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1章 任性发脾气摔东西还爆粗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办公室突然的安静,是什么意思?

    陈纪年不是很明白总裁的表情。

    那是……郁闷?纠结?哭笑不得?还是……被什么刺激了,想打人?

    “纪年。”

    陈纪年忽然回魂,“总裁,您说。”

    “找到白芳玲,我请她喝茶。”程墨安语气微凉,喝茶两个字如此平淡,却被他说出了一股子血腥味。

    陈纪年咕嘟咽下了一口唾沫,“总裁,您亲自吗?不如我去吧,杀鸡焉用牛刀,白芳玲这个女人,想从她嘴巴里套出什么话,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吗?”

    主要是,刚才听总裁那么说话,好像电话里有更棘手的问题,需要他亲自解决,这边的小虾米,就让他来吧。

    程墨安长指撑太阳穴,给自己按摩一会儿,“好。”

    陈纪年遵命,准备走的时候,看到总裁拿车钥匙,疑惑道,“总裁,一会儿还有会议呢?您不开会吗?”

    “会议让副总主持,我去一趟医院。”

    医院的话,不是大少爷吗?如此看来的确有点棘手啊,于是陈纪年很识趣的赶紧撤了。

    vip高层电梯直达b2停车场,程墨安坐上车,给陆亦琛打了个电话。

    响铃持续了接近一分钟,电话才被人接听,“喂?”

    不是小琛的声音,对方冷清淡薄的语气,似曾相识,他在哪儿听过。

    “晏河清?”

    “是我,陆亦琛还没醒,你是他姐夫……程墨安吧?什么事?”

    小琛没醒,晏河清接电话,所以小琛没回家?那么武媚娘的近况,只怕小琛也不知道了。

    “喊他起来。”

    “哦,恐怕不行,他烂醉如泥,十二点前估计都醒不过,有急事我会转达。”

    “不必。”

    程墨安挂掉电话,想打给晚晚,但是昨天晚晚和叶知秋他们喝完酒,两人在酒店睡觉,并没回滨城别墅。

    于是他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别墅的座机。

    “喂?哪位?”

    接电话的人是英姐。

    一丝不祥的预感,在心里越来越情绪,程墨安皱眉,“武小姐呢?”

    “是先生啊!武小姐她走了啊,早上六点钟就走了,带着行李箱,说是出门几天,还跟我说了几句挺奇怪的话,让我照顾好自己,我想跟先生打电话呢,武小姐说您和太太一定还在睡觉,让我晚点再说,我正要给先生打电话说,您的电话就来了。”

    原来如此!

    程墨安确定,五媚娘肯定离开了滨城。

    六点出发,现在九点半,只怕她的航班已经起飞。

    那么留给大哥的,怕是只有失望了。

    程墨安压住眉心,先通知机场,“帮我查五媚娘……”话说到一般,程墨安话锋一转,他自嘲的笑了笑,五媚娘三个字,怎么可能是她的真实姓名,又怎么能用来做身份证据?

    “没事了。”

    程墨安想着,要不要先去给大哥开一针镇定剂,再告诉他真相。

    ……

    酒店套房,陆轻晚被电话吵醒,“老六?”

    “晚晚,五姐她走了,不声不响的消失了啊!我早上收到一个同城快递,她把所有的钱都留给我了,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啊,出国不需要钱的吗?留给我,她喝西北风吗?”

    陆轻晚揉揉胀痛的脑袋,两眼终于聚光,“这么快?她身上的伤还没痊愈,这不是作死吗?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

    “晚晚,五姐个性很强,她决定的事火车都拉不住,五姐太爱程军长,所以要牺牲自己,她不想耽误军长的前途,可能还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吧,总之晚晚,五姐真的很不容易。”

    “我都懂,老六你别哭啊,哭有什么用?洗洗脸化个妆,还是不是个漂亮少妇了?”

    六儿噗嗤笑,“晚晚,我真讨厌你。”

    陆轻晚爬起来,洗脸清醒大脑,喝完了一大杯水,撑着盥洗台的玻璃,她看着镜子里脸浮肿的自己,靠……

    和事佬果然不能乱当。

    叶知秋的酒量完美继承了她爸,两人坐在一起喝酒,一杯一杯,不带醉的。

    可怜她,三杯倒的体质,更是连水兑酒,连啤带白,陪喝全程。

    但后来他们父女俩说了什么,她就鬼影子也不知道了。

    “球儿,我先滚,五媚娘不打招呼玩儿失踪,我大哥的媳妇儿跑了,哎,不知道大哥会不会弄死我。”

    叶知秋醒来,头脑还算清醒,“五媚娘就算不走,跟你大哥也没有结果。”

    “大哥好不容易有个初恋……不说了,我去看看。”

    “你怎么看?”

    “小琛,他跟红门有关系,能问出多少算多少。”

    叶知秋抱头又眯了一会儿,半睡半醒中,她的电话也响了。

    卢卡斯打来的。

    这个家伙居然还知道联系她,昨天干什么去了?

    “媳妇儿,你来剧组了吗?”

    叶知秋闷闷爆粗口,“老娘刚醒,咋了?”

    卢卡斯提着小心,掂量要不要说,“媳妇儿,你淡定,别激动,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那个……费子路跟人打架,被带去警局了,我是他经纪人,但不是家属,这事儿我得问问陆总,但是她刚才挂断了我的电话,我估摸着她情绪不太好。”

    废话,她现在当然没心情管费子路。

    叶知秋撸了一把长发,“跟谁打的?为什么打架?”

    卢卡斯有种杀人的冲动,“绍雨晗的保镖,就是那个任道远派来的人。”

    “行,哪个警局,我去一趟,尽量别惊动他父母,老人家在美国,折腾不起。”

    “我陪你。”

    叶知秋衣服都没换,洗漱后便出门。

    医院,顶层病房。

    “啪!”

    水杯重重砸下,溅出一片水。

    程思安黑着脸,两眼喷出嗜血的蓝光,看上去像个野兽。

    副官和几个军装制服的男人,安静的侍立,不敢吱声,怕再惹怒首长,回头掀开医院的房顶。

    程墨安来说,远远就嗅到了火药味,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散落的鲜花,都在提醒他刚才这里的战况多激烈。

    不,是大哥一个人的战争。

    “程先生……”

    副官抓到救命稻草,上去敬了个军礼,往程墨安身后躲。

    程墨安点头,“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先出去歇歇。”

    “好的程先生,辛苦您!”

    几个人逃命似的赶紧撤离。

    程墨安弯腰,捡起败落的花束,丢进垃圾桶,“这么大的脾气,不怕再进一次icu?大哥是觉得自己命够硬,还能禁得住一次手术?”

    程思安没好气的怒斥,“少讽刺我!你说帮我查武媚的身份,查到什么了?”

    这是情绪转移呢?没想到恋爱中的大哥,居然有如此幼稚的一面。

    程墨安没事人一样,“没查到。”

    “墨安!你小子逗我呢?”程思安抄起水杯要砸过去。

    但程墨安的反应速度,他肯定砸不中。

    “五媚娘属于红门,想查她的来历,必须跟红门联系,大哥如果想让武媚安心跟你在一起,前提是保证能给她幸福,给她个未来,现在什么都不好说,不如先冷静。”

    “艹!”

    程思安忍无可忍。

    “我不是大哥的兵,大哥控制点情绪。”程墨安挑眉,一点也不准备助长大哥的负面情绪,不得不说,任性发脾气摔东西还爆粗口,这样的大哥实在太……有人情味儿。

    “你给我等着,我痊愈后,打趴你!你真以为上次拳击比赛我不如你,那是我给你面子,让你在晚晚那里树立高大的形象,否则凭你???”

    程墨安也没辩驳,“等你养好伤再找我单挑,这之前,好好吃药,睡觉,剩下的我来做。”

    “武媚是我的女人,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找到她,带回来!”

    “看我心情,”程墨安细心的帮他拉好被子,按了按,“也看你的恢复速度。”

    “你……”

    程思安简直要气死了!

    “你什么时候痊愈出院,我什么时候给你一个活生生的老婆,要么,你继续发脾气,拒绝治疗,躺着,做个废人,大哥自己想。”

    程夫人拎着保温桶,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在惊叹墨安狡猾的同时,也诧异武媚的消失。

    怎么了这是?好好的怎么走了?

    “墨安,武媚那孩子呢?”

    地上的惨状,吓到了程夫人,她吓得抱住程思安,难道又有劫匪??

    程墨安讥讽的看着大哥,“大哥对人家用了不恰当的追求方式,把人气跑了。”

    程妈妈自动脑补了某些事情,拳头当当当敲他脑门,“你个混小子,人家女孩不愿意,你怎么能用强的?你都这样了,还……你个混小子!鸡汤不给你喝了!”

    “活该媚儿走,要是我,这辈子都不搭理你!你要是把媚儿弄丢找不到,也别叫我妈了,你看看墨安,从来不欺负晚晚,你好歹学着点!”

    程思安:“……”有苦说不出。

    程墨安勾勾嘴角,在大哥怨念无奈的挞伐眼神中,离开了病房。

    ——————

    圆儿:女人都是用来疼的,男人都是用来坑的。

    小番外

    程大哥痊愈后,找墨安单挑。

    墨安:打架不文明,换个方式好了。

    程大哥:开车?

    程boss:洒水车画数字?

    程大哥:艹!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