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禁卫鬼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嗷……”

    磨刀霍霍的禁卫鬼军直扑而来,幸亏我和凝舞动作够快,抢先一步纵身跳进了面前的护城河里,否则的话绝对会被他们给乱刀砍杀在当场!

    “扑通!”

    水花迸溅,气泡上浮,而我们两个的身影却在不停下沉。免-费-首-发→【追】【书】【帮】Δ』. .

    水中的压力很大,更有旋涡乱流在拖拽着人的身t,就好像就一只只无形的手在抓着你,饶是你再好的水x,可想在这水下脱身也是万难,沉入水底才是最终的宿命。

    我紧紧握着凝舞的小手,不敢松懈一分一毫;

    进入这水中之后,我这才发觉水下的危险,我和凝舞毕竟不是鱼,无法在这水中直接呼吸,如果不能在短时间里从这脱身的话,那同样也会窒息而死。

    我屏住呼吸望向身边的她,而凝舞此时也传音而来。

    “以内息之法运功,莫要慌了心神,乱了气息,你该有御水之术,尝试看看能不能脱离这水中乱流之力,然后顺河流而走。”

    “御水之术……”

    我苦笑不已,对于我而言的所谓御水之术,不过是五行虚灵术中的水形术数而已。

    水形术数可外衍变化,但那还并非真正的御水之术。

    不过……

    我虽然不会御水之术,但我可是有神器在身的人,所炼制的金府雷龙其上便就有“水”“雷”特x,尤其是这件神器的乃龙晶渡身,龙须化樱,其器物神通自有御水之能。

    “扑通……”

    落水声响个不停,一只只驾马的禁卫鬼军此刻也追入水中。

    它们并不需要呼吸,它们更仿佛不受水中乱流之力限制,它们像是水下的鱼枪一般,身形激s而来,手持宽大陌刀继续对我们进行着追击。「^追^书^帮^首~发」

    我不敢再多作耽搁,一把将凝舞拉进怀中。

    “抱紧我!”

    凝舞秀眉微蹙,俏脸微红,但还是很听话的将整个人都融进了我的怀里。

    我一手持建木神树,一手c御金府雷龙,借神器自身的器物神通,将我和凝舞的身形保护,紧接着我们二人像是腾龙如海般,在这水中再无任何的阻隔,迅速潜入水底并向前破水而行。

    白祈龙身未被锻化成金府雷龙前,它便就是九龙窟当之无愧的一方水神。

    那御水之术于它而言,更是家常便饭。

    此刻施展这份神通倒是极为合适,不但水中的压力骤减,乱流之力也无法再纠缠我们,甚至就连呼吸的压力都轻缓了不少。

    眼见身后禁卫鬼军追来,我瞥眼看去,再以神器施法。

    一根根白玉se枪樱激凸而起,延伸而出,在水中仿若灵蛇般卷中那些鬼灵的身t,顺势一绞,便彻底将紧追不舍的禁卫鬼军消灭。

    至此,这些禁卫鬼军再无法追上我们。

    ……

    “回禀皇上,末将无能,令使贼子借水遁形逃脱,请皇上责罚。”

    一队禁卫鬼军抱拳跪拜在龙辇前,俯身认罪。

    “废物!”

    李隆基沉喝一声,横眉竖目,顿有怒火杀机凭生。

    禁卫鬼军们不停瑟瑟发抖,却不敢动弹丝毫,本以为在水中拿人易如反掌,可谁知反倒让对方给逃了。

    “他们二人身负重伤,绝对走不了多远……”

    李隆基端坐于龙辇之上,面sey沉似水:“建木璇玑大阵的封锁既已解除,山河阵枢复位于天宫之中,你等便借玄棺离开天宫,务必将那二人给朕抓回来,尤其……是那位绝senv子!”

    “得令!”

    众位禁卫鬼军齐声呼喝应命,无不松了口气。

    李隆基冷哼一声,把玩着手中的黑se明珠,感受着其中灼人的*温度,那是太y真火的汹汹燃烧,他嘴角渐渐划出一抹饶有兴趣的y邪笑容来。

    “起驾回宫。”

    “喏……”

    一众宫娥太监躬身遵令,抬着龙辇重新返回天宫神陵。

    ……

    我和凝舞不知在水中行走了有多远,更忘了行走多久,总之御水施法未曾停歇,我也不敢停歇。

    仅仅只是禁卫鬼军还好,但倘若是那位唐明皇李隆基亲自追来,以他魔灵般的恐怖鬼灵实力,我们两个再想脱身可就难了。

    不过幸运的是……

    李隆基他并没有亲自追来!

    这让我有点不解纳闷,他是不能天宫神陵,还是不愿离开天宫神陵呢?

    但不论是什么原因……

    总之,我是深刻的记住这里了!

    待来日时,我绝对会回来,将你这位鬼灵皇帝给彻底消灭,更将你这所谓的狗p天宫神陵给砸了!

    “呼……”

    我和凝舞浮出水面来,面前是一p很陌生的葱茏翠绿山林。

    水面很轻,环境宁静;

    相比较妖翁山中内的凶险,这里简直就好像是世外桃源般的天堂一样。

    我收起金府雷龙,随手将建木神树扔去一旁,紧紧拥着怀中的凝舞,她正在有些急促的喘x着,小脸更是苍白,柔弱身t在微微颤抖,嘴唇更是冻的有些发紫。

    “没事吧?”

    我心疼不已的温柔问着。

    凝舞娇喘着轻轻摇头,并没有说话,她竭力舒缓着气息,并借y力恢复身t温度,以及压制身t内的伤势,那双紧蹙的秀眉始终都未曾展开。

    看着她这么难受,我更加心疼了。

    我拦腰抱起她的身t,让她贴着我的x膛,我竭尽全力挤出一丝又一丝的精气,让身t像烘炉般逐渐发热,一方面是为了给凝舞取暖,另一方面也是助她身t恢复。

    “别……”

    “别再勉强施法,当心会反伤了r身炉鼎。”

    凝舞俯身在我x膛,微弱的出声提醒。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宽着她,露出温柔笑容。

    这里仍旧不安全,我环顾左右,微皱起眉头,还必须要找一个地方落脚藏身才行。

    凝舞虚弱道:“放下我吧,我可以自己走的。”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逞强不成?听话点,乖乖的,我先带你离开这里。”我取笑着她。

    凝舞俏脸上浮现一抹绯红,她低y似的“嗯”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待在我怀里。

    这里并不安全,我环顾左右,微皱眉头。

    说不得身后的禁卫鬼军会不会追来,而且当务之急是抓紧时间恢复伤势,凝舞更是需要一个僻静和安全的地方养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