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九章 南柯一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不像一个梦,似乎更像一个人的记忆!好像这些事都曾经发生过,并不是凭空出现在萧子非的脑海的。

    此刻萧子非的内心无比的惊骇,他绝对不相信刚才的画面是偶然出现的,事出必有因,这一幕让自己看到必然有他的道理,可是这到底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呢?

    就在萧子非疑惑不解的时候,画面再一转,背景由之前的虚空变成了无尽血海,血海中央却有一个孤零零的小岛,更为诡异的是,小岛上居然放着一具透明的血棺,里面躺着一个长相精致的男子。

    一阵空间波动过后,之前的黑色漩涡再一次出现,刚才死去那人的元神也出现在这里,那元神先是一愣,随后对着血棺拜了三拜,跪在地上喃喃自语,神色可怜,仿佛在祈求着什么。

    不一会儿,他的神色变得恐惧不安,随后又是喜上眉梢,满脸喜色,一脸的踌躇,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那元神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头扎进了血棺。

    空间破碎,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场景再一次变化,这一次出现的场景却是萧子非深深记着的地方,熟悉的房屋,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花草树木,甚至还有熟悉的人

    “这不是我的父亲吗?”

    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人,居然是萧子非的父亲萧天剑,这时候的萧天剑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看上去还是那么英姿飒爽,锐气逼人。

    此时萧天剑正满脸焦急的在一间屋子外面走来走去,满天飞舞的雪花也无法引起他的注意,因为他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房子里。

    终于,房门打开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婆婆走了出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只是和萧天剑说了几句话,萧天剑听的眉飞色舞,满面桃花,简单吩咐了下人几句,下人便带着老婆婆下去了,他便急匆匆的向着屋里冲了进去的。

    这一次出现的是一位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此刻那女子正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却也是笑容满面,看着怀里的孩子,脸上展现出来的都是浓浓的爱意,正是萧子非的母亲蓝凝霜。

    “这难道是我出生的场景!”

    萧天剑来到床边,坐在蓝凝霜的旁边,伸手轻轻擦去蓝凝霜额头的汗珠,宠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那女子也是一脸幸福的靠在萧天剑的胸前,好一副温馨的画面。

    “爹,娘”

    这个画面曾经无数次浮现在自己的脑海,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亲眼看到。

    紧接着出现的便是萧子非的成长历程,学会说话走路修炼,一切都那么的真实,与萧子非的记忆一模一样,没有一丝偏差,直到萧子非十二岁,萧子非突破先天境,萧家上下举族欢庆,同时也确定了萧天剑家主的地位,。

    画面再一次破碎,再一次出现的画面依旧在蓝萧城,此时的萧子非已经十三岁,也就是萧家变故的那一年,不过出现的却不是萧家的画面,而是在不知位于蓝萧城何处的一个漆黑的屋子里,而且与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居然可以清晰的听到声音,甚至是他们的呼吸声都听的清清楚楚,仿佛自己就在现场。

    出现在画面里的是两个人,一个神秘的黑衣人,另一个则是萧子非的二叔萧天宁。

    下一幕出现的情景却是让萧子非大吃一惊,只见那黑衣人拿出一道金色的符咒贴在萧天宁的头顶,一道黑色的身影却是从萧天宁的百会穴飞出。

    “这镇尸符虽然只是初级,用来压制这小小的铁僵倒是够用了。”

    “哈哈哈,少主说的不错,萧家的众人还以为萧天宁此时还活在世上,殊不知早已被少主点化成了僵尸,操控他的身体的也早已变成了属下,而他们却还被蒙在鼓里,真是可笑至极啊!”

    那黑影嘎嘎的怪叫着,声音低沉而且嘶哑,根本不是萧天宁的声音。

    “我已经和仙剑门商量过了,这一次帮助他们取得萧家的墓地,过几日就是萧家的家主换人的日子,到时候我会安排仙剑门去将那萧天剑处理掉,到时候只要你突然发难,必然会让萧家陷入混乱,到时候你把萧家的大长老一行人控制住,家主之位必然是你的囊中之物。”神秘人淡淡的说到。

    “不知少主可有什么需要属下注意的?”

    “把那个萧子非给我废了,但不要把他杀了,我一定要让他受尽世间的折磨和痛苦,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神秘黑衣人说到这里,明显可以感觉到言语之中的恨意,让萧子非很是不解。

    “属下记着了。”

    “嗯,你下去吧,记住别让萧家的人提前发现了。”说罢,黑衣人一把撕下“萧天宁”头上的金色镇尸符,黑影再次一股脑飞了进去。

    “少主保重,属下告辞!”这一次传出的声音居然与萧天宁一模一样,端是诡异无比。

    突然神秘人看向了萧子非所在的方向。

    “什么人!”神秘黑衣人一声大喝,一道黑色灵力向着萧子非飞来。

    “遭了,难道被发现了!”萧子非还未出手抵挡,只见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睛刚好看到了床边熟睡的冰凝,看来自己是从梦中醒来了。

    “怎么会被发现呢?这不是一个梦吗?”

    如此真实的梦境,萧子非有生之年还真是第一次梦到,但是回想起梦里那么多诡异的事情,这个梦反而变得有些平常了。

    黑色的怪物,金色的神人,轩辕剑,混沌钟,神秘的血棺,庞大的血海,僵尸,神秘人,这一切的一切都远远超出了萧子非的认知。

    “最后的神秘黑衣人到底和自己有什么仇,自己黑衣人,和之前看到的大战的那两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有关系,自己也应该是和金色的那人有关系,毕竟我们都有盘古血脉,可是黑色的那人偏偏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这又是怎么回事!”

    想一想就头大,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一个冰凝在睡觉。

    那个时候,自己刚刚修炼完毕,看到不远处守护自己的敖九阳,不由得让自己想起了逝去的萧林爷爷,一时忍不住这才扑到了敖九阳的怀里,之后自己便沉沉的睡去进去了那个诡异的梦里,现实中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却是一点印象没有。

    现在看来应该是自己睡着后,被敖九阳大哥送回来的,不过此时却是看不到敖九阳和周旭阳的身影,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只剩下自己和冰凝两个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希望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萧大哥,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

    一声轻轻的梦呓打断了萧子非的思绪,看着眼前的姑娘,斜斜靠在锦织的软塌上,一头乌发如云铺散,熟睡时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

    目光划过她蝴蝶微憩般的睫毛,红润如海棠唇,最后落在不慎裸露在外的香肩,呼吸一紧,洁白如牛乳般的肌肤,微微凌乱的绫罗,即使是价值连城的明珠都抵不上她肤色的熠熠生辉。

    “梦,你放心吧,我发誓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轻轻握住冰凝的小手,冰凝那原本紧张的神色,似乎也因为这简单的依靠变得舒缓下来。

    眼前的女子对自己的情意,萧子非都深深地记在心里,他坚信终有一天,自己会给她一个完美的交代。

    轻轻梳理那乌黑的长发,柔和的目光中充满了怜爱。

    冰凝其实要比萧子非小一岁,但是因为女孩发育的本来就比较早,加上冰凝那异于常人的经历,使得她看上去要比萧子非成熟许多。

    “萧哥,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温馨的画面总是容易被打破,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随着一声大喊大叫,一个肥硕的身影从门外冲了进来,也吵醒了熟睡的冰凝。

    冰凝抬头便看到了萧子非,红着脸从床边站了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萧子非则是怒气冲冲的看着周旭阳。

    “吵吵把火的,老子还没死呢,你进门怎么都不敲门啊!”

    周旭阳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看来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啊!

    “额,我听敖大爷说你醒了,我就立刻过来了,我没想到冰凝姑娘也在啊!要早知道,我就不进来了。”周旭阳看了冰凝一眼,无奈的说着,心里却腹诽着,一定是敖大爷故意的。

    周旭阳来到这里,刚好遇到敖九阳,敖九阳告诉他萧子非已经醒了,他这才兴匆匆的跑到了这里,毕竟周家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

    “萧大哥,既然周大哥来了,那我就先出去了!”说罢,红着脸,飞一般的离开了现场。

    “梦,你别走啊,我有话和你说。”萧子非开口挽留想要再说些什么,冰凝却是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

    “萧大哥,你那会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冰凝人虽然走远了,却是留下了一句话,听的萧子非也是一阵脸红。

    “好了,萧哥,人都已经走远了,以后慢慢沟通感情就是了。”周旭阳笑眯眯的看着萧子非,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

    “我靠,你个死胖子,想什么呢!”萧子非佯怒道。

    “萧哥,你别生气,你都已经昏迷了三天半了,我担心你也是情理之中嘛,你可不能打我啊!”周旭阳立马换上一个委屈的表情,可怜兮兮的看的萧子非一阵反胃。

    下床来到地上,感受着体内的灵力,心中却是疑惑,自己做了个梦,居然昏迷了三天半。

    “原来都三天半了!又浪费了三天的时间,时间紧迫,拖久了你们家族真的就撑不下去了,马上开始着手炼丹的事情。”

    周旭阳感激的点了点头,因为周家此时的状况确实是不容乐观,再找不到货源,就真的要关门大吉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