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77章 关于血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黎诗愉有些吃惊地看着这池天兰:“当年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秘密没有解开,宫主就因为这个恨了我们上官家族这百年?”黎诗愉本来只觉得情劫而已,如今看来,一个劫字,真是可怕。这宫主自己都自嘲地笑了起来:“没错,我足足恨了百年,自己总是觉得自己是最可怜的,一想到这里,我就会恨得浑身发抖!可是如今看来竟然和个傻子一样!我也并不完全知道到底上官为何要将我的仙

    根夺走,我只是恨,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将这萱馨放在第一位。可是如今想来,我猜测这其中定然有些什么是我忽略了。”

    想到这里,这宫主自己都不停地在摇头。觉得这百年来,自己真的和个傻子没有两样。

    一旁的黎诗愉摆了摆手:“算了,这一切都是命数。不然的话,我师父也不会躲不过自己的大限。”

    宫主再次点点头:“是!所以我一定要将你师父送回天山。如果这是大师兄这辈子最后一点遗愿,不管再大的困难,我都要做到。”

    一句话而已,黎诗愉立刻捕捉到其中的问题。

    “怎么,如今天山有危险?”宫主看向了黎诗愉笑了笑:“你这丫头倒是聪明。你难道忘了,我和你说了,我那个二师兄如今已经成为血魔的人。而天山正好群龙无首,既然你我都知道我大师兄的大限已到,他又如何能不知道呢?从我

    这里离开以后,他一定是要回天山的。天山是个仙气极足的地方!”

    想到这里,宫主眼神微微抖动了一下。

    “怎么了?”黎诗愉再次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好的。

    宫主抬头看向了黎诗愉:“是你内心中有什么担忧吗?”

    黎诗愉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宫主也微微点了点头:“很好,记住孩子,你这天赋很厉害!如今你是还不熟悉,等你越来越熟悉这种感觉,仙根也越来越深的时候,你便可很好的利用这个天赋。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黎诗愉很认真的记了下来,转而黎诗愉好似想到了什么便问道:“那宫主呢?宫主拥有了仙根以后,拥有的是什么天赋?”说到这里,宫主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我的天赋是可以感知到谁可以帮助我!所以当年,我进入圣山遇险,立刻就向着我心中感知的方向去走,很快就遇到了萱馨。也多亏了这个天赋,才让我大难不死,可

    是那也是我一生情劫的开始!”

    宫主再次叹了口气。

    黎诗愉很是懊悔,自己怎么又提到了这上面,看到宫主脸色的落寞,黎诗愉立刻继续问道:“宫主,您还没有说天山的危险。”“对!”宫主点点头,“是这样,这么多年,圣山早就乌烟瘴气了。虽然还是有部分人修仙,可是早就大不如从前。修仙之地本就不能有那么的烟火气,我曾经偷偷去过圣山。”说到这里,这宫主摇了摇头,“

    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进入圣山,这样的地方,还能有什么根基?”

    宫主一脸的鄙夷。

    “所以天山不同!”黎诗愉听出了蹊跷,“天山还有仙气?”“对!血魔要想重生,必须要靠有仙气的地方,帮他把根基重铸。不知道大师兄有没有和你说,但是恐怕你也听说过,成魔之人,是修仙不成,反成魔,不管怎么样,他都需要自己的根基,不是什么随随便

    便的地方就能帮助他再世的。本来圣山倒也有这样的条件,但是肯定没有天山的环境好!”“我明白了!”黎诗愉睁大了眼睛,“如今我师父大限。这天山没有人看管。而你二师兄正好会乘虚而入,掌管天山,而他早就安通血魔一脉,他一定会暗中将这血魔运入天山?那岂不是我们这次去天山,可

    以乘着这个血魔的根基还没有出来,正好扼杀了他?”

    黎诗愉想的到是挺好的。可是宫主却摇了摇头:“你这孩子想的太简单了。本来到是可以的。只是可惜,如今天象一动。我终于明白为何这血魔要等上这上百年!因为百年来才有如今这样的形象。双龙在世,完全掩盖了这血魔的煞

    气。所以如今不管我们去任何地方去找这血魔,即便用道法去推算,都无法找到血魔,血魔可以将自己隐藏的极好!”

    黎诗愉的脸上有些失望。

    可是宫主再次提到这双龙,黎诗愉皱着眉头看着宫主:“龙孤泓也问过我,这双龙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也没有说,不知道宫主是否知道?”“关于血魔的事情很复杂,我也不是知道最多的人。”说到这里,宫主的脸上再次露出了自责,“是我太自大了!我被仇恨蒙住了心!从幽冥宫开始出事儿的时候,我就该开始想到,这一切和血魔有关。我一

    直以为自己关注了萱偌,就一定没有问题。可是!”

    唉!

    她竟然愚蠢到一步步将这萱偌给放了出来,而且还给这血魔重生的机会!

    池天兰的脸色极为的难看,真是想要打死自己,只是如今如果连她也死了,恐怕就靠着几个孩子就更没有机会了。

    等到一切都结束了,池天兰心中暗自决定,她一定要在大师兄的墓前已死谢罪。可是现在池天兰将这想法藏在了心中没有说出来。“宫主,事已至此,就不要想这么多了。这个局设的太大,太巧妙,而且一环套一环,如果错了一步,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做到,故而,血魔这一脉人,倒也是用了心的。所以,算了,咱们还是看如何解决吧。宫主说从一开始就该察觉到,为何这么说?难道还是老爷子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老爷子会炼制丹丸?”

    池天兰摇了摇头:“没错。老头他出事儿,我就该想到血魔,只不过当时,这柳亦墨和小鱼出现,你随后就有了仙根,让我心烦意乱,我没有多想。”“老爷子和血魔之间有什么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