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1章 柳暗花明降巨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罗明公对我,那是一声叹息,他也觉得,我这次,算是一败涂地了。

    再无回天之力。

    我也是头一次面临如此大的失策,我也不是神,我不可能总是在赢,可我万万没想

    到,从阴行出道以来,第一次输,可能要把家人、朋友甚至我自己,全部陪上。

    很快,罗明公给吴铁城,端来了热茶。

    吴铁城接过热茶,喝了一口后,朝着罗明公脸上,喷了过去:我呸!泡得什么茶,

    狗尿似的难喝。

    罗明公一旁唯唯诺诺,不敢答话。

    这吴铁城啊,胜券在握之后,整个人骨子里的疯狂、乖张,都彻底爆发了,他冲

    我,努努嘴,说道:哎!李兴祖,想清楚了没有?愿意当我师爷吗?我可跟你说,

    这次,我得跟你签血契,签了血契,你再反悔,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我捏紧了拳头,还在权衡利弊。

    “李兴祖,不用再想了,你那么多朋友、你母亲、你儿子的命,难道你不应该为什

    么做点什么?”吴铁城呵呵笑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我掏出了手机,发现是邱继兵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息:小祖哥,绝境逢生,你可以做

    掉吴铁城了?

    绝境逢生了?

    满坑满谷的尸体,还有那走尸派的阴人,围着我母亲、老邱他们,他们竟然赢了?

    我非常不相信啊。

    因为我太了解我兄弟们的实力了,他们的确个顶个的都是高手,可是,落入了吴铁

    城、走尸派的圈套后,根本赢不了,对方就凭借尸海战术,都能把我那些兄弟的体

    力熬光。

    我正胡思乱想呢,结果,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再看手机,邱继兵给我发了一张图片。

    图片里,刚才那漫山遍野的尸体,全部被洞穿眉心,躺在了地上,画心道人、神

    丑、春叔还有母亲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污渍,同时也面带笑意!

    这次我不用怀疑了,我兄弟们,真的绝境逢生了。

    邱继兵再发了一条短息:有高人搭救,放心大胆的做掉吴铁城那龟孙!

    我收起了手机,盯着前方吴铁城。

    “怎么,想明白了?”吴铁城笑意盎然,说:小祖,识时务为俊杰啊,有你辅佐我,

    我一定能成为最强的川西阴行掌门人!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哈哈一乐,说道:吴铁城,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

    离开白袍鬼堂!阴阳绣,出!

    我双手一横,纹了“媲考”刺青的死人皮,悬浮在我的面前。

    吴铁城也不知道我怎么忽然变性了,有些诧异,更多的是心虚,他继续用话语给自

    己打气,呵斥我:李兴祖——你家人的命不要了?你儿子的命不要了?

    “多谢担心。”我冷笑着说:但很可惜——我兄弟们,已经斩了你那漫山遍野的尸体,

    甚至你走尸派的门人,也都死得一干二净!

    “不可能!不可能的!七千尸体,在我们走尸派的控制下,堪比僵尸王将臣,你们

    绝对没有取胜的可能,哪怕你们闽南的第一战神陈雨昊亲至,也赢不了的,你在糊

    弄我!”吴铁城十分不甘心,拿起了手机,给自己的门人打电话,他为了震慑我,

    还专门开了外音。

    很快,他的手机接通了。

    只是,那话筒里传出来的声音,并不是吴铁城门人的声音,而是邱继兵的声音。

    “吴铁城,这次,是你输了!”

    啊!

    吴铁城顿时知道我刚才说的,不是假话,他发狂一般,抡圆了胳膊,把手机摔得粉

    碎,他恶狠狠的骂道:李兴祖,你毁了我的门人!毁了走尸派的传承,你……个狗娘

    养的,老子饶不了你的!

    他这人,本来就没风度,现在遭了重创,语态、行为,都和骂街的泼妇,没什么两样。

    不过,吴铁城只是发狂,但并没有丧失理智,他也不觉得自己有百分之百胜我的信

    心,开始吆喝川西阴行的人,帮他作战,喊:那些阴行的狗屁供奉们,还愣着看戏

    啊?我手上,有你们的把柄,你们给我一起上,宰了李兴祖,事一旦成了,我立马

    把你们的把柄,一把火给烧了!

    呵!

    我轻笑道:阴阳刺青师李兴祖办事,闲人勿扰,谁敢帮忙,与吴铁城同罪。

    刚才被吴铁城欺负得没变的罗明公,腔调也给打硬了,喊:川西阴行供奉、大阴

    人,谁都别动,安安心心看戏——吴铁城的门人都死了,他拿住的你们的把柄,已经

    没有下落了,不要上了吴铁城的圈套。

    登时,那些蠢蠢欲动的川西阴行供奉,也都站住了,两不相帮。

    吴铁城攥紧了双拳,模样更加疯狂,说:李兴祖,你拦不住我的,给我让开,走尸

    一脉的传承,不能断在我手上,我只要出去了,走尸派就还在!”你走不出去的。”

    “哼,我就不信,你能压住我的阴术。”

    吴铁城双手拍胸,嘴里喊着湘西调子,每喊一声,他的身材,就变大一圈。

    等一首调子,全喊下来,吴铁城本就高大的身材,已经像个巨人一般,身高至少三

    米,衣服撑得稀烂,好在聚义厅是老祠堂的屋顶,七八米高,要换成一般屋子,按

    照吴铁城现在的身材,只怕脑袋要把天花板顶破了。

    “看你拿什么拦我!”吴铁城一个纵跃,跳上了屋顶横梁,接着伸手一拳,把屋顶打

    了一个巨大的孔洞,他左手扒拉住屋顶破洞的边缘,想着钻出去。

    “哪里走!”

    罗明公祭出了他的法器,一根金色鱼线。

    他师承长白山“天池钓叟”,法器颀长,他喊道:吴铁城,往哪里走!

    他的鱼线,甩在了吴铁城的身上,吴铁城却丝毫没动弹,皮肤没有任何伤痕。

    我跟罗明公说:这人学的赶尸里头的“巨尸之术”,自己就是半人半尸,铜皮铁骨,

    打不透的!

    “哎……可惜……可惜往这吴铁城跑了!”罗明公落寞的望着天花板上。

    此时的吴铁城,已经钻出去了一半身子!

    我笑着跟罗明公说:这种铜皮铁骨之人,寻常人自然拿他没办法,但我们阴阳绣,

    专打神魂,天生克制他,他跑不了!

    我对着吴铁城一指,悬空着的“媲考”阴阳绣,飞向了他的身边,忽然炸开,化作了

    一道黑烟。

    黑烟化作了一个老太婆,在吴铁城的身边,飘来飘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