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八章 武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山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江尘手中的丹药之上,只见那丹药充满纯阳气息,上面有一道道符文,看起來非常神异,

    随意从丹药中溢出的能量气息,让人吸一口便会觉得心旷神怡,说不出的舒坦,

    大黄狗一双精芒四射的狗眼死死盯着江尘手中的丹药,口中哈叉子直流,

    “仙人你个板板,这丹药真不错,要是能给老子当下酒菜就好了,”

    大黄狗沒心沒肺的说道,他话音未落,江尘的大脚便踹到了狗脸之上,留下一个标准的七号鞋印,

    “死狗,连六阳玄丹的主意都敢打,找灭,”

    江尘瞪了大黄狗一眼,大黄狗自知理亏,第一次沒有进行反驳,

    “四十八种灵药,加上赤阳兽的妖灵和六阳圣水,炼制出一颗六阳玄丹,有了这个六阳玄丹,小雨便可维持生命特征,”

    江尘开口说道,六阳圣水的他提前就准备好了,他修炼六阳玄功,可吸收天地间的纯阳之气,转化为六阳圣水,这也是炼制六阳玄丹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兄弟啊……”

    果山突然哭了起來,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那叫一个伤心啊,

    果山这一哭,直接把江尘给弄懵了,自己得到赤阳兽妖灵,炼制出六阳玄丹,按说果山应该高兴才对,就算不高兴也不至于哭吧,

    “果老哥,你这是咋了,谁欺负你了,是不是大黄,我帮你出气,”

    江尘很是认真的说道,这话一出,果山哭的更厉害了,

    “仙人你个板板,明明是你小子自己气的,和老子有什么关系,这老儿是被你打击坏了,”

    大黄狗连忙开口撇清关系,

    闻言,江尘恍然,这才明白果山为何大哭,弄了半天是被自己给打击的,自己利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炼制出了上等的六阳玄丹,果山身为齐州赫赫有名的炼丹师,这对他本身來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我说兄弟啊,实在太打击人了,”

    果山是又高兴又郁闷,高兴的是江尘炼制出六阳玄丹,烟晨雨有救了,郁闷的是江尘对自己的打击太大,他本以为江尘就算再变态,至少也得三四天才能把六阳玄丹练出來,沒想到才一天半就给搞定了,而且,看六阳玄丹的成色,分明就是上好的十成丹啊,这样的炼丹手段,用惊世骇俗來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啊,

    “老哥,你现在有了大衍炼魂术,在炼丹上的造诣,肯定会越來越厉害的,行了别哭了,我要去救小雨了,”

    江尘拍了拍果山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向着烟晨雨所在的地方走去,

    果山叹了一口气,连忙跟上江尘的脚步,江尘的存在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奇迹,相信从现在开始,从江尘身上发生再逆天再不同寻常的事情,果山都不会表现的太过吃惊了,

    烟晨雨依旧躺在别院的房间内,安静的躺在那里,俨然是一个睡美人,

    江尘蹲下身子,用手抚摸了一下烟晨雨有点冰凉的脸蛋,柔声道:“小雨,江尘哥哥沒有保护好你,是江尘哥哥不好,等你以后好起來,我保证不会再让你受任何委屈,谁欺负你,我就杀了他,”

    江尘的话很轻柔,但听在果山的耳中却非常有杀伤力,这个男人的任何话,都不能当成儿戏,

    江尘把六阳玄丹给烟晨雨服下,顿时,丹药入体之后,一股滂湃的力量顿时从烟晨雨体内溢出,一会的功夫,在烟晨雨的体表之外,形成一张金色的光罩,烟晨雨在光罩内依旧安静的睡着,好像一个金色的大茧,等待着破茧重生,

    “六阳玄丹的药力可以保证小雨的生机,而且,药力还会一点点被小雨给吸收,即便是熟睡中,小雨的修为也会不断精进,等日后寻找到九阳圣水给小雨服用,小雨就会立刻苏醒,修为也会突飞猛进,”

    江尘说道,

    对于江尘的话,果山点了点头,沒有半点怀疑,蕴含了神丹境中期巅峰的赤阳兽妖灵的六阳玄丹,价值实在太大了,若是再加上九阳圣水,莫说烟晨雨还是天生九阴玄脉的神体体质,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修为也能够突飞猛进,成为天才,

    “果老哥,这两天我有可能就去炼狱了,小雨和阿衍,还要你好好照看,”

    江尘开口说道,烟晨雨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他接下來的目标,就是炼狱,他要去炼狱寻找地魔兽,寒衍是自己重生以來第一个兄弟,也是唯一的兄弟,他必须要救,

    “兄弟,真的要去炼狱吗,”

    提起炼狱,果山忍不住又蹙起眉头,那个地方,能不去还是不要去的好,实在太危险了,

    “我对炼狱早就有兴趣,正好这次为了阿衍走一趟,关一云都敢去炼狱,我江尘更沒什么可怕的,”

    江尘脸色一正,他喜欢冒险和挑战,那样才有意思,而且,他修炼化龙诀,必须经历一定的历练才能够得到足够的好处,化龙诀越到最后晋级越是困难,所以,江尘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去炼狱走一遭,

    “大黄,这次前往炼狱,注定危险重重,你可以选择不跟我一起,我绝对不会勉强,”

    江尘看向大黄狗,

    “卧槽,这么危险的事情怎么能够少得了狗爷我,告诉你,你小子想要甩我都甩不掉,这炼狱,老子去定了,”

    大黄狗昂着高傲的狗头,无比嚣张的说道,

    “哈哈,好,”

    江尘哈哈大笑,心里涌出一丝感动,他和大黄狗虽然是不打不相识,但这一路走來,彼此之间早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无论自己去做多么危险的事情,大黄狗都心甘情愿跟随,从灭杀血月公子到隐雾山赤阳兽,大黄狗都帮了极大的忙,

    而且,有这条狗跟着自己,对自己的帮助也的确是巨大,

    解决了烟晨雨的事情,江尘心里也算是落下了一块石头,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当晚,在果山的药圃之外,江尘和果山还有大黄狗围着石桌畅饮,喝的自然是果山自酿的好酒,

    刷,

    突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出现在石桌旁,來者一点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酒壶就是一饮而尽,

    “门主,你这也太无礼了吧,喝人家的酒也不问人家同意不同意,”

    果山调侃的说道,來者不是别人,正是玄一门的门主玄一真人,

    “怎么,老子喝你一口酒,你还不满意了,”

    玄一真人难得的豪爽起來,

    “门主到來,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江尘对着玄一真人抱了抱拳,

    “的确是有事,本尊是來告诉你一件事,让你有强烈的危机感,”

    玄一真人看向江尘,开口说道,

    “危机感,应该是來自于南北朝吧,”

    江尘何等聪明,能够被玄一真人放在心上,而且和自己有关的,一定是和南北朝有关,

    “沒错,我刚刚得到消息,南北朝已经晋升神丹境,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他被武府看重,以后就是武府的弟子,”

    玄一真人道,提起武府两个字,他神色间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敬重,

    “什么,南北朝被武府看重了,”

    果山直接惊呼了一声,似乎听到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样,

    江尘一脸茫然:“武府是什么势力,”

    “江尘,看來你对东大陆的局势一点也知晓,你大概也沒有听说过圣武王朝吧,”

    玄一真人道,

    江尘摇了摇头,他的确沒有听过圣武王朝,他从炎城穿过起源山脉走出來之后,齐州是第一站,东大陆一共二十八个大州,各大势力错综复杂,他的确不了解,

    “兄弟,圣武王朝乃是东大陆的巨无霸,可以说是统治整个东大陆的存在,而武府,正是圣武王朝建立起來的,专门培养东大陆各个大州之间的天才,”

    果山开口说道,

    “原來如此,以南北朝的天资,被武府看重也很正常,对了,圣武王朝既然统治整个东大陆,齐州自然也在其统治范围内,为何很少有人提起这个圣武王朝,”

    江尘不解的问道,

    “说來惭愧,齐州乃是东大陆最弱的大州了,圣武王朝根本不将其放在眼中,说不好听点,齐州的大门派,连被圣武王朝统治的资格都沒有,四大门派也出现过不少天资横溢的天才,也有在三十岁之前就达到神丹境的,也就是核心弟子,可惜却从未有人被武府看重,只能前往其他实力强横大州中去历练,武府看重南北朝,这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也是圣武王朝第一次到主动到齐州要人,能够被武府看上还主动发出邀请的,足以说明南北朝的天资,如今,南北朝已经晋升为神丹境,对你的压力,明显是极大的,”

    玄一真人开口说道,言语间充满了担忧,齐州第一个进武府的人,南北朝的存在威胁的不单单是江尘一人,直接威胁着齐州另外三大门派,相信用不了几年,齐州的格局就会被完全打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