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91章 她吞了一瓶安眠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办公桌上都是文件。

    他随手翻了翻,又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时间差不多了。

    “我开完会直接去会场,你下午也过来。”他扯了扯领带。

    韩雨柔被他扔在座椅上,浑身无力,脸色也很苍白。她扯过衣服盖在身上,没有应他。

    她的衣服和头发都是乱的,眼底也没有任何光泽。

    容锦承临走的时候看了她一眼,“砰”一声关上门。

    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火气,也许是因为她的态度,也许是因为她的推辞,又或者仅仅是因为下午的招标会,乔斯年也会来。

    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在办公室里对她动手动脚过。

    她说她不喜欢。

    他记得有一次她也是这样惹毛了他,他在办公室里将她按在桌子上就上了,她哭着挣扎着。

    那个时候,她还是只爪子没有被磨平的猫。

    她把他抓伤了,他更恼火。

    后来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一不小心被人发现,整个集团的人都说她勾引了总裁,给总裁当了情人。

    她那些天情绪很重,他被她抓伤,心情也不好,一连几天都泡在酒吧里,没有回锦园。

    等他再一次回锦园的时候是佣人打来电话的时候,佣人在电话里说,她吞了安眠药。

    他当时在酒吧,酒立马就醒了。

    闯了几个红灯……他记不得了,他只记得他赶到了医院,踹着抢救室外的墙,疯子一样耍酒疯:“韩雨柔,你要是死了,我就拔了韩运的氧气管!你听清楚,我再说一遍,你要是死了,我就拔了韩运的氧气管,我让你们父女黄泉路上作伴!”

    “韩雨柔,我说到做到,你信不信?你要是不信,你就死给我看啊!”他扯着嗓子大喊,喊得喉咙都嘶哑了。

    但那是医院,是抢救室外,容不得他撒野。

    他很快就被人拖了出去。

    他眼睛通红,整张脸上都是一种骇人的表情,他死死盯着抢救室的门看,直到医院的人把他拖走。

    佣人说,她吞了一瓶安眠药。

    一瓶……整整一瓶。

    她看上去柔柔弱弱,哪里来的勇气吞一瓶安眠药?谁给她的胆子啊?

    他以为他威胁得很到位,她既不敢逃又不敢死。

    可如今,她打了他一巴掌,她吞了安眠药,就躺在抢救室里,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那一晚,酒意全部冲到了他的脑子里,整个世界突然就变成了黑色。

    那一晚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也许是他喝醉后做的一场梦。

    后来她抢救回来了,洗了胃,整个人都瘦的不像样。

    “容总,容总。”会议室,有人喊他,“容总,您对这个方案的构思,还满意吗?”

    他回过神来,他怎么走神了。

    他盯着投影仪看了一眼,漫不经心:“还行。”

    “那好,我就继续讲我们部门接下来的构思。”

    容锦承一会儿看看投影仪屏幕,一会儿翻翻手里头的文件,脑子里情绪有点复杂。

    韩雨柔被他丢在了办公室。

    其实自那次她吞了安眠药后,他跟她保证过,不会在办公室这种地方要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