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一章废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是那个手握碧绿玉佩的老者,此时他已经睁开了眼睛,看到众人已经胆战心惊,老者似乎极为满意,转头看向正在观察废墟的那人。

    而此时小云儿却是神情一变,随即向周围看了看,缺什么都没有发现,让他感到一阵疑惑。

    “师兄,方圆万里已经全部探查了一遍,已经没有任何人了,我们可以开始了。”

    “嗯,好,我也已经探明了进入此地的最佳道路,这里面禁制阵法太多了,而且威力极强,待会一定要多加小心,准备开始吧。”

    两人自顾自的交谈,却没有看到就在他们头顶千丈之处,一道藏青色的身影浮空而立,飘若无物,正是那位自称本宫的青年,此时他正满脸激动的看着小云儿,可是此时,小云儿却对他再没有任何的感应,显然,是他已经将自身血脉镇封了。

    “果然是他,这种感觉,不会错的,该不该去见他呢?父皇既然将他送到这里,那定然是有着一些考虑的,我的出现会不会打乱父皇的计划?”

    “不管了,不管如何,他是我的弟弟,我必须要见一见他。”

    “咦,这里是?皇祖父的气息,竟然在这里?”

    青年的身影渐渐消失,云层之中传出了这样的话语,但是还没有能够传到下面众人的耳中,就被一种奇异的力量驱散了,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动静,就连那两位魔君级强者都没有任何的感觉。

    “你们,都给我过来。”

    先前拿着碧绿玉佩的人大声喝道,让众人向两人身边聚集,众人虽然不甘,有几人眼中仇恨甚至都难以掩饰,但是却也不敢真的违逆这两人的意思,只能按照两人所说,向废墟边缘走去。

    那两人对与众人的不满毫不在乎,就连那几个没有掩饰仇恨的人他们都没有多看一眼,在他们心里,这些人没有任何威胁,一只雄狮又岂会在意蚂蚁的仇恨呢。

    众人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上近前,却发现另外一位老者来来回回的在废墟边缘大概百余丈的范围内走着,每走一步似乎还在测算这什么,他的眉头紧锁,很显然,他很吃力,在阵道造诣方面却还有些不足。

    众人知道,他在计算入口之地,只不过看这家伙的样子,众人的心里算是凉了半截。

    那老者的额头已经冒汗,脸色都有些苍白了,好像是接触到了什么禁忌之物一般,承受着某种奇异的反噬,可是他还在坚持计算着什么。

    一旁的小云儿无端端的脑中又是闪现出一些东西。

    “灵神之阵?竟然是这等阵法?不知道当年是谁如此强大,对阵道的理解有这么的深,竟然连灵神之阵都布置了出来,而且经过这么多年,很显然这阵法竟然还保持着一丝灵智,可以自主攻击意欲破阵之人的神魂。”

    灵神之阵,阵有灵神,在遇到有人欲要破阵之时,就会自行发动,攻击破阵之人的神魂,很显然,这老者此时正在承受着那些残缺的灵神之阵的反噬,所以才会如此的艰难。

    又过了半个时辰,那老者终于长嘘了一口气,停止推演,向后退去,他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红润起来,气息开始变得平稳。

    “这座阵法不简单,只是边缘的一座残阵,竟然就有如此威力,我根本都没有入阵,只是在阵法边缘想要稍加推算,便受到了这么强大的攻击反噬。”

    老者脸色凝重的看着另一人,缓缓开口道。

    “师兄,你确定我们要进去吗?这里太危险了。”

    “必须进去,这一次我们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才进来,到现在大哥他们都还杳无踪影,不知是生是死,此时退出,我心有不甘,况且,我们有这里的残图,想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好吧,那一定要多加小心,这废墟实在是有些诡异,只是边缘的一角残阵,竟然就让我如此费力,若是到了里边,师兄,只怕一旦触发,我等无人可逃啊。”

    那推演阵法的老者脸色凝重,有些担忧,但是还是听从了师兄的命令,因为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已经准备了无数年,如今才等到这么一个机会,他们谁都不想放弃。

    老者转身,看向那些被抓来的人,眼中变得无情冷漠,然后从中选出了三人,作为探路的前哨。

    “你,去那巨石边上,你去那棵老树下,还有你,去那边,待会听我命令一起向着废墟之中发出你们最强大的一击,记住,不要留手,否则的话,把命丢了,不要怪老夫。”

    老者的话让众人心中愤懑,什么叫把命丢了不要怪你,如果不是你们两个老杂毛把我们掳来当炮灰,我们说不定此时已经找到了不少好东西,甚至得到了什么不朽的传承了呢。

    如今,你让我们为你们卖命,居然还说不怪你,不怪你怪谁啊。

    而那三个被老人点中的人则是满脸死灰,连这位魔君巅峰的强者只是推演残阵,就被弄成那付五劳七伤的模样,自己这几个连仙境都没有达到的人,哪里能够挡得住啊。

    不过,人就是这样,始终都是有侥幸心理的,故而三人也没有反抗,乖乖的走到自己的位置,心中祈祷着残阵千万不要反噬自己,祈祷着自己遇到生门,顺顺利利的探明道路。

    很快,三人站定,个个紧张的额头冒汗,脸上的恐惧难以掩饰,那老者又纠正了一下三人的位置,然后让三人开始酝酿气势,准备出手,而他自己则和其他人退后百丈,小心翼翼的盯着三人所在之地。

    片刻之后,三人已经达到了现在他们所能够达到的巅峰状态,老者的命令也同时到来。

    “准备,听我口令,攻。”

    老者声音未落,三人的攻势瞬间爆发。

    大石旁的一人双手肉掌一翻,一把长明灯出现,守护在他的头顶,同时双手掐诀,将道道法力打入长明灯之内,就见那长明灯骤然大亮,发出了一道火红色的神光向着老者所指之处轰去,与此同时,这人也在长明灯的保护下飞速后退。

    大树旁的一人则是双手空空,但见他双手翻飞,如穿花引蝶一般,道道法力凝聚,形成了一条条小小的神龙,小云儿似乎都听到了龙吟之声,可见此人在这灵力化形一道上研究甚深,数百条小龙瞬间相互吞噬,最终变成了一条长达数丈的神龙,长吟一声向着废墟之中冲去。

    这人也与第一人一般,攻击一发出就立刻祭出一件钟形的护体法宝将自己罩在法宝之内。飞速后退。

    最后一人的攻击则简单有效得多,他是剑修,一口宝剑锋锐无比,只是此人好似受过什么打击一般,双目无神,也没有了剑修的那种锋芒毕露的神韵,否则的话即便是死,只怕那七煞老魔中的两位也休想逼他当炮灰,甚至还有可能被此人反噬。

    只见此人手握长剑直接竖劈而下,一道粗大的无形剑气从宝剑中冲出,穿越空间,直接劈在了目标之上,而他自己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好像傻了一般。

    “这家伙不会是故意寻死吧?“

    小云儿心中嘀咕,其他几人也莫不如是,没有见过这么没脑子的人,废墟的危险大家都已经亲眼目睹,他居然还是如此不在乎、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那位“呆傻”的剑修依然如故,身上没有半点伤势,气息平稳的站在那里,对外界的事情不管不顾。

    而另外两位竭力保命的人此时却已经气息全无,他们的法宝掉在旁边,两人都是双目圆睁,好想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

    在他们的身上没有半点伤痕,甚至连一根头发都没有掉,法宝也毫无损伤,在场的众人更是没有人感应到任何的能量波动,但是两为渡劫期的强者就这么死了,而那个似乎是放弃生命的人却活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件事很滑稽,也很讽刺。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两位老者则是面色吃惊,心有余悸,心中在庆幸。

    “幸亏找了这么多的人打前站,否则的话“

    两人都是后怕的看了对方一眼,暗呼侥幸。

    一开始的时候,两人是打算直接闯进去的,不过那位动的阵法的魔君毕竟对阵法禁制有所研究,所以在靠近废墟之时多多少少有些感应,临机一动,才想出这么一个方法,找一些炮灰探路,否则的话,此时的两人只怕已经和那两位气息全无的家伙一样了。

    正大光明的攻击在强大也不会太过可怕,未知的诡异才最能让人恐惧,此时的众人包括两位魔君大人都被吓到了,不过小云儿却是感觉很怪异。

    就在刚才那两人被抹杀的瞬间,他感觉到了一种强烈的悸动,不仅仅是体内银色元力又一次被引动,而且还因为,抹杀那两人的东西他感觉到了。

    那是一种意志,一种充满了皇者霸道和仁心仁德的意志,能够拥有这种意志的人必定是一位皇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