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49章 落尽九天龙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尘如同高高在上的帝君,而轩辕吴琼三人,则是彻底的傻眼了,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落凤峡之中,他们竟然会失去所有的力量,成为一介凡人,这才是最可怕的,甚至比杀了他们更加的可怕。

    从神坛跌落,进入万丈深渊,再无出头之日,临死之前,他们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大起大落,连江尘都觉得,这三个家伙是真的可怜。哪怕是自己,估计也是难以承受那种极限的落差,实力经天纬地,大梦成空一刹那,成为一介凡夫俗子,千万年的修行,化为乌有,也就是说,你这一世,都是彻彻底底的白活了。

    怕是只要是个人,心理上就得崩溃吧?江尘终于知道,这落凤峡的得名了,落凤落凤,落入这峡谷之中,哪怕你是九天之上的凤凰,也要成为落汤鸡。

    人生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莫过于此,三人的精神,仿佛都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抽空,无须江尘动手,怕是他们就要跟死亡交融了。

    “我终于明白了,落凤峡,落凤峡,落尽九天龙凤,呵呵呵。”

    轩辕吴琼喃喃着说道,嘴角的笑容,不知道是苦涩还是伤悲,只不过那种迷离的眼神,已经是放弃了这人世间的所有荣华权势,谁能体味其中的千般滋味呢?

    丹映青与厉哲言,尽皆如此,他们都已经成为了凡人,都已经是失去了这一生中拼死追求的实力与荣耀,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呢?

    一霎那间,江尘也明悟了很多的东西,落凤峡,并不只是一处险地,更是一处造化之地,又有几人能够从这种极限的落差之中重拾自我呢?难难难,难于上青天啊。江尘总算是看到了三人的迷惘与绝望,若非自己万物母气之体,怕是也难逃劫难。

    这一刻,江尘的眼神陡然间一凝,一股阴风袭来,吹动地上的枯枝落叶,白骨成堆,嘎吱嘎吱的响声,无比的刺耳,这风并不强,但却有如一道黑色的利刃。

    说实话,江尘并不能感觉它有多强,可是当那股阴风刮在三人身上的那一刻,却是摧枯拉朽一般,瞬间成为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场景,江尘也是微微一愣,旋即释然,他们三个已经是普通人了,怎能抵得住这阴风呢?没有一丝的神元之力,也就是说他们的实力连虚神境都没有,抗衡这阴风,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江尘可以无视,因为他的实力还在,可轩辕吴琼三人,已经成为了一滩肉泥,完全消殒在落叶丛堆之中。

    昔日风采,盖世无双,风华绝代,功深造化,万人敬仰,半步神尊之境,即便是在独龙郡之上,也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可是最终却惨死在这落凤峡,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大的悲哀,可却也是一种归宿,对于他们三个将死之人,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他们体验到了人间百味,也不再是尊者,更不再与世俗争论不休。

    三个半步尊者,就这样成为了历史,永恒的历史,江尘深深的感受到那种压迫与恐惧,内心深处的压抑,不言而喻。尽管,他如今实力尚在,对于周围这些阴风,并不放在心上。

    这落凤峡的诡异,让江尘极为震撼,竟然能够吞噬人的实力,使人从实力强横的高手,直接跌落凡尘,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的,而且在这看似平静的落凤峡之中,当你的实力被削弱的如同凡人一般,你也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了,那时候连神人境都能从容应对的自然危机,却变成了他们致命的打击。

    所以说,落凤峡之下,尽皆是凡人,也就造成了这一幕,没有人能够改变,因为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江尘手中的天龙剑,颤抖的,也是越发的厉害,似乎在受着某一种神奇之力的吸引,才会如此。

    不过江尘在明白了这落凤峡之中的诡异之后,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他的实力并未被削弱,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的自保能力还在。

    “这天龙剑魂定然是有所感应,才会如此,否则的话,我也不至于拼了命来到这里,现在是时候看看这个落凤峡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了。”

    江尘低声说道,小心谨慎,那三个家伙已经成为了尘埃,他可不想在这里安度余生,至少先摸清楚周围的环境再说。

    江尘在这落凤峡之下,足足走了十日,都是没能找到任何不同寻常的东西,处处都是阴风,但是神人境之上的人完全足以抵御,更别说江尘如今半步神王境的实力了,只不过这普普通通的落凤峡,却处处隐藏着白骨,千万年不朽,那些白骨扑遍峡谷之中,江尘可以说一路走来,几乎都未从白骨上走下。

    这十日时间,他走了大概三万里,都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但是最能印证这落凤峡非比寻常的就是那遍地骸骨了,人骨,兽骨,甚至有些根本辨认不出的巨大骨架,如同艺术品一般,高高的耸立着,独立百米方圆。

    三万里骸骨铺满,前方依旧一望无际,江尘已经不敢想象,在这落凤峡之下,究竟死了多少的人。

    即便是他气定神闲,一身正气,也是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而且是没有任何的生机,江尘对于生机的感知极为强烈,因为万物母气的缘故,所以他更是相当的敏感,但三万里他没有感受到一点的生命气息。

    “真特娘的邪性。”

    江尘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只不过江尘能够肯定的是,那股若有若无的压迫,始终存在着,说不清道不明,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会令他有如此的感觉。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原本平静的令人无比压抑的峡谷之底,终于是有了一丝不一样的异动。

    “嗯?”

    江尘眉毛一挑,也没万万没想到这峡谷之底,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循声而去,百里之外,江尘终于是见到了一处不一样的谷洞,那似乎是一条峡谷的分叉,周围处处都是枯枝烂叶,江尘也不明白,为什么无数岁月的浮沉,那些枯枝烂叶,都没有化作尘埃呢?

    一条延伸向天堑一方的谷洞,出现在江尘的眼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