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26章 新的礼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岫送了她柄俄产新型手枪,较之平时的手枪容弹量更大,穿透力也更强。

    康琴心上手试了试手感,深觉不错。

    叶岫道:“虽说现在政府对枪支管制严格,但这世道毕竟没有真正太平,光天化日之下就出了青港口事件,你还是拿着防身用。”

    “小舅舅是听说了我和人在裴氏医院后门口|交手的事情吧?”

    康琴心语气笃定,见他满脸严肃,笑着道:“那次是意外,我又不是天天在和人打架,随身带枪不太好......”

    “我看你最近事情多得很,得罪的人也不少,听我的话,把它放在包里。”叶岫面色凝重,再说道:“我让陆遇将手头的事交接下,最近跟着你。”

    “不用。”康琴心刚话落,见其不悦,又说道:“陆副官那样的人才,你让他终日跟着我岂不是大材小用?

    何况,我的功夫是小舅舅你教的,对我没信心,难道还不相信你自个儿?”

    她的轻松语态并没有缓和书房内紧张的气氛,叶岫不语,目光紧紧的锁着她。

    康琴心被看得有些心虚,故作不知的低头把玩手枪。

    “吗啡案的主谋还在逃,是不是?”他语气认真。

    康琴心抬头反道:“你该不会以为,严索明会将这事的责任推到我身上,然后来报复我吧?”

    “不是我杞人忧天,这事是必要的。心儿,你最近锋芒太露,我早说过让你不要过多和司家二少往来的。”

    叶岫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康琴心也没必要隐瞒,直白道:“我找司家出面缓解银行困境,不过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是他们整出来的。

    司雀舫要康书弘入狱做替罪羊,我们康家别无选择只能配合,那康家面临困境,找他不也是理所当然吗?”

    “但你没听现在外面都怎么传的吗?”叶岫倏地望过去,目光渐冷。

    康琴心言辞镇定,“清者自清,理会这些做什么?”

    她很是奇怪,“倒是小舅舅你,何时对流言这么在意了?”

    叶岫站起身来回踱步了片刻,似气似恼的道:“那是普通的流言吗?你是姑娘家,自己的清誉不知道珍惜?

    报社胡言乱语的编排你和司雀舫,如此被人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你难道都浑不在意?”

    “谣言止于智者,过阵子就好了。小舅舅你本身也是市里的风云人物,和谁吃个饭出席了什么活动,哪次不被人渲染报道,我也没见你在意过。”

    康琴心见他恼怒的瞪过来,忙改口再道:“我知道错了,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你当我愿意被人传和司雀舫的新闻?

    但有些时候咱们都不得不承认舆论流言的威力,若不是他亲自去广源银行里接我,若不是被人发现我和他在咖啡馆,那些观望我们康家的人也不会这么快表态。”

    “心儿,你变了。若是从前,你是不屑用这种法子的。”

    叶岫怒容转忧,望着她叹息道:“司家不是寻常门阀,他家的便宜不是这么好占的。司家二少那样精明的人物,会甘心被你利用?

    报社们敢发表那样的报道,明显是在司家过了目,那司雀舫肯定另有谋算。”

    他话落掏出支雪茄,自己点燃猛吸了口。

    康琴心很少见他在自己面前吸烟,除非是特别烦恼的时候,思忖了番主动道:“小舅舅,我明白你是担心我。

    但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凡事有利有弊,既选了那个法子,若真有什么负面反应也只能承受。

    这把枪我收下了,出门也会再三小心的,你就别担心我了。”

    “心儿。”见她起身欲走,叶岫伸手拉住她,握着她的手腕欲言又止。

    康琴心转身低眸:“小舅舅有话直说。”

    叶岫将雪茄在水晶烟灰缸里掐灭,站起身时仍没有松开她,四目相对,他认真道:“别去招惹司雀舫,你能借他起到的作用,我这也能帮你。”

    “我自然是知道小舅舅会帮我,但我也想看看不依靠你,我自己能做到什么地步。”她说话间神采飞扬,显然对自己最近的表现很满意,甚至引以自豪。

    叶岫心思复杂,但眉目间更多的是心疼:“你同我生分了,也见外了。”

    “哪有?我就想看看自己本事嘛,如果真到了事情处理不了的地步,我肯定会找你帮忙的。

    对了,你和司雀舫之间没事吧?”她想起司雀舫曾将联系方式留给叶岫,很好奇两人间到底存在什么矛盾。

    叶岫实不相瞒:“有点棘手。”

    “到底是哪方面的事?叶家和司家没什么生意上的往来吧?”

    “是没什么往来,但不代表不会有矛盾。新加坡地广物丰,这几年谁家不想买地买岛的开采建工程?”

    康琴心听明白了,点头道:“我相信这种事小舅舅你能处理好。”

    叶岫坚持:“让郭南和你回庄园。”

    “我真的不用……”康琴心想拒绝的话被对方眼神制止,“那小舅舅要用人怎么办?”

    叶岫见她终于接受,语气也放软了,“我身边有人用,不缺人手。”

    “郭南还满身伤呢,他能做什么?”康琴心出言嘀咕。

    她话声落,书房外就响起了郭南的敲门声,“爷,我有事情禀告。”

    叶岫坐回书桌前,“进来。”

    郭南进门后看了眼康琴心,语气无奈:“表小姐,不带您这样在背后编排我的,您如此说,爷该不重用我了。”

    康琴心也不客气,故意损他:“你看你这一瘸一拐,胳膊上还裹着纱布,你要有本事能混到这个地步吗?我是让小舅舅给你休假呢。”

    郭南的表情憋屈又无语,冲她求饶。

    叶岫声音沉冷,“郭南,说事情。”

    郭南这才紧着上前。

    康琴心遂告辞:“小舅舅,你让陆副官之后直接去府里就成了,我就先走了。”

    叶岫忙追问:“你待会不随我一起走?”

    “小舅舅你刚回来,怎么着也得陪外公用晚饭吧?我进来许久,该离开了。”

    叶岫便没有再留她。

    康琴心出书房,发现母亲和阿姐还在等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妈,我和小舅舅说完事了,咱们走吧。”

    叶妩沉着脸“嗯”了声,率先走向车旁。康画柔冲她使眼色,康琴心满面迷茫,没看明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