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九章第一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剑云脸色苍白的看着萧子非,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法力竟然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在经脉之中乱窜,识海之内如狂涛浪卷,混乱不堪。

    “我在恐惧?”

    然而,萧剑云却像是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情况一般,盯着萧子非,似是自语,又似是在询问一般。

    萧子非谨慎的盯着萧剑云,体内真元亦是疯狂运转,随时准备出手,不是为了防备萧剑云的偷袭,而是为了在萧剑云坚持不住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他知道,这是萧剑云摆脱心魔的一个契机,但也存在着大危险。

    “对,你在恐惧,想来当年你应该曾经见过那个人,见到了他的强大和不可战胜,所以自那个时候,你的心里就有了一个种子。

    它让你感觉到了那个人的不可战胜,让你无形之中即使是想到那个人,首先想到的也是那个人无敌的姿态,想到的是,你,不是他的对手,而不是如何战胜他。”

    “每一次想到他,都是想到他的强大,想到我不如他?”

    萧剑云脸色有些狰狞了,眼中充满了仇恨和慌乱。

    “我怎么可能不如他?我的修为目前还远远比不过他,可是我比他年轻,我还有很多的时间去积累,去提高,我的天赋比他要强很多,他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修为,战力远远不如我,我怎么可能的不如他?”

    萧剑云的眼中有些疯狂,声音颤抖,双手抱头,弯下腰去。

    “比不上就是比不上,起码在心智方面,你已经输了,难道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吗?你想要再输一次?”

    萧子非的声音在萧剑云的耳边响起,直透灵魂。

    “若是你连这个都不敢承认的话,那你又有何资格做我的剑,有何资格为我试剑天下?”

    萧剑云一口鲜血吐出,直直的倒在了地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甚是恐怖,就这么躺在那里看着天空。

    萧子非没有打扰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就这么冷静的看着这个不幸的家伙。

    许久之后,萧剑云挺起身体,坐在地上,看向萧子非。

    “谢谢!”

    “不用谢我,既然你要做我的剑,那若是这把剑锈了,那将来倒霉的岂不是我?”

    萧子非笑了一笑,开口说道。

    “嗯,不管怎么样,是你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心魔,让我第一次战胜了它,虽然还无法彻底清除掉,但是起码我看到了战胜他的希望。”

    说着,萧剑云从地上爬起,向着萧子非单膝跪地,郑重的道:“我萧剑云对天发誓,有生之年,愿作主人之剑,剑未折,但有余力,当誓死护主。”

    萧子非没有阻止他的誓言,第一是这本就是他应得的,他与萧剑南的交情是一码事,与萧剑云的关系又是一码事,不能混为一谈,第二就是,如萧剑云这等人物,一诺千金,既然出口,就一定要做到,否则必会留下心结,甚至演化成为心魔。

    “你既然愿作我的剑,为我试剑天下,那就必须要足够强大才行,我可以向你保证,将来,你定可以亲手手刃那个人。”

    萧子非心中极为高兴,没有想到如此简单就收了这么一个天赋超绝的手下,别的不说,就眼下的局面,能够有一个帮手,那对他来说绝对可以让他做许多事情,当然,他对萧剑云所作的承诺自然也会去完成,帮助他战胜那个人。

    “现如今,你我的实力都还很弱小,还需要更多的积累历练,我还需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这试剑天下的第一步,便从落星城开始吧。”

    “请主人吩咐!”

    萧剑云的姿态放得很低,几乎已经完全将自己当成了萧子非的手下,萧子非对他的表现很满意,但是却并不会完全信任他,毕竟,短短两个时辰的时间,并不能让他真正的了解这个人。

    “落星城中知道你和萧剑南的关系的人有多少?”

    “回主人,为了防止暴露身份,我们两人平日里是不联系的,见面也是在极为隐蔽的地方,所以,落星城之中知道我二人的关系的除了我们自己和主人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了。”

    “嗯。这样就好,听着,这是我让你做的第一件事,定魂风龙扇还不能借给你”

    “你骗我?”

    萧剑云闻听此言,未等他继续说下去,便即大怒,双眼正大看着他,身上的气息也隐隐有些升腾的迹象。

    “我问你,以你的法力,使用定魂风龙扇,去杀张弘钊的话,能够发出几击?”

    萧子非却并不生气,萧剑云的反应全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按照传闻,你那件神器的威能,以我的功力,全力一击的话,最多能够发出一击,就会法力耗尽。”

    “那你确定这一击能够将他杀死?你要知道,那天他们截杀我们几人的时候,我可是拼尽全力发出了一击,体内真元耗尽,几乎虚脱,可是却依然没有能够要了他的命。”

    “你到底什么意思?说吧。”

    萧剑云被萧子非几个问题问的有些心烦意乱,颇有些不耐。

    “看来,你这么多年的修炼,都白费了,一说到有关张弘钊和那个人的事情,你的心神就始终无法平静下来,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那我们还是解除那个誓言吧,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剑。”

    萧剑云眼眸微闭,深深呼吸了数次,而后稍作调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看向萧子非。

    “说吧,我不会再犯了。”

    “当年,他们灭你们满门,想来是看上来你萧家的某件宝物,能够劳动那样的大人物出手的,这件宝物即便不如神器,也差不了多少,所以以张弘钊的性格,若是他知道了我身受重伤,逃到了这里,你说,他会怎样?”

    听到这句话,萧剑云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他会来找你,杀人夺宝?”

    “他肯定会来的,不只是他,落星城中很多人都会来。”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助我灭杀张弘钊?”

    “我不会出手,这就是你为我试剑天下的第一步,也是我对你的第一个考验。”

    “你的意思是”

    “杀,将所有来此地,意图杀人夺宝的,你能够杀得了的,全部灭杀,包括张弘钊。”

    萧剑云睁大了眼睛,看着萧子非,他原本想不明白萧子非一个孩子,十来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高的修为,这天赋也太离谱了些,如今他开始有些相信了。

    这么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竟然面不红,心不跳的就决定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生死,这得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才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心灵。

    他的手上得沾了多少鲜血,才能够拥有如今的修为。

    “你你确定要把来人全部灭杀?这一次来的人只怕不会少,起码那些个大家族可能会有不少人前来,拥有了神器,就可以让他们的家族实力大增,一举压过他们的对头,获得更多的资源,这种诱惑,他们,挡不了。”

    “哼,那又如何?既然敢来,既然敢打我的注意,那就要做好被我反击报复的准备,做好死的准备。”

    萧子非的声音极其冷漠,似乎生命在他的眼里跟草芥没有两样一般,让萧剑云真正的了解到了他认的这个新主人的冷血无情。

    “好,只要有机会,我会出手,只是,张弘钊怎么办?以我的实力,只怕最多也只能跟他打个平手,想要杀他,根本不可能的。”

    “你如果连他都杀不了,那就不要妄想战胜那个人,身为修者,本就该有一种勇往直前的锐气,我没有在你的身上看到这股子锐气,所以,才会给你这个任务,你若完不成,便不要再来找我,因为我不会收一个失了锐气,没有前路的废物做手下的。”

    “你说得对,我辈修者,本就当勇猛精进,一往无前,你放心,我会将张弘钊的人头,亲手摘下,以慰我萧家诸多亡魂在天之灵。”

    萧剑云脸色变换了一会,又重新变得坚定。

    “做完之后,你就离开这里吧,落星城将再也没有你的立足之地,而且,你若一直留在此地,见识不到外面的天地,便无法真正的摆脱心魔,进阶更高境界,更无法战胜那个人。”

    萧剑云恭声应是,但神色间却又有所迟疑。

    “你在担心萧剑南和落星商会?”

    萧子非岂会不明白他的想法。

    “放心吧,落星商会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这点困难岂能难的住他们?你在落星商会呆的时间应该不短了,对他们的手段难道还不了解?”

    “你说得对,落星商会的确不是这点小麻烦就能够牵制得住的,如今落星商会表面上处于弱势,让童家占尽了便宜,但是它几万年的底蕴,岂会是连一万年历史都不到的童家所能相比的。”

    “至于萧剑南,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他在落星城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人干掉,那说明他自有保命之法,而且你也说了,他的背后还有高人,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明白了,我去了,当我再回来的那日,一定会成为你手中最锋利的一柄神剑,希望你也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否则,我拼了命也会让你知道,我萧家人的厉害。”

    “放心吧,我不是好人,但是对于承诺却还是很看重的。”

    萧剑云转身离去,萧子非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笑。

    “想要神器,还得看你们的命好不好”

    向落星城看了一眼,萧子非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