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八章 玄冰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深潭下面的水流很急,江尘向着那些光芒移动,发现越是靠近光芒中心的地方,水流就更加急切,江尘惊异不已,暗自猜测那这深潭不被冻住的原因可能和那光芒中心的发光源泉有关,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连冰妖都不敢靠近,”

    江尘身如游龙,几个扭曲之下便到了水流的中心处,赫然发现前方悬浮着一张巴掌大小的灵符,那灵符,犹如水晶一样,冰寒刺骨,光芒正是从这灵符中溢出的,

    灵符看起來好像一块寒冷的冰块,通体透亮,让江尘疑惑的是,这灵符如此冰冷,比外面的冰川还要冰冷,但这里的潭水却沒有被冻住,如此异象,纵然是以江尘的阅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來,

    “冰妖之王畏惧的应该就是这灵符,我來看看这灵符究竟有何奇异之处,”

    江尘说着,大手向前一抓,灵符顿时被拿在手中,

    嗤嗤~

    而就在江尘的手掌刚刚触碰到灵符的瞬间,一阵嗤嗤声响传出,江尘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连忙将手中的灵符给丢掉,自己的整条手臂就已经布满了白霜,彻底被冻住了,

    “好寒冷,比小雨的九阴之体还要恐怖,”

    江尘忍不住惊呼,当即运转真龙之火,才将手臂上的白霜给祛除,恢复了之前的状态,这种情况也就是江尘,如果换成一般的修士,直接就要被灵符冻成冰块了,

    真龙之火乃是天地神火,至刚至阳,威力强大,从江尘修炼化龙诀以來,肉身不断强横,气血更是旺盛到了极点,所以才可以抵抗灵符内的冰寒之气,

    灵符巨寒无比,但江尘却不能放弃,因为他知道,眼前这道灵符,将会成为他对付冰妖之王的唯一办法,江尘可不想被囚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想要将灵符拿到手,江尘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真龙之火了,唯有真龙之火的高温,才能够克制从灵符内传出來的冰寒之气,

    江尘再次探出手掌,真龙之火将他的整个手掌都给覆盖住,犹如一道道灵蛇一样在不断的跳动,

    江尘沒有半点犹豫,他出手的速度极快,刷的一下便将灵符再次拿在手中,

    嗤嗤……

    灵符跳动的更加剧烈了,即便有着真龙之火帮助,江尘依旧能够感受到从灵符内传出的彻骨寒意,不过也正是因为真龙之火的帮助,江尘才彻底将灵符拿在了手中,尽管灵符还在跳动,但也逃不出江尘的手心,

    将灵符拿在眼前,江尘仔细看去,就看到灵符的一面刻满了符纹,一道道神异奥妙的纹络,连江尘都不认识,

    “这应该是上古时期留下來的吧,这复杂的纹络连我都不曾见过,”

    江尘暗道,这冰岛乃是自己剑斩苍穹之后才出现的,其中必然会存在一些奇异的东西,超出了圣元大陆这个世界的范畴,

    江尘将灵符翻了过來,看向背面,上面扭扭曲曲的刻着三个字【玄冰符】,

    “原來这灵符叫做玄冰符,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外面的冰妖之王,出去试试看,”

    江尘说着,就要纵身向上,就在这时,他的灵魂之力扫到了潭底的一件东西,而且清晰的感应到了这东西的模样,这让江尘的脸色瞬间一变,

    随后,江尘沒有半点犹豫,当即向着深潭的最底部快速掠去,眨眼之间便深入到了潭底深处,果然见潭底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铜牌,

    江尘手掌一抓,将铜牌拿在手中,感到有千斤之重,再看铜牌的模样,和自己之前得到的两块铜牌一模一样,

    “又一块铜牌,冰岛内已经出现两块了,这铜牌究竟有何用,”

    江尘唏嘘不已,当初在极乐岛的时候,他从那老头手中购买铜牌,只是觉得这铜牌分量很足不简单,但如今在冰岛内连续得到两块一模一样的铜牌,让江尘觉得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蹊跷,铜牌牵扯的秘密,恐怕不会小,

    “看來这铜牌要好好保存起來,说不定会有大用,”

    江尘小心翼翼的将铜牌给装进乾坤戒内,然后带着玄冰符从水潭之下刷的一下冲出,

    轰,

    江尘冲出來的气势很强大,掀起了一片浪花,他犹如一头狂猛的蛟龙,从水中窜出,当江尘飞出深潭之上十几丈的时候,赫然发现下方的水潭快速的结冰了,被彻底冻住了,

    “果然和这玄冰符有关,”

    江尘抬头看向冰妖之王,发现此刻的冰妖之王那完全沒有五官的脸正对着自己手中的玄冰符,毫无疑问,如果冰妖之王有眼睛的话,他的双眼一定惊骇的盯着玄冰符,江尘从冰妖之王那不断颤抖的身躯中可以感受到冰妖之王此刻的心境,

    江尘分明从冰妖之王的情绪中感受到冰妖之王对玄冰符有着一丝畏惧,但更有浓浓的依赖,

    吼~

    冰妖之王再次嘶吼一声,但这次的声音比之前要低很多,而且,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暴虐,它就站在原地,不敢向前走出一步,身上也沒有了之前对江尘的杀气,

    “哈哈,看來你果然害怕这东西,再见了,”

    江尘哈哈大笑,他拿着玄冰符,转身向着远处飞去,

    见状,冰妖之王直接魂不附体,当即不敢有丝毫迟疑,快速的向着江尘追去,

    “嗯,你还敢追來,”

    江尘停下身子,怒视冰妖之王,冰妖之王也停了下來,对着江尘不断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而且手舞足蹈,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含义,

    “你想表达什么,”

    江尘蹙眉问道,他听不懂冰妖之王的语言,但冰妖之王却能够听得懂他说话,

    冰妖之王继续手舞足蹈,支支吾吾,在连续支吾了几分钟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沒有办法和眼前这个人类交流,

    随后,冰妖之王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它的身上探出一道道波动,那是传信波动,类似神念之类的东西,可以和人类的神念进行沟通,

    “求你将玄冰符留下,我放你离去,”

    冰妖之王完美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最主要的是这种表达方式江尘完全明白,

    “不可能,我若丢下玄冰符,你还是会杀我,当我三岁小孩吗,”

    江尘当即拒绝,开玩笑,冰妖之王可是战灵境后期的高手,而且是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如果自己丢掉玄冰符,那就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冰妖之王的手中,他可沒有忘记冰妖之王的恐怖,

    不管冰妖之王的保证是不是真实,江尘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以冰神起誓,你若丢下玄冰符,我必定不会为难你,”

    冰妖之王继续表达自己的意思,

    江尘见冰妖之王如此郑重,才感觉到这玄冰符果然很不简单,当即好奇问道:“告诉我这玄冰符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你不说实话,我是不会丢掉玄冰符的,甚至,我会直接将其毁灭掉,”

    “不要,”

    听到江尘要毁掉玄冰符,冰妖之王的语气当即惊呼了起來:“我也不知道这玄冰符究竟是什么,但是它支撑了这个冰川空间,而且,我就是因为它诞生出來的生灵,如果沒有了玄冰符的存在,我的修为将止步不前,而且,如果我离开玄冰符距离太远的话,还会失去隐匿妖灵的能力,”

    闻言,江尘心里更加吃惊了,看向手中这玄冰符的目光变的更加不寻常,

    “这究竟是什么神异的存在,竟然可以支撑起一片冰川空间,还能够诞生出冰妖这样的生物,”

    江尘太震撼了,他相信冰妖之王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不是玄冰符对它的作用太大,冰妖之王沒有必要如此低三下四,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将玄冰符带在身边,”

    江尘疑惑问道,

    “不能,我们都是冰神的子民,玄冰符是冰神的象征,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我们不能亵渎,你也不能将玄冰符据为己有,那也是对冰神的亵渎,”

    冰妖之王说道,在他看來,江尘拿到玄冰符,就是对冰神的一种亵渎,

    江尘恍然,原來这玄冰符对于冰妖來说,那就是图腾一类的象征,是冰神的象征,

    江尘微眯着双眼,他思考了一会,眼睛陡然一亮,他重新看向对面的冰妖之王,微笑道:“冰妖之王,你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外面的世界,”

    冰妖之王一愣,他虽然是战灵境后期的生灵,但已经彻底有了灵智,它从诞生到现在都生存在这一片冰川世界中,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它还真不知道,

    “外面的世界花花绿绿,比这里要好看多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走出这里,前往外面的世界,”

    江尘继续说道,如果能够将这头冰妖之王给收服跟在身边,那无疑是得到了一件神兵利器啊,

    “不行,我离开了玄冰符,修为就会停止不前,”

    冰妖之王摇头,但从它的语气可以感受到,那外面的世界,它也是想要出去看看的,但由于环境的不同,使得它无法离开这片空间,

    【科二挂了,哭晕在厕所里,看在我如此心伤还更新如此给力的份上,是不是应该來点盖章和月票,给点激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