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一章我拒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三十三章截杀

    功德殿之中,整个大殿此时已经变得寂静无声,柳含阳嘴角含笑的看着萧子非,其余诸人也都有些怜悯的旁观着,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而萧子非呢,他的面色上看不出喜怒,只是扫了一眼那屏幕上的几个字,而后便看向了柳含阳。

    无法形容那是怎样一种眼神,总之,柳含阳是不知道那种眼神的意思的,但是他却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种像是被太古凶兽盯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似乎是为了去除掉这种他自认为是幻觉的感觉,柳含阳再次开口了:“怎么,云师弟没有信心吗?可惜,这一个月的任务就只有这么一个了,云师弟,你没得选了。”

    柳含阳似乎是在叹气,那屏幕上的任务密密麻麻,但是似乎没有人认为他说的是不是对的,但是在这里,确实是对的。

    在萧子非的心中,就在柳含阳再次出现在这座功德殿的时候,他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萧子非从来都不是一个多么有耐心的人,柳含阳一而再的挑衅,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呵呵呵,师兄确定要师弟去做这个任务吗?”

    萧子非的声音很轻盈,对,给人的感觉就是轻盈,这是大殿之中所有人的感觉,包括柳含阳。

    柳含阳没有说话,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随意的看着萧子非,他的意思,不言而喻,虽然萧子非的目光让他有些发憷,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家伙会有胆子要他的命。

    “好,这个任务,师弟接了!”

    萧子非一声大喝,把柳含阳和其他人都下了一跳,随后,不管其他人的差异,取出身份玉牌,法力输入,将那个任务烙入他的身份玉牌之中。

    “师兄,后会有期!”

    萧子非又一次深深地看了柳含阳一眼,随后,便头也不回出了大殿,留下面面相觑的一群人,不明白萧子非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哼,小子,到现在还横,本公子倒要看看,等你出去之后,还能不能横的出来,戈剑,通知原师兄吧。”

    柳含阳因为方才萧子非的眼神,似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狠狠地说了一句,而后扫了一眼周围的人,便离开了功德殿。

    萧子非没有停留太久,只是回到宅院稍稍收拾,便直接出宗,赶往古皇山。

    古皇山,落星宗和道魔宗交界处的一座既普通又特殊的山脉,说它普通,是因为这座山脉并不高,不过千余丈的高度,在摩云山脉周围的这些山峰之中算不得有多高。

    说它特殊,却是因为关于这座山,还有一个颇为美丽浪漫的传说,传说,很早的时候,这里原本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国家,其实力足以和道级势力相匹敌,这个国家的国主自称始皇,意喻他的王朝将会以他为始,传承千秋万世,子孙万代,永不衰落。

    他为人仁慈,却又有雄心壮志,对自己的子民极好,同时,手下又有无数猛将雄兵,弹指间便是挥兵百万,开疆拓土,意图统一整个生命界,无数的宗门大教毁灭在他的百万雄师之下,兵锋所指,无不臣服。

    但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女子,一见倾心,为了这个女子,他宁肯放弃霸业,与她归隐厮守,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明明知道这女子正是敌人派来刺杀他的,但是却依然义无返顾的爱上了这个女子,而这位女子最终也对他动了真情。

    古国征伐的步伐停止了,大军撤回国内,古国向各方势力发出了邀请,召开结盟大会,约定永不再战,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美好,古皇和那女子亦是以为他们终于可以长相厮守了。

    然而,就在会盟当日,古皇的酒中却被人下了剧毒,一场大战爆发,席卷整个生命界,流血漂橹,生灵涂炭,最终古皇毒发身亡,女子亦自杀,随古皇而去,古皇驾崩,古**队分崩离析,古国灭亡,各方势力亦是元气大伤。

    原本,这件事情到此就要结束了,但是,三百年之后,不知为何,那古皇竟然再一次死而复生,一场席卷整个生命界的大战再次开启,各大教门终于见识到了全盛之时的古皇的恐怖。

    各大教门死伤无数,才算是将古皇斩杀,连尸身都毁去了,但是,他们的噩梦这才开始,之后的岁月里,每隔三百年,古皇便会出现一次,搅起一番腥风血雨,这种情况出现了九次,知道第九次,各方势力再次将古皇困住,要将他炼化封印之时,那古皇直接便是施展禁法,让在场的各教强者全部殒命,他自己也化作了一座高山,自此之后,便再没有出现过。

    之后,便有传闻,说古皇之所以可以复生九次,拥有那么强大的实力,乃是因为他曾经有奇遇,得到了一部奇异的功法,让他拥有了九条命,即便是真灵泯灭,肉身不存,经过数百年的时间也一样可以复生,而且没死一次,实力还会有所增强。

    而且在最后那一战之中,古皇以身化山,在灭杀各方高手的同时,也留下了传承,将自己一身的功力化作传功池,以待将来有缘之人,传承自己的衣钵,血洗生命界,为自己和自己心爱的女子报仇雪恨。

    无数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到此处,想要得到古皇的传承,却是从来都没有人找到过什么,连当年那些在此大战的各方高手的痕迹也没有,久而久之,这件事情也就变成了传说,再也没有人相信这古皇山之中会有古皇传承了。

    而今,这里变成了落星宗和道魔宗之间的战场,经常会有两方的弟子在此交战,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有多少两宗弟子在此陨落殒命。

    这一次,萧子非便是要在此伏击那位地仙初期境界的道魔宗弟子裘众。

    古皇山位于落星宗东南方向三十万里之处,以萧子非的速度,全力赶路的话不过是不到一天时间便可到达,不过此时他的修为在外人眼里不过是虚境初期罢了,自然不能这么快就到达,否则的话,他的一些打算便无法进行了。

    寻常老牌的虚境强者想要赶这么远的路,没有个三五天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萧子非这个刚刚进阶没有多久的新晋修炼者呢。

    三天之后,离到达古皇山估摸着还有大约十万里的距离,萧子非收起飞剑,落在了一个萧山头上,然后看了一下周围,微微一笑,看向后方。

    “怎么?原师兄,跟了我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远离宗门,好下手教训教训我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吗?怎么现在却退缩了呢?”

    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萧子非看着远处的一棵巨树说道。

    茂密的树丛之中,一个身影静默而立,看着不远处的萧子非,面色疑惑,正是原岩,在萧子非停下来的时候,他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准,此时,萧子非竟然直接就看着他藏身的方向,这让他明白,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狂妄的小子,没有想到你的警觉性还挺高,一路上我都极为小心,没有想到,却在这里被你发现了,原本还想着趁你跟裘众对决的时候,偷偷杀掉你,嫁祸给道魔宗的,看来还是得我亲自动手啊。”

    原岩目色冷厉,杀机萦绕,心中冷笑,这里距离落星宗二十余万里,即便这小子再有办法,今天也必死无疑。

    “哎,原岩,你我本无冤仇,你想要的神器此时也已经交给了李尚,难道就不能化干戈为玉帛,一笔勾销吗?”

    萧子非却是没有在意他的杀机,而是微微有些叹息的说道。

    “化干戈为玉帛?小子,你果然还是刚刚出道的雏儿啊,修炼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你得罪了二公子,那便是死罪,不可饶恕,今日我既然来了,又岂会空手而回,所以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得罪了二公子,来世投胎,一定要长一双好眼睛,别再如此狂妄了。”

    虽然对萧子非的平静有些奇怪,心里面也总觉得不对劲,但是原岩依然不觉得一个小小的虚境初期修炼者能给自己造成什么麻烦。

    “既然如此,那也没有必要再多说了,这里风水不错,原师兄埋骨于此倒也合适。”

    萧子非没有表现出原岩所想象中的慌乱,反而是镇定如常,甚至于还似乎极为高兴,好像是一个人下定了什么主意,心里边终于能够松口气的样子一般。

    原岩终于感觉到那种奇怪的感觉不是错觉,这个小子的确有些邪门,他猛然看向四周,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李尚,李师兄,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原岩以为萧子非的凭借就是李尚,但是喊了半天却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原岩面色阴沉,正要再次开口,却听到萧子非说道:“不用那么紧张,李师兄没有过来,更何况,这种事情,李师兄来了,反而不美,而且你放心,不只是李师兄没有来,其他人也一样,这里,只有你和我。”

    原岩认真的看着萧子非的表情好一会,确定萧子非没有说谎,的确没有其他高手隐在暗处,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笑容:“既然如此,小子,你就去死吧!”

    原岩没有耐心了,但是就在他要出手的时候,对面的萧子非却是身上气势猛然一变,狂猛的威能瞬间将周围的天地镇封,那种恐怖的威压让原岩都感到有些恐惧,这种强大的力量,他只在柳晨的身上见识过,而且他感觉得到,这种威能似乎比柳晨的还要强大一些。

    “你?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

    原岩面色有些惊恐的喊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