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章 蓝清秋苏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

    天空刚刚蒙蒙亮,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将萧子非从修炼状态中惊醒。

    “谁啊!有什么事吗?”萧子非睁开眼睛问道。

    “子非,你出来一下,我爹他醒了啊!”冰凝欣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萧子非一一听,这么神奇?蓝清秋受的伤有多严重,自己可是心知肚明的,蓝宁的全力一击根本不是蓝清秋可以抵挡的。

    那么严重的伤势居然可以自己醒来,这就有这让人匪夷所思了啊!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是萧子非连忙起身打开房门,就看到冰凝正在站在门口。

    冰凝看到萧子非出来,一把拉着萧子非向蓝清秋的房间跑去。

    “冰凝,你爹什么时候醒来的啊!”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自己醒来呢?这不合理啊!

    “刚才我过去查看情况的时候,就发现我爹居然自己靠在床上坐着呢!所以我才过来找你的嘛!”冰凝眉飞色舞,高兴着说道。

    看着兴奋的冰凝,这应该是几天来,冰凝最开心的时刻了。

    萧子非将信将疑的跟着冰凝进入蓝清秋的房间,果然看到蓝清秋已经苏醒,正靠在床边坐着,脸色也红润了许多,根本不像一个重伤之人。

    “子非小友有礼了,老夫身体不太方便,就不正式行礼了。”蓝清秋冲着萧子非抱拳说道,倒是符合他江湖中人的身份。

    “蓝叔不必如此,子非担当不起啊!”萧子非一脸的诚惶诚恐,让蓝清秋大感满意,笑眯眯的看着萧子非,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虽然口中那么说,萧子非心中却是嗤之以鼻,作为特殊身份骗去萧家先祖的信任,顺利入驻蓝萧城。

    最后却参与了针对萧家的阴谋,虽然最后他也获得了自己应有的报应,但是他的命还是自己救回来的,如果不是看在冰凝的面子上,早把他丢到大街上去了。

    “爹,你感觉怎么样?你怎么会突然醒来呢?”冰凝轻轻坐在蓝清秋旁边,握着他的手询问道。

    蓝清秋一脸歉意的看了冰凝一眼,神色黯然道,“前天夜里,一位自称敖九阳的神人,利用莫大的法力帮助我修复了部分经脉,我才得以苏醒。”

    “原来是大哥做的好事,大哥临走前还是帮了我们许多啊!”萧子非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禁想念起敖九阳来。

    “子非小友认识那位神人?不知神人现在何处,老夫想要当面感谢他一番。”蓝清秋诧异道。

    “哦,那是我的结拜大哥,不过昨天已经飞升灵界了,蓝叔怕是没有机会了。”萧子非毫不在意道。

    “这倒是有些遗憾了,希望日后有机会可以再见到他,当面谢谢他的救命之恩。”蓝清秋遗憾道。

    萧子非内心腹诽不已,一介凡人还妄图再次见到敖九阳,简直是痴心妄想。

    虽然心里这样想,脸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依旧是一副谦卑的模样,让蓝清秋觉得十分满意。

    “蓝叔日后一定有机会的,那不知蓝叔现在身体还有什么问题吗?”萧子非微笑着说道。

    冰凝也是点了点头,她现在还是比较关心自己的父亲恢复到什么程度了,敖九阳究竟帮蓝清秋治疗到什么地步了,是否已经离完全康复不远了。

    “只是心脉被简单的接住了,神人说是担心日后的丹药药力不足,无法完全修复心脉,才出手简单修复了一下。”蓝清秋感受着后背的疼痛,苦笑道。

    脊椎断为三截,稍有动作便会感觉到剧烈的疼痛,以及疼痛带来的眩晕感,似乎随时有可能会晕过去。

    “原来如此,大哥考虑的还真周到啊!”萧子非恍然大悟道,随后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糟了,生骨草和护脉花还在大哥那里,难道被他带到灵界去了?”

    “不会吧,敖大哥没有给你留下来吗?”冰凝脸色大变,好不容易找到的灵草难道就这样没有了吗?

    “没有啊,林叔家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事后又是你们突破,我给忘了啊!”萧子非一拍大腿懊悔道,“看来只能把希望寄托于今晚的拍卖会了。”

    蓝清秋看到两人反应如此之大,眉头紧皱疑惑道,“冰凝,你们在说什么啊!”

    “爹,你有所不知,子非他是一位炼丹师,要完全治好你的伤,必须依靠一种丹药,而这种丹药需要两种特殊的灵药,只有修真界有,子非和敖大哥之前已经从仙剑门带回来了,现在貌似又被敖大哥带到灵界去了。”冰凝解释道。

    “仙剑门?”蓝清秋脸色一惊,几乎瞬间恢复正常,“没有没有吧,爹这样也挺好的,反正我也厌倦了家族的竞争和利益。”

    虽然表情的变化只有一瞬间,但是还是被萧子非捕捉到了,此时萧子非的心里,更加确信了之前自己的猜测,四大家族发生的种种事情都和仙剑门脱不了干系。

    “没事儿,蓝叔不必担心,今晚的拍卖会说不定还有机会,可以买到这两种灵药,毕竟只是二阶灵草,对于筑基修士算不上太难得。”萧子非抛开心中的疑虑,安慰道。

    蓝清秋绝对不能死,他对自己还有用,是自己验证自己猜测的一条途径,因此一定要把他彻底的救活,现在的蓝清秋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是随时有可能命丧黄泉。

    “那就有劳子非小友了。”蓝清秋再次抱拳行礼,说道。

    三人交谈期间,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正是周旭阳的,睡了一夜的周旭阳也早早的起床,打算继续熟练神龙拳。

    却是看到萧子非的房门大开着,探进头却没有看到萧子非的身影,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蓝清秋房间的谈话声。

    通过修炼青木丹阳诀,周旭阳丹道修为也是日益见长,他的听力视力洞察力也随之增长,念力也是越来越强大,可以轻松听到数米范围内的细小声音。

    听到萧子非和冰凝正在为灵草的事情发愁,才突然想起来前天夜里师父交给自己的玉瓶,自己光顾着睡觉,把这事都给忘了,差点误了大事。

    “萧哥,这是师父让我交给你的。”周旭阳从门外走进来,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交给萧子非,

    萧子非接过来打开一看,三颗龙眼般大小的丹药紧紧的躺在其中,用鼻子轻轻的嗅了嗅,有护脉花的味道。

    脸色一变惊喜道,“这是生骨护脉丹,大哥居然已经帮忙帮忙炼制好了,原本以为他已经忘了。”

    萧子非一脸的感动,当初拿到灵草敖九阳就提出要帮他炼制,毕竟三阶丹药的难度,萧子非很可能会炼制失败。

    之前一直以为他忘了,甚至把灵草一起带到了灵界,没想到前天夜里就已经炼好了,看成色等级已经达到了极品,这下不用自己费心就可以治好蓝清秋,省去自己不少功夫。

    从玉瓶内将一颗丹药倒在手心里交给冰凝,“马上给蓝叔服下吧,有了丹药的帮助,应该过几日蓝叔就会完全恢复了。”

    冰凝接过丹药送入蓝清秋嘴里,周旭阳连忙递过一杯茶水,在茶水的帮助下,蓝清秋顺利的将丹药服下。

    丹药进入腹中,立刻化作无数药力冲向受伤的地方,蓝清秋整个人都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感受着后背的变化,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断掉的脊椎重新接在了一起,血液在开始快速的流动,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

    “好神奇的丹药,我感觉我的伤势已经好了一大半了!”蓝清秋舒爽的长叹一声,说道。

    生骨护脉丹,就是用来治疗断骨裂脉的伤势的,对修士尚有奇效,何况蓝清秋这个世俗习武之人,还不是丹到伤好。

    片刻之后,丹药的药力吸收完毕,蓝清秋凭借自己的力量下了床站在地上,冰凝一脸的担忧,蓝清秋跳了几下,并没有太大的问题,除了太久没有下床而导致有些不习惯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不适。

    “爹你小心一点!”冰凝提醒道。

    “没事儿,我感觉现在非常好,似乎身体比之前更加强壮了,全身充满了力量,不信你看。”说罢,蓝清秋走出院中,虎虎生风的打了一套拳法,果然没有任何的问题。

    “恭喜蓝叔康复。”萧子非抱拳弯腰行礼,虽然内心很不愿意,但是他毕竟是冰凝的爹啊!

    “子非贤侄不必多礼,老夫受之有愧啊!”蓝清秋停下手中的动作,连忙将萧子非扶起来。

    蓝清秋一脸的惭愧之色,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萧子非,又看了看冰凝,眼前这两位年轻人,自己却都做了有愧与他们的事情。

    “蓝叔,子非有一事请教。”萧子非没有起身,继续弯腰说道。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是我晚一点告诉你好吗?晚一点我一定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我保证。”蓝清秋脸色坚定道,蓝宁的所作所为对他的打击确实很大,已经彻底的对蓝家失望了。

    萧子非直起腰来点了点头,他知道蓝清秋现在有很多话要和冰凝细谈,父女离别四年多,自然有许多的误会需要解决,自己现在打扰实在不是不太好。

    “冰凝,好好和蓝叔谈一谈,我和胖子出去买早点。”萧子非对着冰凝微微一笑,一把拉着周旭阳向门外走去。

    “萧哥等一等,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周旭阳一脸的凝重之色,一把拉住萧子非,转头看向蓝清秋。

    “干嘛啊!”萧子非转头看向周旭阳,看到他一脸认真的样子似乎真的有急事。

    难道是要向蓝清秋兴师问罪?这可不行啊,自己必须制止他,刚要开口,却是被周旭阳接下来的话雷了个不轻。

    “冰凝姑娘,你昨天的桂花糕是哪里买的啊!”周旭阳两眼放光,期待的看着冰凝,哈喇子似乎随时都会流出来。

    “我靠,丢不丢人!”萧子非老脸一黑,拖着领子向外走去,任凭周旭阳如何挣扎就是不松手。

    “周大哥,桂花糕是在门外不远处的王记点心铺买的,你可以去看一看。”冰凝对着门外大声说道。

    “我知道了!”周旭阳兴奋的回答道。

    冰凝父女看到二人离开,相视一眼向着屋内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