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六十四章炼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强行忍耐煅骨之苦,让萧子非的表情几乎完全扭曲,全身皮肤都变得血红,嘴唇也咬的不断的渗出鲜血,但是他始终都保持着神智,让自己清醒着。

    又过了三个时辰,经过了三个时辰的煅骨,萧子非那比常人坚韧得多的神经也变得麻木了。

    终于,锻骨完成。

    就在最后一块头盖骨在经过数十次碎裂重组之后,再次重组起来的那一刻,萧子非的全身穴道突然产生一股无比强大的吸引之力。

    方圆十余里的天地灵气在这股强大的吸力的牵引下,猛烈地向他的穴道内冲去。

    周围的野兽等各种动物都被这股压迫力吓得匍匐下去,一动不动,惊恐之极,强大的爆发力直接就将萧子非的衣服震得粉碎,使他变得赤裸裸的。

    这天地元力的冲击虽然猛烈,但是在进入他的身体的一霎那却又变得无比温和,缓缓的流入丹田,被急速的转化成真气流转全身。

    原本正在遭受无比强烈痛苦的萧子非被这天地元力一阵冲击,顿时感觉像是重归母体一般,安宁、平静、惬意。

    从无尽的痛苦到如今的舒爽惬意,这一转变也就是一霎那的事情,这让萧子非很是有些不适应,有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不真实的感觉。

    但是他的意志之坚定绝对是世间少有,故而也只是一瞬间,心神受到冲击之后,便恢复了原本的冷静。

    在这天地之力的滋润下,萧子非全身的毛孔中不断有黑色粘稠的液体喷出来,混合被吸附过来的杂草泥土,慢慢的在萧子非的体表形成了一层薄壁,使萧子非犹如被包裹在一个巨蛋之中。

    磅礴的天地灵气依然在不断的汇聚,萧子非经过了如此长时间的练体时的折磨,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已经是疲惫到了极点,而今蓦然又进入了这种舒服的感觉之中,使他的精神一松,竟然慢慢的睡了过去。

    虽然因为极度的疲惫而陷入沉睡,但是萧子非体内化毒功的运转,却是一丝都没有停滞,庞大的天地灵气不断地被转化成真气,流入萧子非的全身经脉之中。

    很快,萧子非的丹田,经脉以及身上已经打通的十八个死穴全部被真气充满,化毒功的口诀运转都几乎已经停止了,然而那天地灵气仍然速度不变的往他的身体里钻,进入丹田,然后转化成真气,充塞全身。

    萧子非的身体被这充盈过分的真气撑得鼓胀起来,虽然经过练体煅骨之后萧子非的肉身已经是极为强大,普通的刀剑难伤分毫,可是这却是无法阻挡从内部向外扩张的真气。

    强烈的胀痛感使萧子非从沉睡中醒来,感受到了身体的异样,但他却并不慌张,而是强忍痛苦,冷静的运起先天无极功,不断地将真气向丹田和十八个死穴压缩。

    丹田和死穴中的真气浓度越来越大,经脉中化毒功的运转慢慢恢复,方圆十里之内的天地元力又一次猛的爆发似得向着萧子非聚集。

    如此持续了三四个时辰,萧子非感到丹田和死穴中的真气浓郁到了极点,再也难以增加分毫,但是化毒功的运转依然没有丝毫的晦涩。

    这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修成化毒功前两阶段之后会,因为肉身的脱胎换骨,去除了杂质导致的巨大变化,会使修炼之人有一次接受天地之力灌体的机会,可以使其功力在极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

    当然,这未必是好事,功力进步太快,若是心境修为跟不上,便难以掌控如此强大的力量,最终的结果要嘛是走火入魔,要嘛是将自身修为封印,甚至是直接废除,否则必会被这天地元力撑地爆体而死。

    但这对萧子非却没有丝毫威胁,那次神鹰帝峰的顿悟已经使他的境界远超自身的功力修为,他所需要的只是积累力量,使修为和境界尽快一致罢了。

    萧子非是绝对不会甘心放弃这次机会的,虽然他已经获得了绝大部分的好处,但是他的心中一直有一个预感,他必须要尽快的变强,否则就会有难以控制的事情发生,他必须要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使自己足够强大,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所以他要抓住一切可以变强的机会。

    眼看着体内被真气撑得越来越胀,萧子非脸色狰狞,眼神却忽然变得冷静而又冷漠,同时他猛然引动体内真气向着先天无极功的第七条正经手太阴肺经冲去。

    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的真气轰然冲击在经脉壁障上,强大的冲击力立刻就使手太阴肺经被冲撞得粉碎,萧子非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顺着脸上凸起的青筋慢慢流下。

    经脉粉碎使他又一次体验到了炼经煅骨时的痛苦,只是这一次的痛苦只持续了一瞬间,他磅礴的真气便按照先天无极功的法诀飞速运转十二周天。

    并且在他体内重新塑造了一条更为坚韧宽大的手太阴肺经,紧接着体内真气流转便在已经打通的重塑的七条经脉之间形成了一个循环。

    新形成的循环使他的真气顿时有了一个舒缓的空间,他的身体也慢慢地恢复正常,可是那强烈的吸引力却是丝毫没有停止,甚至连变缓的迹象都没有。

    萧子非也没有停止的意思,这是一次机缘,更是一次机会,他要尽量从中得到最大的好处。

    很快,巨量的天地元力又一次充满了他的身体,无奈,他又一次将真气同时引向气海、太渊和章门三个死穴。

    磅礴的真气在进入三大死穴的一瞬间,萧子非的全身除了头部以外,都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变得麻木,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萧子非的身体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但是他的心里却并不感到惊慌,因为这种情况他已经经历了十八次,只是这一次因为是同时冲击三大死穴,所以这种感觉更为强烈罢了。

    而且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因为他看得出来这次机缘非同小可。

    一股清凉的气流从他的脑中流出来,很快便传遍全身,将他的经脉和穴道全部护住,萧子非的身体由原来的剧痛又一次变得无比舒爽。

    二十一个死穴迅速形成循环,然后就又与七条经脉相通,两大循环很快就连成一块儿,萧子非顿时感觉自己的功力在那一瞬间增长了数倍。

    他也清晰地看到了身体中的真气流转轨道,看到了自己比一般人宽大百余倍的经脉,看到了自己的丹田中被压缩到极致的真气。

    然后,他又看到了自己周围方圆百里内的一草一木,甚至连藏身于土壤之中的虫螯也是纤毫毕现。

    天地元力依然不断地被压缩进丹田,终于在某一时刻,萧子非的丹田中的真气被压缩到了极致之后,又一次巨大的冲击到来,丹田中的真气凝成乐一滴晶莹透亮的液体,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

    萧子非丹田中的真气迅速的转化着,越来越多的液体出现,然后沿着经脉和死穴形成的循环运转的越来越快,同时体内的真气也不断地被压入丹田,转化成液体。

    五个时辰后,萧子非体内的真气全部转化完成,他周围方圆五十里内的天地元力全部被抽取一空。

    感受着体内无比强大的力量,萧子非感觉到了自己的强大,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如今以他的功力当今天下恐怕已经没有人能够与他一战了。

    他距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心中狂喜,难以抑制,萧子非猛的发出一声狂吼。

    “啊????????啊???????”

    庞大的音波冲击直接将身上的巨蛋、山崖上的洞口以及萧子非所布下的禁制幻阵全部爆开,山崖也被震塌了一半,碎石犹如利箭,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周围百余丈内的生物全部被震死亦或是被这些如箭般的碎石击中,直接在身上穿了数个血窟窿。

    可是,就在他狂吼之后,将全部的力量释放出去的一瞬间,他的脑中传出了一声“咔嚓”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一般。

    萧子非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他知道这不是幻觉。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之前,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他就感觉有一股庞大到了难以想象的记忆钻进了他的脑中。

    同时那种清凉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保护住了他的精神识海,使那股记忆缓慢的流入他的识海中,给了他一些反应的时间。

    但是那一瞬间的冲击,却让萧子非感到自己的脑袋像是被生生劈开了一样,直接昏了过去,倒在地上。

    一片夕阳洒下,昏黄的阳光使原本萧瑟荒凉的苍云山脉更增添了一份凄凉。无数的碎石洒在地上,一片狼藉,一座被打碎了半边的小山峰耸立在夕阳之中,已经是第二天了,天色慢慢变黑,蟋蟀和各种昆虫的叫声交相辉映。

    周围依然没有什么野兽的踪影,萧子非的那一声狂吼已经将方圆百里的所有动物吓得全部跑得没影了,迅速的远离了这一区域,因为它们感受到了萧子非身上的那种恐怖的气息。

    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子躺在地上,身上的皮肤如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白嫩细腻,脸上依然保持着痛苦的神色,显得很是狰狞可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这男子的眼眸动了一动,然后眼睛艰难的慢慢的睁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