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三章悸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咛!”

    趴在床边的伊人似乎是因为长时间压着自己的胳膊睡觉,而感觉到了一些不适,就要醒过来了,萧子非面色一紧,心中竟有些害怕的急忙再次躺好,闭上眼睛,调匀呼吸,看起来就像是一直都没有醒过来一般。

    童萱悠悠醒来,只感觉自己的双臂都几乎没有了直觉,让她感觉极不习惯,按说,她的修为也已经到了虚境巅峰境界了,体内法力流转,除非受伤,否则的话,根本不会有这种血流不畅,以至于影响到自己肉身感应能力的事情发生,这让她也是有些疑惑。

    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萧子非,小嘴微微一撅,探了探萧子非的脉息,感觉似乎平稳了许多,身上的伤口也已经不再流血,遂微微一笑道:“你还真能睡,我先去给你整点吃的吧!”

    说着,女孩嬉笑着,便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看着女孩的背影,萧子非感觉有些好笑,以他的修为,只要是有灵气的地方,如今即便是永远不吃饭,他都不会感觉到饿,这个姑娘,还是那么的大大咧咧,做事情永远都只凭着一根筋。

    摇了摇头,萧子非微微一笑,随后,又是眉头一皱,冷哼一声,而后便坐起身来,盘膝做好,五心向天,开始检查自己的伤势。

    这一下,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了,他的身体之内,如今已经完全成了一堆乱麻,所有的经脉都是断断续续的,纠缠在一起,五脏六腑几乎都碎成了一块块的了,身体之中,一股空灵的力量盘踞,不断地阻止着他自身真元修复自己的肉身,让他的伤势始终处于一种不好不坏的状态。

    不过好在,他的体内还有一股力量,极为柔和,包裹在他的内脏和经络之上,任凭那股力量如何肆虐,虽然可以毁去一些脏器,但是却始终都无法冲破阻碍,瓦解他的肉身。

    “仙人,这就是仙人的力量?连真身都没有显露,只是隔空随手一击,就让我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还有这种力量,上次在玄光殿中,那个地仙巅峰强者的仙道神韵跟这个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这才是仙人应该有的威能。”

    萧子非心中吃惊,虽然上一次已经经历过仙人大战,见识过仙人的威能,但是那毕竟是在旁观战,难以真正的体会到这种威力,而今,他亲自面对这个等阶的强者,他才明白,以往他错的有多离谱。

    “看来,我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地仙巅峰的半仙强者,但是跟真正的仙人却还差的太多,除非我进阶道破虚七重天以上,否则的话,绝对无法抗衡仙人,仙凡之差,不是仅凭借功法强弱就能够抵消的。”

    静心感应,萧子非以魂念尝试唤醒玄光殿,激发玄光殿的护体神光,来驱散那股仙道神力,可是让他无奈的是,玄光殿却没有半点反应,他也明白了,这尊圣器威力太强,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只能够把它当做一件超级储物空间,想要动用其它功能,只能够被动的激发。

    无法借助玄光殿,萧子非也只能够哀声一叹了,如今他的真元根本提不起来,无法疗伤,神魂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一身的实力已经被废了个九成九,所剩下的也只是肉身之力,对付几个虚境强者还没有问题,但是若是遇到地仙强者,只怕就要吃大亏了。

    他也想过借助丹药的力量让自己恢复,他在弘光帝陵以及玄光殿等地都得到了不少的疗伤圣药,但是他得修为还不够强大,无法将自身全部修炼一遍,这些药物一旦服用,多多少少都会对他的肉身有所影响,以至于影响日后的修炼,除非他达到融天之境,可以沟通天地,锻炼己身,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借助这些药物来修炼或是疗伤的。

    不过,好在那股仙道力量虽然强大,但却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每与他体内的真元交锋一次,就会有所消耗,虽然这一样一来他每时每刻都要忍受那种几乎是被碎刮一般的痛苦,但是起码一点,他还是可以恢复实力的,这让他心中丝毫不觉得这痛苦有什么难熬的。

    “呀?你怎么起来了?”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入耳中,萧子非睁开眼睛,脸上还有些灰尘,就在山里生活的萧子非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不由的心中有些感动。

    或许是被萧子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姑娘脸色微红,快步走上前来,嘟囔着说道:“都怪青儿那个小丫头,胆子那么小,昨天晚上被吓晕了以后,竟然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这话让萧子非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合着这姑娘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他出手将那个丫鬟弄晕了,若是没有人帮那丫头解开禁制的话,只怕她还真的要昏睡个几天几夜了。

    萧子非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干的好事,而且他此时也已经没有了真元可以动用,无法帮助青儿解开禁制,说了也无用,只能够在心里说声对不起了,不过,说出这一声对不起,萧子非却又感觉有些高兴,说不出原因的高兴。

    “哎?你傻了?”

    正当萧子非为自己的小算盘暗暗窃喜的时候,耳边又是一个声音传来,一只玉手,洁*嫩,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额,我没事,还没有谢过姑娘的救命之恩呢!”

    急忙收起心中的纷乱,萧子非微微笑着,看着姑娘说道。

    “没事,你怎么样了,昨天你的伤真是把我吓了一跳,那么重的伤,你居然都没有死,你的修为一定很高吧?来,把这碗粥喝了,你身上流了那么多血,可得好好补补!”

    萧子非又一次领会到了小姑娘的不着调,他就不怕自己图谋不轨?就不怕自己伤好之后会对她不利?

    “姑娘,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

    萧子非笑的微微有些古怪,试探着问道。

    “你是吗?”

    女孩却是眨着大眼睛看着他,略微有些小心的问道,看起来她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知道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

    “是”

    萧子非认真的回答道,让小姑娘顿时紧张了起来,后退了一步,手中的盘子差点都掉在了地上。

    “也不是!”

    萧子非的回答让小姑娘有些疑惑,又有些好奇,竟然有时上前一步,到了萧子非的面前。

    “是,也不是?这是什么意思啊?”

    小姑娘的声音很清脆,让萧子非听着很舒服,他不由得想起来,小时候在山林里听到的那些百灵鸟的叫声来。

    “就是”

    萧子非不想让这个出尘的仙子般单纯的女孩受到修炼界残忍的现实所污染,可是如果任由女孩如此下去的话,他又害怕有一天她会吃亏,他不知道该怎样把这个现实的问题解释清楚,才不会影响到女孩那可纯洁无暇的心。

    “总之呢,以后救人的时候,一定要找你的家人在身边才行,知道吗?”

    想了许久,女孩的脸色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萧子非才开口说道,这是他自以为最为稳妥的方式。

    “哦,我知道了,给,你的粥。”

    很显然,女孩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反而听到他的话,心情似乎有些低落,让他不由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然已经不用再进食,而且这种普通的五谷杂粮还有可能会影响到他的修炼,但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将粥喝了下去,虽然这粥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样。

    看着他把粥喝完,女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把碗接了过去,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又回头,拿了一个凳子,坐在旁边,看着萧子非。

    “怎么了?”

    眼见女孩兴致勃勃的样子,萧子非有些奇怪,不知道女孩想要干什么。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女孩似乎忘了萧子非是一个伤者,竟是想和他畅谈一番的样子,不过萧子非却是心中感觉很是舒服,连身上的伤痛,那种犹如碎刮的痛苦都好似变得轻了许多。

    “倒是忘了,在下姓云,单名一个‘霄’,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萧子非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我叫童萱,你可以叫我萱萱,或者是萱儿都可以,我爹还有我哥他们都叫我萱儿。”

    见到萧子非颇有兴趣的跟她说起话来,童萱的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说道,这让萧子非瞬间明白了童萱的意思,也让他心中一痛。

    “萱而忘忧,好名字!”

    “我娘也是这么说的,她希望我一辈子都快快乐乐的,可是,她老人家却”

    女孩提起娘亲,情绪又一次低落下去,让萧子非有些不知所措。

    “放心吧,你娘他一定还在天上看着你的,她也一定希望你一辈子快快乐乐,保佑你的。”

    萧子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单纯的女孩。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经常会做梦,娘亲来到我的梦里,陪我说话,逗我开心,对了,你的修为这么高,一定去过很多地方了吧,你跟我说说吧,我都还没有出过落星城呢。”

    女孩的性格是不会变的,很快便从悲伤之中恢复了过来,缠着萧子非,让他把自己的见闻讲出来。

    其实,萧子非一路走来,却也没有去过多少地方,但是他的经历却是极为丰富的,否则的话,也不可能达到如今的修为实力,所以,将其故事来倒也是极为顺口。

    从早到晚,一整天,女孩问这问那,萧子非都一一解答,两人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