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又要死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庞大的昌业大阵在天空中犹如磨盘般徐徐运转,五方天帝俱投射下冰冷的目光眼神,笼罩在被困于阵中的人殷化身之上。

    救回林海后,我松了口气。

    总算……

    是赶上了!

    从激发大阵之威,到大阵发挥出威能,这短暂时间不过区区几秒钟而已,而就是这几秒钟鬼兵林海差点嗝屁了!

    “靠!”

    “再有下次,老子我第一个先跟你楚天拼命!”

    身受重伤的林海冲我叫骂,缓缓散开阴兵之身,融入进我的身体中,他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接下来就只能靠我自己了。

    目光垂落,冰冷俯视阵中人殷。

    而他,也正抬头看我。

    “此昌业大阵,人殷陛下并不陌生吧?”

    “今时……”

    “今日……”

    “先诛你此道化身算作利息,来日我楚天必将斩灭你人殷的本尊法身!”

    我冷冷言道。

    “哼,是么?”

    “楚天……”

    “吾且问你,你可知玄言子等人既持崆峒印在手,又为何会事败于鬼界?”

    人殷嗤笑一声,与我反问道。

    我微皱眉头,有些没听懂人殷为什么突然会问起这个来,当日事败的原因我并不是太清楚,我一直以为是翟葭等人预估错了人殷实力,所以才会导致了事败。

    人殷嗤笑更浓又道:“此昌业大阵虽可限制人皇之力,但却限制不了大神通法术,你莫非以为,吾是仅靠人皇之力才拥有的如今成就么?无知小儿,去随昔日的道门五子一同陨灭吧!”

    话音落罢,人殷周遭浮现密集折射光影,道道湮灭之力溢散开来。

    但凡被光影卷中的任何事物,都立刻分崩离析,化作最细微最原始之物,像极了无数细密的尘埃飘散,微风、空气、灰尘、哪怕是就连阳光此刻都被吞噬其中,骇然恐怖的力量正于无声中爆发,正在席卷一切,席卷向位处阵枢的我。

    “阴魄沙晶……”

    “陛下正在凭阴魄沙晶施法,此地空间世界都将会被湮灭……”

    “楚天!”

    “放我出去,放我走!”

    被封印于崆峒印中的火狐绝月惊骇欲绝的嘶喊着,她在绝望中不停挣扎,试图挣脱封印。

    而我;

    却不能够退!

    我正在维持着阵法运转,一旦散去阵枢之位的维持,那破阵而出的人殷谁又还能够抵挡?

    “饕鬄,记得曾听你说,你的神通万物皆可吞噬,对么?”

    “呃?你想做什么?你要对我做什么?疯子!你这个疯子!你这是让我死!你,你你休想……”

    不等凶魂饕鬄吼完,我面无表情的默运折纸门心神育养灵胎之法,强行控制了凶魂饕鬄的形神,并将它自我身体上释放而出。

    “嗷!”

    人脸羊身,虎齿人手的饕鬄仰首咆哮,周身紫焰缭绕,凶威慑人。

    无数光影携湮灭之力,不停被吸入饕鬄的口中,暂时无法再波及到我的身边,而此时此刻我运转昌业大阵神威,口中朗声沉喝:“天道昭昭,人道茫茫,今有人族皇者人殷背离人皇圣道,上逆天命,下绝人运,请现大典规仪之法,代天地行执事……”

    “嗡——”

    整座昌业大阵陡然嗡鸣震颤,天地之间仿佛有一双无形双眼缓缓睁开,那充满冷漠威严的目光垂落,冰冷无情,莫名令人心中浮升起无从抗拒之感。

    “一削人皇功业……”

    伴随其声落罢,有伟岸恐怖莫名的玄妙之力,瞬间将人殷身形笼罩,渐渐剥离了他周身隐现的金光。

    “楚天,尔敢!”

    被困于阵中的人殷嘶吼咆哮,他披头散发,神色狰狞,充斥杀机的目光死死在盯着我,可任凭他如何动用大神通法力,却都无法挣脱大阵束缚。

    那一柄神威无匹的轩辕人皇剑此刻犹如拥有着万顷之重,拿起尚且费力,更无法再挥动。

    “二削社稷神器……”

    我面容肃穆无情,俯视着那困兽犹斗的人殷,再一次沉声冷喝。

    其声落罢,轩辕人皇剑陡然自人殷掌中脱手而出,这一幕就好像以他人殷之功业,已经不配再挥舞此人皇圣道神剑。

    “三削人皇法座……”

    我再次沉喝,三削人皇之力。

    只见,人殷体内有一方玺印逐渐被强行剥离而出,那是象征着人皇之位的人皇印,伟岸莫名的玄妙之力摄住人皇印及人皇剑,便欲缓缓飞离而走。

    可也就在这时,有那异变突现——

    此二件神器突然金光大盛,似游鱼般如有灵性的挣脱天地束缚,它们融合成一道金光之后立时斩向昌业大阵,立时爆发出不可思议之力,无穷尽的生灭之力直欲粉碎虚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

    “哗——”

    此一道金色剑光甚至裂开了整个世界,它遮天蔽日,直入九天之上,其凌厉之威,仿佛连天地意志都可撼动!

    正在运转的昌业大阵震颤不止,似乎随时都要分崩离析。

    那种力量;

    那种实力;

    简直是超乎出了我的认知!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若同时御器人皇印和人皇剑,便可暂时脱离界规法所限,在这阳世间施展出真正的仙家神通之力,而此时此刻,应该是那人殷本尊法身在御器施法!

    终于,昌业大阵被剑光撕裂出了一道口子,人殷化身趁此机会,立时化作一道遁光逃出,转眼便遁向了天边。

    而攻击昌业大阵的金光,则也同时遁入虚空中消失不见。

    他,逃了;

    我嘴角渐起冷笑,可他也绝对逃不了!

    此道人殷化身失去了人皇之力,他再也无法爆发出那近乎无敌的力量来,他将一头撞进我为他准备好的陷阱里,彻底陨灭于这天穹之下!

    经过此一战,我总算对于如今人殷的实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和了解。

    那日,鬼界事败;

    一方面是道门错估了人殷实力,另一方面道门恐怕也没有想到,人殷竟能够凭阴魄沙晶施法,大范围无差别的攻击所有人。

    人殷之所以为人殷,可不仅仅是依靠人皇之力。

    就算剥夺了他的人皇功位,他也仍旧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他也一样有着极为恐怖的修为境界!

    昌业大阵缓缓停止运转,逐渐消失;

    我的身形也自天空中缓缓飘落,神气萎靡的感觉令我非常虚弱,这是维持昌业大阵消耗所致,可还没等我脚落地,突然间一声兽吼咆哮冲我快速袭来,狠狠撞击在了我的背上消失不见。

    “楚天!”

    “老子现在与你心神一体,老子要是形神俱灭,你也同样别想活!”

    “小东西……”

    “枉老子我还觉得你这人不错,没成想你竟敢算计我!”

    “若死,你也必将陪着我一起死!”

    凶魂饕鬄的咆哮声音在心神灵台中回响不止,直刺耳膜,轰隆作响。

    而我;

    面露苦笑,再无法控制身形,径直摔落地面。

    “砰!”

    身体与土地亲密接触,砸出了一个大坑来,溅起一片尘土飞扬。

    剧烈疼痛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但我却是站不起身来,拼尽力气也只不过是翻了个身子,仰面朝上,微微chuan息。

    望着万里无云的湛蓝宁静天空,我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

    虽然,筋疲力尽;

    但,内心却很满足;

    直到一个讨厌的家伙遮挡住阳光,映入我的眼帘中。

    “哟,原来还没死?”毕方嘴角噙笑,冲我故作讶异道。

    我咧嘴笑道:“生不由我,死也不由我,估摸着是还没有到时候!……人殷化身呢?”

    “形神俱灭,已被我斩落。”毕方笑容更浓。

    我点点头,摆手让他走开,别挡着我欣赏宁静的天空,体会这难得轻松一刻。

    毕方撇嘴,但还是直起了身子。

    “人殷的实力你也见识到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么消极吗?说实话楚天,你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家伙,今日一战,我收回以前对于你的偏见。”

    “是么?那我可要谢谢了……”

    “既然麻烦已经解决,你是否要召回阴门众弟子?”

    “不,那是阴门的归宿,不必召回,而且我还有其它要去做,不能再累及阴门传承根基。”

    “肯定是麻烦事吧?”

    “听起来你很关心啊?”

    “嘁,我才懒得管你的麻烦事,不过我既帮你坐镇清肃宫,总要知道你这阴门掌教干嘛去,说说是什么样的麻烦事?”

    “入鬼界,寻找方小白,设法化解阴魄沙晶的湮灭之力。”

    “阴魄沙晶?呵呵,呵呵呵……楚天,真是恭喜你呀,又快要死了,你好自为之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