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35章 我无所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635章 我无所谓

    “她和血魔之间的仇恨更大。”

    啊?黎诗愉没有想到这宫主竟然和血魔之间还有仇恨。

    可是此刻,这银发男子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黎诗愉笑了笑:“看来今天是没有时间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蒙蒙亮了起来。

    “明天,还是这个时候,我在寒潭这里等你。”说完,这银发男子再次消失。

    黎诗愉只觉得自己浑身一软,再醒来,就发现,自己竟然在住的院子不远的干草堆里。黎诗愉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到底银发男子是不是和自己说话了?

    还是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

    “你这丫头怎么在这里?”龙孤泓见着黎诗愉又是一夜未归,想着出来看看,却没有想到,竟然在这干草堆里看到了黎诗愉,看着丫头一头凌乱的干草,还以为这丫头是在这里休息了一夜呢。

    黎诗愉跳下了干草堆。

    她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虽然武功没有恢复,可是她却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气息明显比之前通顺了点。

    黎诗愉有些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你怎么傻了。你说你自己昨天有事儿,就离开了,然后现在却在这干草堆里?”龙孤泓觉得怎么透着这么份古怪。

    看来自己昨天肯定还是去了寒潭,那么自己竟然在这里,肯定是自己真的见了这银发男子了。所以自己今天身体的通顺,是因为这男子?

    想到这里,黎诗愉瞬间拉开了自己胳膊,就看到血线上,竟然多了一颗血点,如同朱砂痣一般。

    “你这是什么?那天没看到这个吧!”就连龙孤泓也注意到了。

    黎诗愉抬头看向了龙孤泓,如今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和龙孤泓说,他如果就是这双龙之一,将来必然会要面对这血魔。龙孤泓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一定会和这血魔是个对抗吧?

    黎诗愉不敢肯定。

    如今,在自己还没有完全了解清楚之前,黎诗愉暂时还不想说这个银发男子的消息。

    “估计是昨天累了,我就在这里休息了。这颗痣确实是新长出来的,也不知道是那个宫主想要怎么害我。”

    说着黎诗愉就好似没事儿人一样走到了龙孤泓的身边。

    龙孤泓皱着眉头:“你每天晚上都要出去?”

    “是!”黎诗愉点头。

    抬头就看到龙孤泓一脸的狐疑。

    黎诗愉说道:“放心吧,我这个就是那个宫主都知道。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我?你以为就是恢复不了能量吗?”

    黎诗愉笑了笑,好似没什么事儿一样。

    “还有什么?”

    “每天晚上都是我能量会一次大爆发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必须去前方的寒潭中控制我的能量。所以每天晚上我都要出去。”

    这一点,黎诗愉索性说了。不然若是龙孤泓将来晚上跟踪自己,也是麻烦的。

    原来是这样。

    这样说,龙孤泓倒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时候,黎诗愉抬头看向了龙孤泓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嘛?”

    “奇怪什么?”

    “宫主好似刻意教你武功。即便你是青光异火,有自己的独特性,可是也没有教你武功不是吗?宫主怎么能够确定,教会你了,你就会帮助她?不觉得其中很奇怪吗?”

    龙孤泓双手抱在胸前,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有这样想过。但是我暂时并没有去问这不言叔。反正如今暂时对我有利不是吗?”

    “话虽如此,可是也不得不防,因为我们如今也搞不清楚这个宫主到底要干什么?就怕她有别的想法。”

    “你知道了些什么?”

    黎诗愉摇了摇头:“没。只觉得如果就按照昨天那老爷子所说,这样的情劫,我都能看得出,走的出来,那么一个修道的宫主怎么可能深陷其中。尤其是,都过了百年,我们兽皇族都是这样的结局了,她依旧如此依依不饶?不觉得故事有些蹊跷吗?”

    龙孤泓到没有深想这么多,但是他却觉得这黎诗愉说的很有道理。这时候,龙孤泓扭头看向了黎诗愉。黎诗愉愣了一下,转而有些不自然。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一夜之间,你好似思路清晰了很多。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黎诗愉笑了笑:“估计是寒潭中的水太过冰冷了。你要不要也去试一下?也许你也能激发出什么想法来呢。”

    “还是免了。先谢谢你了。”

    黎诗愉噗嗤一笑。

    两个人就朝着前面院子走去,快要接近院子,就感受到一股冷气袭来,龙孤泓第一反应就躲开了,瞬间想到不对,如今黎诗愉的武功不行。

    可是就听到一声鞭响,可是却更像是空抽的声音。

    “凡茜,你闹够了没有!”

    龙孤泓顺着声音看去,黎诗愉竟然也躲开了而且跳到了一旁的院子栅栏上。就连着凡茜都有些诧异,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黎诗愉竟然能够躲开自己。

    “凡茜,你受了这宫主之命,只不过每天来监视我去做苦活,可不是来一直对付我的!如果我去告诉这宫主,你每天都在干些什么,你觉得宫主会不会高兴?”

    兀地,站在下面的凡茜脸色变得很难看。

    她竟然被黎诗愉给威胁了。凡茜抬头,看着站在那里眼神中充满了凌厉的黎诗愉,说不上来,总觉得这黎诗愉有哪个地方不太一样了。

    这个时候,这丫头怎么会有武功的?

    而,黎诗愉此刻站在栅栏上,眼神中再次恢复了自己平日里的冷漠,透着杀气看着这凡茜,丝毫不畏惧这个丫头。

    而一旁蹲着的龙孤泓嘴角微扬。

    黎诗愉回来了!

    虽然武功并没有感觉进步很多,但是,这丫头身上那股霸气回来了。这才是黎诗愉。黎诗愉怎么可能每天在这里等着别人打自己。

    黎诗愉从栅栏上跳了下来,踱步走到了这凡茜身边:“听着,你若是再敢招惹我,就别管我对你不客气!鱼死网破,我无所谓!”

    “你!”这凡茜竟然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候,若曦已经敢来,扶住了有些颤抖地凡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