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妖翁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这位神秘修行人辛儿的话,我完全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在我看来,如果她想要对我不利的话,在我昏迷的那几天时间里,她完全有着太多太多的机会。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既救了我,又怎么会再出手害我呢?

    这是一个不辩自明的问题!

    而且,事实也正如她所说,我们的确很快就找到了凝舞,而时间是在两天之后。

    ……

    在q市的奉锦乡流传有这样一个神话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妖翁山还不叫妖翁山,而山中密林间生活着一只可怕的妖物,它有着兽身,酷似麋鹿,却长着一张人脸,狰狞无比,它四蹄踏云,来无影去无踪,每每都在黑夜中携风雷降临,妖邪鬼物无不臣服于它的凶威下,听从着它的号令。

    它的名字叫“??”,音译又为“丧”!

    因为每逢有它的出现,便必有新出生的幼童被妖邪鬼物掠去,沦为它口中的食物。

    那时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小心翼翼苟延残喘着,人们想方设法的要除掉这只??妖,可是它实在太厉害了,人们募资筹钱寻来的云游方士高人最终都被它杀死插在了木柱上,那一颗颗人头骇然醒目,死之前的惊恐神情还残留在脸上,仿佛在无声诉说着经历了怎样的恐怖。

    后来,??妖震怒,便就在附近降下瘟疫,一夜间不知死了多少人。

    人们迫于它的凶威,不得不修祠供奉为神灵,岁岁年年忍痛将孩子奉为它口中的祭祀品。

    直到有一天,一位自称妖翁的游方高人来到了这里,当他听闻此地之事后,便怒不可遏的提剑去往了山中,那一场大战历时几天几夜,风雷哀鸣,天崩地裂,最终高人妖翁将??妖斩杀在山中,妖邪鬼物更是泯灭一空,人们这才从这野神的凶威下得以解脱。免-费-首-发→【追】【书】【帮】

    再后来,那座山便就被称为了妖翁山;

    山中有一个深不见底,幽暗阴森的天坑,据说坑中乃是??妖尸骨填埋之处,若遇雷暴风雨天气时,甚至还能从坑中听到一声声的凄厉嘶吼。

    人们都说……那是??妖不甘的怨恨怒吼声!

    ……

    “??妖?妖翁?既然是一位修行高人,怎会叫这个名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妖翁并非是人,他本身就是一位修为高深莫测的化形妖物,其本尊妖身谁也没有见过,而山中作祟害人的??妖,正是他的儿子!”

    “这些难道也是你长辈告诉你的?”

    “当然咯!”

    “你长辈到底是哪位高人?”

    “既是长辈,名讳怎能随意提及?你不妨猜猜看咯!”

    “呵呵……那你总能说说,你为什么肯定凝舞会来这里吧?”

    “妖翁曾在这里修行过,借半卷天书历劫证道,传说这里有他历劫时肉身炉鼎所散化的血魄肉身结晶,那便是妖属之类极好的粹身之物,拥有返阴化阳的玄妙之用,这也正是凝舞她所需要的东西,你说她会不会来这里?”

    “我不太明白!既然这所谓的血魄结晶那么神奇,都时隔数千年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还存在?而且,凝舞又怎么会知道关于这东西的传说?”

    “凝舞不知,但九尾香狐妃知道,现在凝舞就算不想知道也知道了,因为妖狐内丹已经与她融为了一体!……至于血魄结晶,这东西可是很鸡肋的,寻常妖物得之无用,反倒对己身有害无益,毕竟谁会想要令自身千百年妖修修行毁之一旦呢?而对于真正的高人来说,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与血魄结晶有同样功用,效果甚至还要好很多呢,还不用顾及血魄结晶中的杂性,所以谁还会费力气来寻找它呢?”

    “太多东西?这怎么可能!?”

    “我不是说现在啦,我是说以前,很久很久的以前,放到现在的话……血魄结晶确实算是稀罕的东西了呢!”

    “你丫得……到底是谁啊?”

    “我是辛儿呀!”

    ……

    打从几天前开始,妖翁山脚下的丁寨村就发生了一连串的诡异事件。

    最起初的时候,那从上游河流飘荡而下一口黑棺,据说那天夜里整条小清河都变成了血红色,就好像是一条完全由鲜血汇聚的河流一样!

    有村民目睹过这一幕情景,当天就被吓出了一场重病,他说他看到了鬼,好多好多的鬼,说不清的鬼,那些鬼冲着丁寨村来了,他疯癫的不停呢喃着要死人了,大家都要死了……

    虽然没人愿意相信这疯子口中的话,但那口黑棺却赫然正飘在距丁寨村不远的小清湖表面。

    许许多多村民闻讯赶去,恐慌的情绪迅速蔓延,附近十里八村兴盛的是土葬葬礼,所以黑棺绝不可能是谁家先人,谁也说不上来这口黑棺的来历,但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必是不详的征兆。

    新任的年轻村长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训斥村民们不要搞什么牛鬼蛇神的封建一套,他告诉大家这黑棺估计是一件古代文物,而现在应该做的是保护文物,他组织着村里年轻胆大的小伙,不顾老人们的劝阻将那口黑棺打捞上岸,也就是在这天的当口,丁寨村里就开始死人了!

    首先死掉的,就是那个被吓到疯傻的村民。

    当黑棺被打捞上岸的时候,他发疯般冲到棺材前,用手推用头撞,他想要把这黑棺重新扔回河里,可是他却被年轻村长呼喝着招呼村民架走了,也就在他被强行押回家后不久,这个村民就用绳子把自己给活活勒死了!

    如果说村民的死纯属自杀行为,并不是什么鬼邪作乱,并不足以动摇年轻村长的科学信仰,那么当天夜里的鬼魂索命,却是结结实实的打了这村长一耳光!

    “你……”

    “都是你!”

    “你会害了整个村子里的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鬼魂复仇而来,将年轻村长压在床上,令他浑身动弹不得,一根绳子勒在村长的脖子上,更令他呼吸不能。

    “轰咔——”

    炸雷轰响,雷光耀亮夜空。

    同时,也耀亮了那张与村长近在咫尺的一张鬼脸,青色的脸庞,暴突的眼珠,完全伸出的舌头,充斥着怨恨血色的眼睛,无不令年轻村长惊骇欲绝。

    他想大喊大叫,却根本发不出声音,他不停在心中默念“阿弥陀佛”,祈求会有神灵救他。

    或许是他的祈祷真有了作用,就在他将要被勒死的时候,又是一道轰隆炸雷响起,这枉死的村民鬼魂哀嚎一声,瞬间便就消散了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