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地狱是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十九章内天地

    “两张图果然都是前辈送出去的,看来前辈在两张图上,也都做了手脚了?”

    萧子非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当然,本座当年乃是暗影宫阴魔一脉之主,门下弟子众多,自然是要好好利用一下的,那地图上有本座的一丝意念,只有我阴魔一脉的弟子才能够解开封印,得到本座的命令。”

    苍老声音说着,却让萧子非心下一惊,终于知道眼前这位是何人了,阴魔一脉上上一任脉主秦天兴,也是如今阴魔一脉之主的师祖,暗影宫宫主秦剑的师叔,一个凶名传遍三千世界的老怪,只是他当年不是寿元将近了吗?只剩下残魂,怎么还能够活这么多年?

    “看来凌潇肃待我来这里,果然是图谋不轨了。”

    萧子非脸上露出苦笑,他早猜到凌潇肃另有打算,甚至想过他会不会利用他们这位师门前辈的布置抢夺萧子非身上的宝物,毕竟萧子非不认为他的一些秘密真的就能够完全不为人所知,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那地图不止有本座的意念,还有本座的诅咒,我阴魔一脉的弟子只要打开封印,就会受到本座的诅咒,若是他们不按照本座的命令行事,那诅咒绝对会让他们生不如死,他们只有一个选择,为本座找一个合适的肉身,让本[座可以脱离这炎魔窟,到时候有了肉身,还有炎魔殿这尊圣器,本座在三千世界之中,也绝对是最强的一批人之一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来这里的弟子竟然如此听话,给本座带来了这么一副好肉身。”

    苍老声音的话,让萧子非心中一寒,这些老怪物果然是个个狠辣,竟然给自己的门人弟子下如此恶毒的陷阱,只怕他们得到地图的时候,还以为是师门前辈的馈赠,欢欢喜喜的解开封印,却得到这么个结果。

    “可是,我并没有……“

    萧子非并没有在凌潇肃身上感应到诅咒的痕迹,但是话说到一半,他却是顿住了。

    他想到了韩雪华,一个修炼到仙帝巅峰境界的强者,再怎么单纯,也不可能对很多修炼界的常识都毫不了解吧,凌潇肃对于她的身份的解释很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只是萧子非先前也没有多想,让他无端以神识查探一个女子的身体,他也不好意思,竟然会忽略了这么一件事。

    “看来你想到了,没错,中诅咒的是那个女娃,那女娃性子可是刚烈着呢,她本来想要自杀,也不愿意受我操控,不过本座是何等人物,岂会让她有那机会,便将她的记忆封印了,那小子倒是痴情,竟然答应完成这个任务,倒是给了本座一个不小的惊喜。”

    秦天兴哈哈一笑说道。

    “原来如此,前辈果然是老谋深算,晚辈自愧不如。”

    萧子非这句话虽然出自真心,但是却也是充满了讽刺,修炼界不把门人弟子的命当回事的强者多不胜数,可是如此算计门人的,却也不多。

    “哼,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为强者服务的,本座比他们强大,他们自然要听从本座的命令,小子,你是自己神魂出窍,那样本座还能够留你一丝残魂,轮回转世,还是想要与本座一战,然后被本座毁灭神魂,魂飞魄散?”

    秦天兴讥讽的说着,而后一道虚影出现在萧子非的面前,神王级别的强大威压降临,让萧子非全身紧绷,顿觉肉身几乎都要被压成肉饼。

    “晚辈还从来没有和神王真正生死之战过,难得有这个机会,前辈,可愿满足萧子非这个愿望。”

    然而,尽管感觉到肉身都要被压扁,萧子非的脸上依然是满脸笑容,看着眼前的虚影说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就让你见识一下圣级神魂境界的强者的实力吧。”

    秦天兴冷冷一笑说道,而后萧子非就感觉到整座大殿猛然间一阵颤动,他就被扔出了大殿,出现在一处荒芜的空间之中,远处青云和凌潇肃三人依然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一座庞大的殿宇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后化作一颗微粒,几乎看不到,直接向着他的眉心撞来。

    “不好!”

    萧子非脸色一变,他没有想到,秦天兴竟然如此谨慎,要带着这尊受损严重的圣器炎魔殿进入他的神魂识海之中。

    炎魔殿受损严重,但是那也是圣器啊,在一尊神王的手里,圣器的威力有多么强大,萧子非根本无法想象,总之,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抗的,即便拥有了内天地,只怕也很难抵挡。

    但是这个时候,萧子非想要阻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秦天兴的速度之快让萧子非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炎魔殿便带着他的残魂闯入了萧子非的眉心,直冲他的神魂识海而来。

    轰

    一瞬间而已,萧子非就感觉到神魂一阵剧颤,内天地之中顿时天摇地动,一座高达千丈的神殿出现在内天地的虚空之上,让十万里内天地几乎崩溃,天空之上到处都是裂缝,大地之上也有无数沟壑出现。

    “哈哈哈,内天地?你竟然已经开辟了内天地,而且还是和神魂识海融合为一的内天地,你还真是大胆啊,竟然敢拿神魂来赌?别人都是将内天地放在胸口心脏处或是丹田,那样的话即便有什么危险,也还有机会补救,但是与神魂融合,前所未有啊,哈哈哈,不过,传闻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无不是能够跨越天地桎梏,达到那个传说中的境界的强者,至今这片天地有过传说的也不过是三五人,哈哈哈,想不到我秦天兴竟然还有如此运气。”

    秦天兴的声音从神殿中传出,紧接着就见到一道虚影出现在神殿大门口,正是秦天兴,此时他的面色极为兴奋,看着下方不过十余万里的内天地,放声大笑着。

    轰隆隆

    下方大地之上,又有一座神殿升起,萧子非的元神盘膝坐在魂灵花上,九朵花瓣摇曳,在大殿门口平静的和秦天兴对视。

    “你竟然还有一尊圣器?那是……魂灵花?你竟然有魂灵花守护元神?你到底是谁?”

    在萧子非出现在的瞬间,秦天兴脸上的笑容便是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极为震撼的目光,盯着萧子非身后的神殿和身下的九朵花瓣摇曳生辉的魂灵花,极为纠结复杂。

    无论是圣器,还是魂灵花,都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一个小小的玄天境界的武者,却有着如此深厚的肉身根基,如此强悍的神魂修为,还有圣器和魂灵花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天地至宝。

    秦天兴有些犹豫了,如此身家,萧子非的身份,绝对不凡,为了一具肉身,得罪这等强者,到底值不值得?

    “晚辈是谁,前辈何必多问,难道晚辈说了,前辈就能够放过晚辈?”

    萧子非摇了摇头,目色坚定的看着秦天兴说道,虽然秦天兴露出了复杂犹豫的神色,但是萧子非知道,如他这等人,个个都是心志坚定如铁之辈,绝对不会轻易改变心意的。

    “也是,管你是谁,从今之后,世间就只有秦天兴,不会再有萧子非此人,若是成功,本座只要隐匿一段时间,这三千世界又有谁能够奈何的了我?若是失败,哪管他身后洪水滔天。”

    秦天兴哈哈一笑,看着萧子非赞赏的说道:“没想到,本座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竟然还没有你一个小娃娃想得通透,那就一战吧,看看我们谁,今日是真正的胜利者。”

    说着,秦天兴便是出手了,虚影右手一招,他身后的炎魔殿骤然消失,化作一片火海,瞬间覆盖方圆十万里,将这个内天地都变成了无边火海,原本萧子非构建的一切都被焚没,无穷的火毒之力疯狂的侵蚀着萧子非的内天地,向着他的元神蔓延而来。

    “前辈请了。”

    面对如此凶猛攻势,萧子非却是面色平静,双手掐诀,一声轻喝。

    就见到虚空之上,无穷的玄阴暌水突然出现,一片炫音之海从萧子非的身后蔓延而出,将他身后的无边火海湮灭,而后迅速蔓延,竟然与秦天兴的火海势均力敌,一两人中间一点为分界线,一边是无穷火海,一边是玄阴之海,极为壮观。

    “好,你的内天地开辟了还不到两年,竟然就能够将法则之力掌控的如此纯熟,难得难得。”

    秦天兴口中赞赏,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强大的神魂力量涌动,一股威势极为恐怖的气息释放而出,瞬间覆盖了十万里方圆,让萧子非感觉到自己对内天地的控制似乎都被影响,难以自如的控制这片天地的法则。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内天地,也是可以被夺取的,你的神魂已经和内天地融合,一旦被夺去,也就意味着你魂飞魄散,哈哈哈……看来你果然是没有什么背景,否则,你的长辈岂会不告诉你这些,岂会没有防备?”

    秦天兴哈哈大笑着,心中无比欢喜,原本的担忧阴霾尽数丢掉,神魂之力爆发而起,疯狂的侵蚀着萧子非的内天地。

    “晚辈的确不知道这些,但是前辈别忘了,现在,这内天地,还是我的。”

    萧子非毫无所惧,面色凝重的大声说道,身后的玄光殿猛然间一阵,一股强大的波动传出,无边火海顿时被湮灭,玄阴之海也随之消失,而后,萧子非便是带着玄光殿直接出现在秦天兴的面前。

    “晚辈的神魂比不上前辈,可是晚辈还有玄光殿。”

    萧子非冷冷一笑,玄光殿上爆发出极为强悍的波动,让秦天兴顿时脸色大变。

    “你这疯子,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这样,这样会毁了我的内天地的,你自己也会魂飞魄散。”

    秦天兴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秦天兴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即便是当年面对金神方和炎魔殿的时候,他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情绪,他从来没有见过萧子非这么疯狂的人,知道事不可为,立刻就是玉石俱焚,绝对不给对手任何可乘之机。

    感受到玄光殿上面那恐怖的波动,秦天兴脸色剧变,疯狂后退,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也在不停的挥动,道道神魂之力化作无数丝线,组成了一张恐怖大网,向着萧子非猛推而来。

    圣器气息完全爆发,那种压力,让秦天兴的残魂化身摇曳不断,看起来随时都要消散一般,那大网也只是暂时停滞了萧子非一瞬间,便是被玄光殿上强大的波动震碎,秦天兴脸色一变,神魂一阵摇动,转身就要离开萧子非的内天地,他为了活下来,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若是夺舍萧子非,有可能让自己陨落的话,他宁愿继续在这里孤独下去。

    “前辈你忘了,这里,是我的内天地。”

    然而,萧子非却是呵呵一笑,继续接近秦天兴,口中大声说道。

    “那又如何,你困不住本座,想要和本座同归于尽,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秦天兴面色不变,身后的炎魔殿气息隐隐爆发,显然,他在全力催动炎魔殿,哪怕是动摇残魂根基,也在所不惜。

    “同归于尽?晚辈何时要与你同归于尽了?”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萧子非竟然一声轻笑说道,让他猛然间警觉,而此时炎魔殿的威能也被他御动到了极点。

    “不好!”

    秦天兴瞬间就知道,他上当了,可是他不明白,萧子非为何要这样做,让自己全力催动炎魔殿,对他有什么好处,所以,虽然知道上当了,可是他却没有停下催动炎魔殿,而是继续让炎魔殿向着虚空之上轰去。

    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炎魔殿还没有撞到空间壁障,就跟一个小得几乎看不到的东西撞在了一起,先前没有注意,此时秦天兴才看到,那是一方印玺,晶莹剔透,散发着一股柔和的翠绿光芒。

    但是就在炎魔殿气息完全爆发,撞上这枚印玺的瞬间,原本温润柔和的翠绿大印竟然光芒大放,一种极为愤怒的情绪从大印之中传出,仿佛一国帝皇,被一个小小的乞丐挑衅,帝皇的威严受损之时,帝王一怒,流血漂橹。

    原本气息强盛,几乎将萧子非整个内天地都镇压了的炎魔殿,在这股气息的镇压下,竟然是偃旗息鼓,再也不敢放出任何气息,紧紧地收敛了自身气息,炎魔殿器灵已经被打散,但是那种本能的恐惧灵性却是难以掩饰的。

    秦天兴心中的震惊已经是无以复加了,先前的玄光殿和魂灵花就已经让他对萧子非极为忌惮了,如今又有这么一件可以镇压圣器的恐怖宝物,秦天兴知道,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但是却已经没有了退路了。

    萧子非的实力还无法发挥玲珑灭仙印的威力,即便全力催动,也休想镇压圣器炎魔殿,但是玲珑灭仙印乃是超越圣器的神物,自有其灵性,其尊严,若是受到挑衅,绝对会爆发,萧子非就是利用这一点,让炎魔殿自己触犯玲珑灭仙印的威严,借助玲珑灭仙印镇压炎魔殿。

    当然,这也是要冒险的,若是玲珑灭仙印根本不理会,那他可就危险了,而且即便镇压了炎魔殿,玲珑灭仙印也未必能够继续使用,毕竟它还未完全觉醒,镇压一座圣器已经是极为勉强了。

    不过萧子非不在乎,即便是有危险,他也要倾力一战,未战而畏,绝非他的风格。

    就在此时,玄光殿也已经被萧子非御动,疯狂的向着他镇压而来,萧子非的实力虽然远远比不上他,可是有圣器在手,他自己的圣器又被萧子非算计,被那件恐怖的法宝镇压,其他的宝物也早就湮灭在岁月之中了,只能够靠着他自己的实力与拥有各种宝物的萧子非一战了。

    “好心机,我秦天兴纵横三千世界数十万年,从从来都是我算计别人,没想到这一次却被你这小子算计了,不过,不管你有什么北京,这里是炎魔窟,没有人可以帮你。”

    面对萧子非的这一击,秦天兴却是毫不在意,大笑着说道。

    “每一尊仙道练气士在进阶神王境界之时,都会感悟秩序,少部分神王,还能够心融天地,创造属于自己的秩序神通,那是最适合他们的神通,这神通别人无法使出,但是在他们自己的手上,却足以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

    秦天兴没有出声,但是萧子非却是感受到了他的意念,只听他继续说道:“我秦天兴,不到万年成就天神位巅峰,不到三万年成就神王位,在进阶神王之后三千年,感悟属于我自己的秩序神通,融入我的杀道,我绝情绝爱的无情道,融入我对阴魔一脉数十万年的心血,我称之为,阴魔乱。”

    秦天兴声音冷厉,在他的残魂化身的周围,一道道虚影出现,阴冷的气息顿时散出,那都是他数十万年来斩杀的一个个大敌,其中有一个极为强悍,让萧子非都感觉到有些心悸,正是那尊落日神宫的神王,这也是他斩杀的唯一一尊神王,一道道阴魂在他的残魂周围徘徊,而后就见到秦天兴的残魂化身猛然间张口一吸,所有的阴魂竟然全部被他吸入腹中。

    “阴,魔,乱,天,地,崩。”

    瞬间,秦天兴的气息便是暴涨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带着一种无上的意境,一个狰狞的兽首在他的面前凝聚,吞噬天地,容纳日月,萧子非顿觉那片天地已经被独立于他的内天地之外,一种远远超越法则之力的气息荡漾而出,从那兽首上散发出来,让萧子非对于内天地的掌控瞬间降到了冰点,紧接着,那兽首向着萧子非疯狂的张开兽口,直接吼出。

    嗡,嗡,嗡

    只是一下,萧子非的元神就几乎溃散,座下的魂灵花摇曳不断,一道道清辉融入元神之中,守护他的元神不至于溃散,萧子非面色亦是变的极为狰狞,肉身之上,无数血箭溅射,七窍流血,但是他竟然半步不退,硬顶着阴魔乱这恐怖的秩序神通,双手掐诀,强悍的真元涌入玄光殿之中,元神之力更是汹涌澎湃,一柄漆黑的长剑出现在他的元神手上,一剑劈下。

    已经修复完全的玄光诛魔剑终于展现出了它的獠牙,有萧子非控制内天地提供源源不断的天地之力,玄光诛魔剑之上,剑意浩荡,一柄擎天长剑幻化而出,其上天地道纹闪烁不停,轰然向着那恐怖的兽首劈下。

    轰隆隆

    萧子非的元神再次受创,即便有魂灵花守护,也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他的肉身更是直接后退不知道多远,砸在一座黑石礁上,顿时血肉横飞。

    而秦天兴,也同样被逼得不断后退,残魂之上道道黑气散出,让他的气息稍微减弱了一些,但是却依然强大无比,而萧子非此时已经几乎没有再战之力了。

    “撼神术,残魂禁法。”

    但是萧子非却是根本不在意伤势一般,后退之中,元神便是在此掐诀,口中狂吼,就见到他的元神之上,一道道黑色的纹路出现,让他的元神再次凝聚,魂灵花的清辉洒下,萧子非的气息直线暴涨。

    “一指魂断……”

    紧接着,他就是向着秦天兴一指点出,内天地中,无尽的本源之力被召唤出来,一道道紫色雾气融入他的这一指之中,就见到一根高达千丈的恐怖手指凭空出现,向着秦天兴镇压而下。

    “二指封神……”

    但是萧子非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口中一声轻吟,再次点出一指。

    鸿蒙紫气沸腾呼啸,内天地之中犹如发生了大毁灭一般,天塌地陷,万物崩灭,几乎要回归混沌,但是秦天兴却是顿时感觉到,他的残魂被一股封印之力瞬间镇压,阴魔乱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停顿。

    “三指魄散……”

    萧子非的第三声轻吟再次响起,再次一指,他的元神直接陷入沉睡之中,被魂灵花包裹,进入玄光殿之中,而那千丈手指却是猛然间落下,直接砸在了秦天兴残魂化身的天灵盖上。

    “啊……”

    秦天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他的残魂之中,一股毁灭之力疯狂涌入,吞噬着他的灵魂本源,更有一股封印之力,正在瓦解他的阴魔乱,让他顿觉痛苦无比,发出一声声惨嚎。

    “阴魔乱,给我爆……”

    秦天兴一声狂吼,无穷的黑色气息散出,在他周围爆发出恐怖的波动,而后,轰的一声,那些黑气全部爆发,直冲那千丈手指

    轰隆隆

    黑气消散,手指崩溃,道道巨响传出,萧子非的内天地顿时陷入了无比混乱的境地,法则也开始崩溃,原本构建的秩序雏形瞬间消弭,萧子非的元神也有了溃散的征兆,如果继续下去,萧子非绝对是必死无疑的。

    “哈哈哈,终究是我赢了,哈哈哈,这幅肉身是我的了,我终于可以脱离这个该死的炎魔窟了。”

    秦天兴的残魂化身只剩下了一颗头颅,疯狂的大笑着,漂浮在空中,看起来极为诡异。

    “唉,师叔,此人关乎我暗影宫存亡大计,师叔就不要为难他了。”

    却在此时,一声叹息传来,让秦天兴蓦然大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