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九十八章疑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左丞相府,大堂之上,武进生高坐正堂主座,躺下两人并肩而站。

    左首一人名为武东升,如今乃是尚书殿寇刑司司首,掌管王朝一应法律、刑狱事务,右首一人名为武天楼,任职尚书殿监察司司首,掌管王朝官吏的选拔,任免和监督事务。

    “虽然没有把这背后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但是只凭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必你们也能猜出点什么,不用顾忌,在家里怎么说都没有关系,只要不在外乱传播就行了。”

    虽然武进生的脸上满是和蔼,但是身上不由自主散发出的那一丝气息却还是给了两人不小的压力,他的修为虽然算不上多强大,但是长年身居高位,却让他的气势远非常人可比,见两人似乎有些犹豫,武进生再次开口鼓励道。

    “这件事情很诡异,或许它只是一个引子,似乎有一只黑手在背后牵着这整件事情,想让王朝乱起来。”

    虽然还有些犹豫,但是武东升还是将自己内心的疑惑说了出来。

    “哦,说说你的想法”。

    “孩儿身为寇刑司,本就负责刑罚案件,三天前的晚上,孩儿查验过那死者,发现确实是因为后脑被撞,无意间戳中了百会穴,以致死亡,他的身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致命伤,但是疑点也就在这里。”

    说到此,武东升偷偷的瞄了一眼高坐堂上的武进生,见武进生没有什么反应,似是在认真听着,又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便又继续说道:“孩儿看仔细检查了死者的尸身,这死者虽然不会武功,而且有些孱弱。

    但是其体质却是修炼武功的上上之选,而且仔细检验的话,又发现他的经脉之坚韧,宽阔远超常人,但又不是天生的,这说明此人身份非同一般,这是有人从其很小的时候甚至是刚出生时就开始用特殊的方法为他培养肉身,企图最大限度的提升他的修炼资质。

    所以,若是平常,即便此人不会任何武学,但是赤手空拳对付数个壮汉,甚至是江湖中的三流高手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即便胜不了,但也不至于丧命。

    而岳天赐岳小侯爷呢,我们王朝谁不知道他的身体孱弱,经脉闭塞,丹田萎缩,根本无法修炼。

    即便是岳侯爷为了给他续命花费了无数的珍奇药物,而且还经常以本身真气为他疏通经脉,增强体质,又搜遍江湖找了一些上乘的外功武学让他修炼,但先天条件的缺陷不可改变,他的身体依然比常人要弱了不止一筹。

    而且这岳小侯爷自小被岳侯爷宠溺,不喜修炼,所以若论实力他连三流高手都算不上,凭他的身手又岂能将那人一巴掌扇下二楼,意外摔死。”

    “嗯,这些不用说,稍有眼力都可以看出来,岳天赐是被人嫁祸了,但是他的目的呢,难道就仅仅是要对付镇国侯岳天吗?用这种宵小计量对付他,那这嫁祸之人实在是没有脑子。还有这嫁祸的人的身份又是谁呢?说说你们的想法。”

    武进生似乎是从沉思中刚刚清醒,看了两人一眼,没有等武东升说完就又问道。

    “回大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确实如此,关键一点在于那个神秘的死者的身份,若是能够确定他的身份,想必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线索。

    但即便不知道他的身份,如今镇国侯坐镇南方,率军攻取收复了赤水,天渊两大关口,又兵围天戮关,天戮关易守难攻,两方对峙之下南离帝国表面上稍占上风。

    可是镇国侯的威名绝非等闲,他们是绝对不愿意和镇国侯大人正面对抗的,因此从这件事发生的时机来看,此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是要阻挠镇国侯大军收复天戮关。

    所以,孩儿认为这人很有可能是南离帝国安插在我王朝的细作,而且还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只是,用这种小儿般的手段??????让人一看便知道是有人从中挑拨,这又说不通。”

    武东升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汗,委实是这件事太诡异。

    “天楼,你觉得呢?”

    “大伯,孩儿认为他们的目的绝不简单,恐怕阻挠岳侯爷出兵收复天戮关只是其中一个目的,甚至于有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一个目的。”

    “或许他们根本就不在意这种手段能否给镇国侯造成什么阻碍,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这个年轻人死在王朝,死在岳小侯爷的手上,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哦,说说看?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听到武天楼的话,武进生似乎是有了很大的兴趣一般,直接无视了旁边的武东升的眼中的历芒。

    左丞相府,议事大堂。

    宽敞的议事大堂之中只有三人在座,武进生眼睛微眯,静静地听着武天楼的分析,对一旁武东升的表现不闻不问,一旁的武东升脸色有些难看的盯着武天楼,眼中不时的闪过一丝历芒,却又极力的在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怨愤。

    他知道这一次他输给了武天楼,让武进生对他产生了一些不满。

    “如今我王朝大军与南离帝国在天戮关前对峙,形势紧张。

    我军刚刚收复了天渊和赤水两关,势头正盛,而且在大军攻伐作战方面我军战力远超南离帝国,又有名震天下的镇国侯岳侯爷亲自挂帅,表面上看,我军占尽优势。

    但实际上,天戮关关口险要,临山而建,里面更有各种大型武器,虽然大部分已经全部被破坏,但是还是有不少可以使用的,天戮关易守难攻,而且是由南离帝国最擅长守城之战的镇北将军火无伤亲率大军近四十万镇守。

    那火无伤是何等人物想必不用多说,总揽南离帝国北疆一切军政大权,镇守凤凰湖要塞二十年,硬是让我王朝铁骑难越雷池一步。

    因此,天戮关形势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紧张,双方都互有忌惮,短期之内不大可能会出现大决战的契机,所以南离帝国也并非大多数人所想的那样,会对岳侯爷如此惧怕。

    虽然也有可能会用一些手段给岳侯爷添些麻烦,但是却还不至于用这等粗浅的手段,谁都知道这种小手段在岳侯爷的身上不会有什么作用,反而还为此可能暴露出一些至关重要的棋子,这有些得不偿失。”

    “嗯,说下去。”

    “而且据孩儿了解,当日两人发生争执的时候,他们身边的护卫全部在场,因为两人的坚持任性,这些护卫开始时心有顾忌,都没有出手,场面并没有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可是令人疑惑的却是,两方那么多的侍卫,却没有一个人在那死者摔下楼的时候出手相救。

    只是在那年轻人死后两方才发生了火并,死伤惨重,孩儿已经审问过当日幸存下来的保护那神秘死者和岳小侯爷的几个护卫,据他们所?????”

    “不可能,那几个护卫中岳小侯爷的侍卫也就罢了,直接被镇国侯派人羁押,但那年轻人的护卫个个高傲无比,守口如瓶,根本不说一句话。

    我几乎将天牢刑狱的手段都用出来了,可是对当时的情况,他们愣是一句都不肯透露,你怎么可能??????”

    不等武天楼把话说完,武东升就尖叫着质疑道。

    “让天楼把话说完。”

    武进生的声音中没有任何火气,平静如常,但是却让武东升立时闭了嘴。在这一刻,武东升没有发现,武天楼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很淡很淡的微笑,但这却没有瞒过武进生。

    只是武进生根本不会管这些,只要对家族有利,这些后辈如何做,他是不会管的,反而他还鼓励年轻人相互争斗,只要不超出界限,损害到家族利益,那就没有什么关系。

    “据他们交代,在事情发生的那一瞬间,他们虽然在场,但是却突然都感觉脑中一昏,在那一瞬间好像睡着了一样,而在场的其他人则没有那种感觉。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策划这件事的人是一个绝世高手,至少他的身边有一个绝世高手,可以在一瞬间出手干扰十余个一流高手意识的绝世高手。”

    稍有一顿,武天楼继续说道。

    “似这等高手,若是存在,多数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即便是南离帝国暗中培养的高手,以我王朝庞大的情报网,也绝对不会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更何况凭南离帝国之力还培养不出这等强者,所以这幕后之人孩儿有八成把握可以确定不是南离帝国??????”

    “好了,你们的表现本相很满意,先下去吧。”

    武天楼本还想继续说下去,但是武进生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又似是不想再让他说下去,而直接打断了武天楼的话,两人互视一眼向堂外走去。

    那一眼虽然皆是眼神凌厉,但其中蕴含的一丝疑惑和担忧却难以掩饰,大伯是想到了什么,居然变得如此凝重。

    身居相位多年,两人见到武进生如此凝重的时候可是太少了,一只巴掌都数的过来,而如今,他露出这种表情,只能说明这件事情太过重大,已经让王朝整个朝廷都不得不重视的地步。

    “不知道是他们,还是他们?希望不是他们吧,不然,我朝??????”

    在武东升二人离去之后,武进生双眼有些无神,似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似得,只是嘴里嘟囔着,口齿不清,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那么一两句。

    这件事情在王朝高层之中传播开来的同一时间,在其他的王朝高层官员的家里几乎都发生着差不多的事情。

    原本只是两个纨绔子弟争风吃醋的小事件,这样的事情每天在这繁华的中都城都会发生无数次,如今却让整个王朝当庭人心惶惶。

    可是却还是没有人能够找到哪怕一丝的有关幕后主使的痕迹,看起来这本就是一个意外,非常完美的意外,但太完美,反而就是破绽,这只能说明了一件事情,幕后之人拥有的势力不在王朝之下。

    再强大的敌人,只要有迹可循都不会让人觉得可怕,但是像这种躲在背后,如毒蛇一般盯着猎物,只等这猎物有一丝疏忽便立刻上去咬上一口的敌人,却是会让人感到恐惧,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跳出来。

    一天之后,社稷殿。

    四人坐在各自位置上,所处位置与上次召见那位钟先生的时候一样,唯独少了一个人,镇国侯岳天。

    “诸位爱卿,王璇之死,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武爱卿,你掌管寇刑司,此案调查的如何,说说吧。”

    大殿高位上的男子看向坐在左首的武进生说道,声音无悲无喜,却蕴含了一种无上的至尊皇者之气,正是王朝帝皇,王天。

    “回圣上,臣有罪,臣没有查出任何有关幕后主使之人的信息。”

    武进生站起身,微躬行礼道,但是虽说是在请罪,但他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的不愉快,唯有那一丝抹不去的忧虑。

    “王璇的身份别人不知道,我等几人却是一清二楚,事关我王朝传承,武爱卿说他什么也查不出来?马爱卿,侯爱卿,你二位以为如何?”

    奇怪的是,皇帝的语气中却没有丝毫责怪武进生的意思,反而看向坐在右首的另外两人。

    右丞相马啸起身行礼,拱手道:“陛下,武大人说什么也查不出来,其实也就等于已经查出来了,能够让我王朝倾尽全力都难以把握哪怕一丝的蛛丝马迹的人,除了他们还能有谁?只是,此事陛下还要多加斟酌,事关重大啊。”

    “侯爱卿,你以为呢?”

    “启禀陛下,我朝上宗与他们曾有约定,互不插手俗世之争,但是如今他们却私自撕毁约定,不仅对我王朝出手,甚至于还以那种卑劣手段欲图绝我王朝传承根基,此事我王朝绝不可姑息。

    但也需谨慎从事,他们胆敢公然撕毁约定,用如此方式向我们挑衅,那就代表了他们有了足够的实力和信心力压上宗一头。

    两宗的实力数千年来一直保持在伯仲之间,又有第三方制约,形势一直保持平衡之势,可是如今他们竟然有了如此信心,臣怀疑他们可能已经达成了某种协定,要共同对付我们了。”

    侯云同样起身回道,只是其语气完全不是掌管后勤水利的太农令,而是充满了杀伐之气,倒是与镇国侯岳天有的一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