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六十一章馨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子非只感觉自己的血液越来越沸腾,像是处在无比炙热的岩浆之中,让他的脸色都有些涨红,体内狂暴的银色真元在他的经脉内疯狂的横冲直撞,他原本被所掩盖的修为顿时完全释放出来。

    一股没有仙威,但是却丝毫不逊色仙威,极度的霸道,拥有着碾压一切的疯狂的气息顿时笼罩整个别院,萧子非周围的一切除了那棵梅树之外,其余之物顿时全部化作齑粉。

    此时的萧子非,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云淡风轻,有的,只是一股霸道之极的意志,这意志不服天地,不敬鬼神,唯我独尊,冲天的血气搅动无边风云,让远处的童萱都感觉到有些窒息,胸口像是被一座巨山镇压了一般,面色苍白,眼看着就要倒下,她身后那女子却是罗袖一抚,童萱便再也感觉不到那种压力,反而感觉身体轻飘飘的,甚是舒适,不过,在场之人除了她身后那男子之外,却没有人发现她的这一动作。

    不过,萧子非却是猛然间醒悟,赶忙收起身上的气势,歉意的看了看童萱。

    “萧大哥,你怎么了?”

    童萱面色焦急,还没有到跟前便开口问道。

    “没事,萱儿,这两位是?”

    虽然心中已有猜测,但是萧子非还是问了出来,声音也有些颤抖,方才那一瞬间,那种强烈的血脉共鸣,让他几乎失控,以至于全身气势绽放,那是比和方天之间的感应还要强烈无数倍的亲切。

    他的脸上恢复了那种淡定从容的微笑,但是那颤抖的声音,连童萱这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都听得出来,他很紧张。

    “哦,他们啊,这位是馨姨,这位是原叔叔,我在街上遇到他们的。”

    童萱蹦蹦跳跳的跑到萧子非跟前,拉住他的胳膊,高兴地说道,她虽然单纯,但是却是蕙质兰心,刚才萧子非的反应让她明白,恐怕她带回来的两个人很不简单。

    “哦?”

    萧子非眉头微微一皱,才第一次见面,就将两人带回别院,这说明了什么,童萱可不是一个冒失的人,可她又不像是中了什么**术之类的手段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人的实力太恐怖,无形之中就影响到了童萱的心神,让她对两人感到亲切。

    猛然前踏一步,萧子非双眼精光闪烁,盯着两人,虽然先前的感觉让他很确定,眼前的女子绝对与他有着很深的血缘关系,但是他是一个谨慎的人,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

    “萱儿,你先回家吧,我跟两位有些事情要谈。”

    没有回头,萧子非的声音传入童萱的耳中,让她心中一惊,萧子非说的是回家,而不是回避,很显然,事情有些不妙,她不想离开,不过她也知道,她修为低微,若是真的有危险,只怕也只会成为萧子非的累赘。

    童萱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听了萧子非的话,看了两人一眼,也没有说话,就要向前院跑去。

    “丫头,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子开口了,声音很平和,也很平凡,但是却让人不由自主的就去相信她,想要亲近她,连萧子非在那一瞬间都有些失神,不过一瞬间他就清醒了过来,但是依然被吓出一身冷汗。

    在他看来,这女子并没有使出什么媚功之类的,更没有半点妖媚之气,反而是堂皇大方,高贵典雅,竟是让他心神受到影响,眼前女子的实力,深不可测,当然,他不知道,他会受影响,可不仅仅是实力的问题。

    听了女子的话,童萱似乎是放心了不少,头也不回的跑出后院,不过在萧子非的感知中,这丫头却是没有按他说的做,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就是萧子非?”

    女子开口,依然平淡,但是却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强大的亲和力量,但是萧子非却是感觉到,女子很紧张,非常紧张,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确信,他的感觉不会错,这就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测。

    “你可认识方天?”

    萧子非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看着她的眼睛,反问道。

    “你见过你……方天?”

    女子面色一变,看向萧子非,眼中似乎有怒意闪过,不过随便便又消泯下去,回头对那男子道:“原大哥?”

    那面无表情的男子自进入后院后,除了一开始看了萧子非一眼之外,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此时听到女子的话,就见这男子身上一股凌厉的气息升起,随后又骤然消失,那男子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不见,但是萧子非却感觉到,整个后院竟是都被一股强大无比的剑意笼罩。

    那剑意锋锐无比,萧子非只是稍一感应,就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几乎溃散,元神巨人身上甚至都出现了一丝裂纹,魂灵花也是四片花瓣一起颤抖,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天敌一般。

    “剑客?而且是最为纯粹,修炼远古剑道的剑客。”

    萧子非心中顿时翻起惊涛骇浪,远古剑道,那是绝对不逊于远古武道的一脉,他们那恐怖的攻击力,不仅仅对肉身有着极为强大的杀伤力,对灵魂亦有着不逊于任何灵魂攻击秘法的威慑力。

    更重要的是,如今天地大变,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大战,天地法则已经不再允许出现远古剑道或是远古武道的修炼者了,这也是为什么,纯粹的武者,每一次进阶都要遭受雷劫考验,因为,天地,不允许。

    锋锐的剑意直接将后院封锁,意味着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外传,除非实力远远超出这位绝世剑客,否则无人可以窥探他们。

    “孩子,终于见到你了。”

    女子的眼中有点点荧光闪烁,激动的看着萧子非,声音更是颤抖,丝毫不比先前萧子非的弱分毫。

    “你是?”

    萧子非眼中激动之色难掩,心中早有猜测,但是先前也只是猜测,而且还有所警惕,他知道,大家族之中的勾心斗角,生怕是有人忌惮他的身份,而要出手对付他,而今却是完全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

    “我?你可以叫我……叫我馨姨!”

    女子眼中闪着泪花,再也难以忍住,点点泪滴落下,但却依然将要说的话收了回去。

    “馨姨?”

    萧子非嘴角颤抖,轻声出口,随即猛然下跪,女子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萧子非便是磕了九个响头。

    “馨姨,云儿给您磕头了。”

    既然对方没有与他相认,聪慧如他,在联想到数年前方天所言,他便知道,自己的那个家族看来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所以他才会被送出家族,以保存家族血脉,虽然心中依然对那个家有些怨念,但是却也已经消弭了很多了。

    “孩子,快起来!快起来!”

    将萧子非拉起,萧馨儿紧紧的拉着萧子非的手,而后,罗袖一挥,先前被萧子非无意间释放气势所毁去的东西竟是瞬间恢复原样,这一幕让萧子非眼神一缩,对于眼前人的修为吃惊万分。

    虚空造物,只有天神才能够做得到,而看她那种云淡风轻的样子,她的修为绝对远远超过天神,甚至可能是,神王。

    两人在一旁的一个石桌前坐下,萧馨儿拉着萧子非,眼中满是喜色,也有一丝怜惜,关心和内疚的看着他,这种眼神让萧子非感到很温暖,自从知道他不是孤儿,他还有亲人之后,他就一直渴望能够和亲人相聚,能够感受到这种被亲人关怀的温馨,此时,他终于感觉到了,那双手很细腻,很温暖,这是此时萧子非唯一想到的。

    “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吧?”

    萧子非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萧馨儿手中的颤抖,听着如天籁般的声音,萧子非心中瞬间变得一片宁静,只觉得温暖,舒适。

    “馨姨,放心吧,修炼之路,本来就是充满荆棘,吃这点苦算什么?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堂堂正正的站在您的面前的。”

    萧子非面色坚定,眼中战意显现,但是萧馨儿看到这一幕,却是没有来由的感到心中一颤,心疼的将萧子非揽在怀中,紧紧地搂着。

    “母……馨姨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到的,一定能……”口中呢喃地说着,萧馨儿放开萧子非,又开口道:“孩子,能跟馨姨说说你这些年的事情吗?馨姨想知道你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嗯,我从小是在一个叫做落霞镇的小镇子长大的……”

    萧子非没有拒绝,面对眼前这个人,他拒绝不了,从他有记忆的时候开始讲起,小时候乞讨,小镇镇民们的帮助,那些可爱的叔叔伯伯,爷爷奶奶们,到他遇到大虎,开始修炼,到后来在摩云山脉的一些经历。

    甚至包括了他在玄光殿之中的一些经历,也都全部说了出来,包括他得到了玄光殿和玄光诛魔剑以及等诸多至宝,他对眼前人没有任何保留,完完全全的相信了她。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当他说到天符教众人胁迫他探路,洪家主仆的逼迫以及童家,落星城诸多势力,各大宗门对他的追杀的时候,萧馨儿眼中隐晦的杀意,似要毁灭一切,只是被她强行镇压了下来,以萧子非强大的感知都没有丝毫察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