更不会见你,从今天你便不再是羽宗雷法修士了,你明白么?”

    “那我是谁!?”

    “您能不能告诉我,如今的我又究竟是谁!?”

    凝舞再遏制不住情绪,嗔怒吼出声来。★首★发★追★书★帮★

    “你是谁,答案需由你自己来回答,更需由你自身去寻找,但显然……答案并不在道门中。”老者意味深长的又劝一句。

    凝舞不禁沉默,美眸缓闭,有晶莹泪珠滑落脸庞,滴落在地上迸溅水花。

    “走吧,孩子,以后好自为之。”

    上了年纪的老者摇摇头,露出很是痛惜和惋惜的神情来。

    犹豫过后的凝舞,再次深深躬身施礼,而后便转身离开了道门五宗,她的身影看起来是那么落寞,更是如此悲凉,她仍在强撑着最后的一分坚强,看起来更是令人心痛不已。

    “所有人都给我听着!”

    “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后,谁也不准与她为难,否则家法伺候!”

    老者冲面前的年轻五宗协会弟子沉喝下令,一众人等纷纷躬身领命,这才算是就此作罢。

    ……

    “天爸,你为什么不直接出面啊?”

    “就这么看着她受欺负!?”

    半缘有些生气,很是不满地冲我问,搁着他的脾气这如何能够忍,刚刚就应该冲上去把那群人给打的满地找牙!

    我望着凝舞的背影,很是心痛地摇摇头。

    “这件事你别管了,去回麻衣坊吧!”

    我向着凝舞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半缘听我这么说不禁愣了愣,他连忙也追上来道:“啊?您让我回去啊?”

    “对!”我点头。

    半缘神情古怪道:“你是这副样子,她也是这副样子,要是万一出了事咋办?我还是跟着你们吧!如果有事儿,我还能给你们有个照应!”

    “不用了。”

    “朗朗乾坤的,还能会有什么事,以后都不会再有事了。”

    “去回去吧!”

    我摇摇头催促半缘离开,让他不要再跟着我们。

    半缘脸上古怪疑惑的站在原地,压根儿没有听懂我话中所说的意思,不过他到底是还没有再跟上来。

    ……

    茫然街头,人流熙攘,车水马龙。

    每个人都似是行色匆匆,去往各自的目的地,仿佛永远都不会产生交际,就像是一条条平行线一样。

    凝舞不知去处,身形落寞,看起来是那么的身单影只。

    她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不知该往哪里去,更不知以后该怎么办,曾经坚守的信仰如今都化为了泡影,所有一切都在这瞬间变得微不足道,仿佛……这整个世间都已经与她无关,仿佛她突然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懂!

    她更想不明白!

    有晶莹泪珠在挥洒,飘零空中,摔落地上,她即便是怨即便是恨即便是不甘心,可她又该怨恨于谁呢?

    怨他吗?

    但他错了吗?

    若他没有做错,那究竟又是哪里错了,又是谁错了呢?

    凝舞行走中的消瘦身影愈加摇晃了,她虚弱的像是个病人,仿佛随时都会晕倒在地上,而从她周身散发出的浓郁妖气,却也在吸引着附近的妖邪而来。

    那是香味!

    诱人无比的香味!

    吃了她,便就能够得到她的妖修力量!

    有鬼灵在黑暗中游荡,如同猎食的野兽在小心翼翼的尾随,随时准备择机而动,而此刻的凝舞……却还浑然未觉,完全失了修为法力的她,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怨灵、恶灵、更甚是凶灵……

    它们不顾阳气灼烧,不顾鬼魂阴身受损,目光疯狂而贪婪的盯着凝舞的身体。

    终于,有鬼灵按捺不住行动了。

    “白祈,杀光它们!”

    我面无表情的阴狠出声,与神器金府雷龙中的龙魂白祈下令。

    “吼!”

    奇异龙吟乍响,却不使常人闻听,一道纤若游丝的雷霆电弧跳跃空中,眨眼间便将那一只只鬼灵击灭,化成缕缕黑烟消散。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雷霆电弧穿梭而回,重融入进我的身体中。

    凝舞仍在走着,我也仍在跟着。

    我在犹豫,我是不是应该主动现身,是不是应该带凝舞离开这里,她的身体她的伤势都已经不允许她再继续这样下去。

    可是啊……

    现在她会愿意见到我吗?

    在她的心里应该正怨着我呢吧!

    我踌躇难决,我明明就在她的身边,却又不知该不该出现。

    这时,一辆黑色suv越野车疾驰而来,它还再不停的加速并向着凝舞狠狠撞了过去。

    “杀!”

    我沉喝着再次下令,龙魂白祈骤然出动,将那附身在男人驾驶车辆的鬼灵瞬间击灭,并操控车辆猛打方向盘,径直撞进了路边一家商店的橱窗里。

    一时间,人群慌张骚乱,呼救声叫喊声乱作一团。

    而凝舞却对此并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她仍旧再向前漫无目的行走着。

    “楚天!”

    “人群闹市,你竟肆无忌惮施法伤人,想找死不成!?”

    有一个人突然出现,并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抬眼看他,我认识他;

    早前诛杀不灭邪魔玄魁时,那位落荒而逃的景瀚道人,我并没有理会他的责问,看过一眼便又将目光放在凝舞的背影上,我经过他的身边,继续向着凝舞离开的方向追去。

    “我在跟你说话呢!”

    “你聋了吗?”

    景瀚道人脸色一沉,这一次他直接挡在了我的身前,彻底堵死了我的去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