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自寻死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麻烦你送我回家,就在前面不远。免-费-首-发→【追】【书】【帮】”

    凝舞神情正在若有所思,听到景瀚道人的询问,她头也没回地淡淡回应。

    她自然不知道此刻景瀚道人心中的想法,她更懒得的去想去知道,连最舍不得的人她都已经舍得了,还能有什么人再值得她去费神么?

    “回家?”

    “凝舞师妹,我看你身上所受伤势不轻,在家里养伤的话可不是好办法。”

    “虽然如今你不能再回五宗山门,但师兄我自有一个适合修身养性的好去处,你可以在那里暂住一段时间,这样一来我也好方便照顾你。”

    “师妹啊,五子真人的谕令素来蕴含玄妙深意,如今将你逐出革除道门名册,以我的直觉推测,真人宗师们应该是另有安排,你且放宽心好了,师兄我一定帮你问清楚此事何为,待日后不久你就能回归羽宗师门了。”

    景瀚道人春风满面的自信微笑着,这番话既劝又堵,听起来仿佛只有跟他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他还适时抛出了一个可期的虚无希望!

    依他想来,凝舞现在正茫然无措,举目无亲,她必然会抓住这希望如救命稻草一样,她更必然会依赖于他,那到时候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师妹?”

    “师妹?”

    “你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

    景瀚道人殷勤不已地关心问,期待着凝舞即将露出的小女人柔弱模样。

    “你……”

    “就不知闭嘴么?”

    “嗡嗡嗡,嗡嗡嗡的,惹人心烦!”

    凝舞冷冷回眸,顿有奇异神采流转,带有摄人心魄的妖狐凶恶威压向着景瀚压迫而去。「^追^书^帮^首~发」

    “呃……”

    景瀚道人完全被噎住了!

    一时间脸上尴尬的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这一番热脸谁想竟贴了一个冷屁股,尴尬过后便是羞恼,有怒火在胸腔中积聚,但偏偏又不好发作,那窘迫的样子着实好笑。

    片刻,便到了凝舞的家附近。

    景瀚道人没好意思再坚持带她走,但他更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于是乎他紧跟着凝舞进入电梯,看样子是想去那家中坐坐。

    到嘴的鸭子,怎能让它飞了?

    这时候还讲什么面子,只有厚颜无耻才能把握机会!

    景瀚在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

    果然,凝舞并没有明确拒绝景瀚的请求,这顿时让景瀚觉得机会近在眼前,他的一步步试探正在起着效果。

    在凝舞家中,景瀚四处打量,还算尚可地点头。

    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小巧精致的房间倒是五脏俱全,装修布置的也颇为精致,倒是挺适合一个人居住。

    坐也坐了,茶也喝了,但景瀚道人却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是还有事么?”凝舞蹙眉问。

    景瀚温柔笑道:“师妹你有伤在身,我可实在不放心留你一人,还是让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不用!”凝舞回绝道。

    “用的用的!……对了,师兄我这里还有师尊赐下的灵药。”

    说着话,景瀚翻手取出一只小瓷瓶,虽然有些肉疼,但他还是开口又笑道:“这是五元保真丹,其中一味药引可是借了妙法门灵药田的灵粹所炼,甚是珍贵,现在倒是极适合师妹你拿来养伤。”

    “哦?”

    凝舞一抬眼,似来了兴趣,他愿意给,她便也不客气收下,谢道:“景瀚师兄慷慨,在此谢过。”

    “你我之间,还谈什么谢不谢的,那太见外了。”景瀚笑容更浓,接受他的馈赠,这也就代表着接受了他的好意,看起来事情进展的似乎很顺利嘛!

    然而——

    凝舞却突兀又说:“景瀚师兄,你该离开了。”

    “啊?”

    “离开?去哪?”

    景瀚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刚拿了他的东西,现在就撵他走?

    “该去哪便去哪,景瀚师兄你难道不应该回去五宗协会复命么?我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凝舞道。

    景瀚彻底懵了,没他的事儿了?

    什么叫没他的事儿了?

    那意思,现在就让他走呗?

    但他怎么可能走,珍贵无比的灵药都拿出来了,就为讨她的欢心,可换来竟就是这么个结果?!

    “师妹……”

    “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若是你我结为道侣修行,来日各领宗门五子真人之位,这岂不是一段佳话?”

    “这世上还能再有什么男人比我更配得上你吗?”

    “虽说如今你蒙受了冤屈,但请相信我,我不日就会求见五子真人,让他们收回这道谕令,我爱你,更愿为你付出一切……”

    景瀚索性开门见山的挑明说话,他一步步向凝舞走去,那神情那话语,情真意切,他不停向凝舞许诺着很多事情,甚至是很多他根本就办不到的事情,但这一刻为了得到她,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他知道,凝舞如今重伤在身,定然没有反抗他的能力!

    女人……

    不就是半推半就的生物吗?

    虽然趁人之危的名声不怎么好听,但越是冰山美女,被征服之后越是温顺体贴,不是吗?

    只要能够得到她,还在乎什么名声好不好听!

    “师妹……”

    “凝舞……”

    “请你答应我吧!”

    景瀚不断向着凝舞逼近,凝舞秀眉紧蹙,十分不喜地后退拉开距离,可这进一步便退一步,转眼就到了墙角,再无路可退。

    一只大手按在强上,完全将凝舞压迫在他怀中狭窄的范围里。

    景瀚真挚又唤:“凝舞……”

    “师兄,看你平日里正人君子,原来竟也喜欢这种调调?”凝舞突然妩媚一笑,眸含秋波抬眼看向景瀚,似含羞带臊。

    这挑逗的小眼神儿,顿时让那景瀚心花怒放。

    美;

    好美;

    美的宛如人间尤物!

    而且这释放出的信号更似欲拒还迎,景瀚哪还忍得了,当即就要俯身扑过去。

    可这时——

    凝舞神情骤冷,美眸中杀机凌冽,浓稠妖气散溢而出,凝成一只恐怖狰狞的九尾妖狐,兽爪探出扼住喉咙,狐尾缠体禁锢束身,嗜血眸子近在咫尺的对视着景瀚道人的眼睛,那冷漠无比的目光就像在看着一个死人!

    景瀚下意识想要挣扎,可却根本就动弹不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