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二十五章埋骨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际之间,两道高大数千丈的黑影不停的相互轰击,交战厮缠在一起,激起无穷的威能,一座座山峦被它们当成武器轰向对方,一时间天崩地裂,万物凋零,那无穷的邪气更是让人心惊胆战。

    陆扬等人藏在远处,在一件手帕状的神器法宝的掩护下,各个面色苍白的躲着,根本连一丝气息都不敢露出,那两道身影太可怕了,绝对是真神级别以上的强者,若是被发现,即便是萧子非都只怕无法逃离。

    这已经是他们出发后的第三天了,三天来,他们遇到了六波邪物的侵袭,好在那些邪物虽说吸收了不少这片空间的煞气,可是实力并不如何强大,在陆扬等人的围攻下,一一陨落,当然,他们也是损失了几人。

    而今天,说起来还是李儒招惹出来的,陆扬对萧子非如此看重,让他心中不服,可是有陆扬压着,加上童颜那双冷漠的眸子时不时的放在他的身上,他也不敢放肆,所以便是胡乱发泄,结果竟是不小心打开了一个封印,放出了这么两尊强者陨落后形成的强大邪物。

    好在,这两尊邪物似乎生前就是死敌,所以刚一解封,便是立刻大战了起来,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这些蝼蚁般的家伙,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有十余人被两尊邪物瞬间吸干了精气,神魂俱灭而亡。

    一只血色大手突然出现在虚空,此时两大至强邪物已经战到了白热化,相互毫无保留厮杀,已经是遍体鳞伤,身受重创,气息都是弱小了太多,而那血色大手显然是想要渔翁得利。

    吼,吼

    两大邪物正拼的火热,此时竟有人偷袭,即便神智不高,可是却也是愤怒不已,两声巨吼同时爆出,两大邪物竟然瞬间放弃猛攻对方,而是转身,同时出手,两道漆黑色的锁链竟是直接从两大邪物的口中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绕在血色大手之上,无匹的邪力涌出,让那血色大手竟是瞬间被腐蚀了三成之多。

    “孽畜!”

    就在此时,天际之上,一声冷哼传来,那血色大手之上,顿时出现万道霞光,又有无数血色利剑迸射而出,瞬间将锁链斩断,而后万千剑光把两大邪物淹没,一阵嘶吼争斗之后,血色剑光敛去,却见到两枚漆黑色的晶石飘飞在空中,道道邪异的法则之力涌动,不过,下一刻一道血色匹练从那血色大手之上射出,将两块晶石卷走,随着大手一起消失不见。

    “邪君道,血天真魔!”

    许久之后,陆扬等人才撤去手帕神器,陆扬面色凝重的看着虚空之上,口中呐呐自语,眼中更有恐惧之色出现。

    “血天真魔?他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既然邪君道的人会在此地出现,那其他几大道级势力?这一次,他们怎么会出手?”

    旁边,一个半神强者脸色苍白,失声喊道。

    “说得对,这一次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啊,没想到,他们竟然都出手了,这就不奇怪了,逆天强者的陵墓,即便是宫级势力只怕都会有些动心,何况是道级势力?”

    点了点头,陆扬像是想通了什么事情一般,眼中露出了一丝精芒:“你们想让我们当炮灰,让我们替你们探路,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哼!”

    他没有继续说什么,但是眼中的杀机却是表明了,若是这一次真的有大机缘,即便是道级势力,他也要掂量掂量他们的斤两了。

    其他天符教弟子都是脸色苍白,包括胡长义等人,若是半神强者,即便是道级势力,甚至是宫级势力的,他们也未必会害怕,可是血天真魔不同,因为,他是真正的真神强者,而且是魔道道级势力邪君道的真神强者。

    魔道强者向来肆无忌惮,喜怒无常,前一刻或许还跟你交谈甚欢,下一刻可能就会刀兵相向,这位血天真魔名为洛名意,在真神之中算不得什么强者,不过是进阶神阶数十年罢了,也未曾有什么强大的战绩,可是毕竟是真神,要知道炼魔渊想来是少有真神降临的,因为会受到压制,一不小心就会陨落,而且这一次来的,显然不会只有邪君道一家到来,只怕紫河道,万仙道和天妖谷也会有人到来,而且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散修,或是强大势力的人到来,毕竟炼魔渊虽说是十一大教级势力掌控,但是难保不会有其他入口,局势越发混乱了。

    “走,继续前进。”

    陆扬一挥手,低声说道,而后继续前进,萧子非也没有说任何话,但是他脸上的凝重却是让一旁的胡长义几人都是心下不安,没有人注意到,李儒再转身跟上的瞬间,脸上那诡异的笑容。

    又是五天过去,萧子非他们都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已经有两天没有遇到任何邪物了,而且,萧子非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似乎有一种极为霸道的意志萦绕,陆扬等人想来也有所察觉,只是没有萧子非那么直接的感受罢了,那种意志萧子非很清楚,因为他自己也有,那是武者的意志,而且这意志虽然极为强大,但是却没有什么生气,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这一切都说明,这里的确陨落过一尊极为强大的武者。

    而且走到这里,他们也都感觉到了另一件事,他们的神识被压制到了极点,那股意志太强大了,即便是萧子非已经达到了神境的神魂,依然无法让神识散出体外五丈意外的距离,至于其他人,那就更不用说了。

    “你们看,是仙剑门的人。”

    又是行走了一段时间,姚玲义突然开口,顺着他的视线方向,众人便看到,慕天照一行人正在数里之外,艰难的向着那意志传来的源头之地行去,只是他们比天符教这一方却是狼狈多了,似乎经历了不少大战,而且也只剩下了诸多半神强者和慕天照等少数几个比较强大的仙帝强者。

    “不用管他们,继续前进,坚持不下去的,先退回去等我们回来。”

    陆扬眉头微皱,看了姚玲义一眼说道,此时再往前走,他们已经能够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袭来,并不是直接作用在他们的肉身上,而是直接压制灵魂,让他们的神魂每时每刻都几乎是在承受着利刃割裂一般的痛苦。

    而在另一边,慕天照等人显然也发现了他们,不过却也没有理会,而是闷头向着中心之地行去。

    连道级势力都派出了神级强者前来,可见这一次的机缘是何等强大,他们虽然无法跟神级强者匹敌,但是道级势力吃肉,若是他们去的早了,说不准还能有些汤喝,到时候,即便是些残羹剩饭,对他们来说也绝对会让他们得到极大的好处。

    双方都没有说话,相数里之遥,只是一个劲儿的向前行进,不过很快,后方就又有人赶来,正是宿家的人,看到天符教竟然和仙剑门并驾齐驱,不由得极为诧异,天符教在紫河道麾下算是比较强大的一股势力,可是在整个西域,却是排不上号的,如今却没有想到,其他各教都还没有赶上,他们竟然已经和仙剑门走在了一条起跑线上,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压力越来越大,天符教仙帝境界以下的强者此时都已经离开,回到了先前约定的地点等待,不过,在这之间,却有一道身影极为特殊,修为看起来不过是地仙境界,可是那种轻松写意的样子,却让慕天照,陆扬等最强大的一批人都是嘴角抽搐,也让所有人知道,天符教这一次带着这个小子,果然是有些道理的。

    两个时辰过去,连仙帝也承受不了那股压力了,除了慕天照和宿新亭这两个特殊的家伙,只剩下三方的近四十尊半神,个个满头大汗的继续前行着,盯着中心之地,那若隐若现的黑影,目光之中露出极为炙热的神色。

    又是五个时辰,还能够坚持下来的没有几人了,加上后来赶上来的各方强者,也就只有不到二十位了,仙剑门两位,就是慕天照和一开始跟在他身边的两人中的一个,宿家也是两人,也是先前和宿新亭一起的那人,天符教三人,就是萧子非和陆扬,童颜,其他各教也只有一到两人罢了。

    所幸,此时他们都看到了那阴影的样子,那是一座雕像,不是石头的,也不是什么仙金神铁,更不是其他任何的天材地宝,而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泥塑雕像,但是就是这么一尊普普通通的泥塑雕像,面前却有四道身影并肩而立,恐怖的意志交战正达到了白热化的境地。

    此时他们才明白,为何那股压力会越来越大,原来是这四位,把那雕像之中蕴含的霸道无比的意志给激活了。

    轰,轰,轰

    接连几声巨响传来,近二十位强者都是七窍流血,神魂剧震,那四位真神强者也是猛然间后退数百步,全部都是一口鲜血吐出,脸色变得煞白无比。

    “不愧是武疯子,武者意志实在是太霸道了,要想得到他的传承,只怕硬来是不行了,即便是我等,只怕若是引起这意志反噬,神魂也会受到不可逆的伤害,让那些后辈弟子都过来吧,看看谁有这个机缘。”

    四大真神强者,其中一位仙风道骨,白发白眉的老者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此人应当是万仙道的强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