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斗景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o。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让开!”

    我再次抬眼看他,面无表情,声音低沉,我周身更有龙吟声乍起,嘶吼着向景瀚道人咆哮。

    “哼!”

    “不让又如何?”

    “闹市街头,公然施法伤人,还指望我能放过你不成?”

    景瀚道人轻蔑冷哼,一副大义凌然的神情。

    “我再说一遍,让开!”

    我脸上腾然浮现怒火,手中顿现神器金府雷龙,锋利枪尖直指着这位道门的飞天高人。

    景瀚道人却是阴阴一笑:“原本念在你贡献正道神印,居功至伟的份儿上,我还不想与你为难!……但现在,这可是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这便就拿你回五宗协会!”

    “我找死?”

    “你丫装得就不嫌累?”

    “从离开五宗协会开始,你就一直在尾随我们,尾随凝舞,你以为老子就没发现你?”

    “贪生怕死的狗东西,你也有脸在老子面前摆大义?”

    “现在……”

    “要么滚,要么死!”

    我阴沉脸色,并已然调动金府雷龙之神威,有雷霆电芒凝现隐约龙身之影,冷漠俯视着他的身影。

    那日诛灭邪魔玄魁,景瀚道人眼见事败,便果断将我和凝舞置于了必死境地,一个人飞天而起,落荒而逃,根本就没有管我和凝舞的死活。

    今天再提这件事,顿令景瀚道人恼羞成怒,眼神目光更如秃鹫般凶狠。

    因为这是他此生最大的污点!

    “阴门楚天,闹市施法,邪淫乡里,致使无辜民众枉死,本道人一再与你好言相劝,你楚天不但不知好歹,竟还欲再次出手伤人。★首★发★追★书★帮★”

    “于公于私,本道人都当该抓你,以儆效尤!”

    景瀚道人怒极反倒冷静,他随手间向空中指出一道金光符箓,随着金光刺目乍亮,一片结界空间顿时笼罩街头,彻底隔绝了内外事物。

    若是出手斗法,必然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为了能够控制事态影响,隔绝内外亦是很有必要的手段,否则的话当晚这件事就会新闻见报不可。

    做完这些,景瀚道人冷笑更浓。

    不等我御神器而起,他突然身影向后纵掠两步,并再次掷出一枚符箓,掐诀施法,沉喝道:“符兽尨奴!”

    “吼——”

    符箓迸现金光,并传出一道沉闷兽吼。

    突然间,一只有着人形却状如野兽自金光中凭空出现,它前人手后牛蹄,爬地而行,浑身呈古铜之色,那头部更是一整个牛头,獠牙毕露,双眸血红,牛角粗壮而尖锐,鬓毛根跟倒立如同尖刺,这远古凶兽一经出现,便就向着我扑了过来,其身形一化二、二化四、四化无穷,密密麻麻充斥在我的视野中。

    凶兽尨奴!

    这是邪魔玄魁曾控制的奴隶凶兽!

    而当时景瀚道人为了捕捉它,甚至贻误了驰援我们的战机,今天再见这只凶兽,竟然已经完全被景瀚道人所控制,并已然炼制成了符兽傀儡。

    “道门符兽之术?”

    我凝重神情,有过和这凶兽交手的经验,我深知它的恐怖之处,绝对不能被这兽群淹没。

    几乎不加思索地施法而起,虚空顿现三足火乌神鸟振翅啼鸣;

    一道道火舌如同锁链,似有灵性般穿梭场中,将那一只只数不清的凶兽尨奴身影束缚,并缓缓焚烧成黑烟散尽,而其凶兽本尊力大无穷,不惧这太阳真火焚烧的伤害,它冲破火焰掀起腥臭的妖风,再次向着我袭来。

    牛角尖锐如矛,其疾如风,撞向我的身体。

    我脸色一沉,不闪不避,操起手中金府雷龙挥枪而起,一式枪法迎击向符兽尨奴。

    我就不信,你一只凶兽还能敌得过这杆神枪!?

    可是就在这时,另有一道金光身影突现,那手中金光长戟狠狠砸在金府雷龙上,震得我虎口生疼,手中神枪险些没有脱手而出,我心惊骇然的同时,这才发现景瀚道人竟又施法召出了一只金甲神将!

    “吼!!”

    凶兽尨奴已到近前,锐利不已的牛角更是将要把我给贯穿,可以预见我身体上绝对会出现两个恐怖的血窟窿!

    我想出手抵挡,但已然做不到;

    原本我就身上有伤,此刻又强行施法,操御神器,身体也好,元神也罢,都已经撑到了极限,根本再无余力做别的什么。

    而电光火石间,九道狐尾似触角般袭来,缠绕并禁锢住了凶兽尨奴的身体。

    那锐利牛角停留在距离我三寸处,再无法突进丝毫。

    “景瀚,你在做什么!?”

    凝舞清冷声音响起,渐渐向交战中的我们走来。

    她步伐缓缓,神情寒意如霜,美眸中倒映出景瀚道人的身影,杀机凌冽,她就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灵,动怒间自有令人心颤的威压降临,那绝美容颜的眉心处,正有一朵淡淡的桃花印记似隐似现,眸中神采流转,妩媚妖异,更似能够夺人心魄!

    我痴痴望着她,一时间不禁恍惚,鬼妻凝舞,九尾妖狐,曾经的她似乎又回来了!

    “凝舞师妹,你这是……”

    景瀚道人愣了几愣,有些难以置信凝舞竟变成了这般模样,虽然说她更加美了,但哪里还有半点雷法修士的样子?

    “是我在与你问话!”

    “回答我!”

    凝舞嗔怒低喝,周身顿显妖气激荡,并凝现出一只妖狐怒吼的虚影。

    “楚天闹市街头滥施法术,我正要拿他回五宗协会问事。”景瀚道人慌张的连忙解释一声。

    凝舞却冷冷道:“白日现鬼灵行凶,施法灭灵亦是迫不得已,你以这种借口拿他问事,是责怪他不该出手救人,还是责怪他不该出手灭灵?”

    “我……”

    “这可能是误会,我赶到时并没有看到鬼灵行凶。”

    景瀚道人赔笑一声,主动选择退一步了事,并将正在操御的符宗法术收起,那符兽尨奴和金甲神将顿时徐徐消失不见。

    凝舞也同样收回妖狐之尾,并向我走来。

    她注视着我;

    我也在看着她;

    四目相对间,竟有一股难言的生疏感将她和我隔绝,她已经不再是她,但她又仍旧还是她。

    “媳妇儿……”

    “楚天!”

    未等我开口,她就打断了我的话,那双美眸在凝视着我,并没有任何的情感,有的只是无尽冷漠。

    “从今天起……”

    “你我,便不要再相见。”

    “我不是你的任何人,更与你没有半点丝毫关系,我不想再听到和见到关于你的任何事。”

    “若再有下次,我必杀了你!”

    她的话很冷,她的神情更冷,但这一刻最冷的还是我的心,我根本就无法相信我耳中听到了什么。

    而她,冷漠拂袖离去。

    再没有多看我任何一眼,唤着景瀚道人收敛身形,飞天而起,就这样从我眼前彻底消失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