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道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什么魔教令,我怎么不知道,哦,你们是不是说的这块烂牌子,说着陈玄便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牌子,

    只是这块牌子早已不是初见时的普通,只见它浑身散发着淡淡的玄光,而原来刻着令行天三个大字也不亦而飞,

    为何会如此,陈玄惊讶到

    当陈玄拿出这块牌子后,魔教众人也都是惊叹不已,谁都没想到他们魔教的至宝,传说中的魔教令居然会在一个外人手里,顿时安静一片

    教令乃魔教之宝,见令如见教主本人,是可以开启魔教秘密的钥匙,归魔教教主掌管,除教主之外,任何人不可拿到教令,违者,杀无赦,

    关于魔教教令一直有个传说,传闻魔教令是由一块充满怨念的玄铁铸成,其周身散发着玄光,铸造人人为了压制住其中的怨念,将一股充满正气的力量铸入其中,使魔教令充满了灵气,一但经它选定的主人,变会被其在令上显示出来,而令行天正是被它选定的人。「^追^书^帮^首~发」

    可以这么说魔教令即是身份的象征,又是对力量的渴望,不过若不是它选定的人,拥有他便会被反筮,所以谁都不敢碰触它。

    没想到陈玄居然拿到了魔教令,而且还平安无事,使得众人看他的目光又加了些许赞赏。

    陈玄也不知道怪老头给自已的是什么东西,不过看他们的眼神和神情就可以知道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东西,或许还是什么宝贝,不过显然陈玄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所以并没有过多地询问

    此时陈玄的手不知为何破了一条小口,流出了些许血丝,而这些血丝居然都被陈玄手中的教令给吸收了,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发生,

    陈玄也注意到了这一奇怪现象,正想将手中的教令丢掉,刚抬手,就大长老阻止了,

    不可,教令正在与你签订契约,万不可停止,否则你可能会受到反噬大长老语重心长地说道

    反噬,陈玄心下一惊,他自然是知道反噬对人的危害有多大,只是有点不相信一个如此普通的东西居然可以使人遭受反噬,便停止了手中的动作,静静的等待,

    台下众人也正紧盯着陈玄,生怕错过了什么似的,终于一个时辰过去了,

    教令发生了变化,原本只是微弱的玄光顿时变得强烈起来,耀眼得使人睁不开眼,

    陈玄只感觉自己手中握着的令牌似有千斤重,若不是自己有较深厚的内力,定然是撑不到现在的,

    又过了一会儿强光停止了,那股压力也轻松下来,陈玄如经历生死一般喘着大气

    成功了,只是这时大长老说出的我使人再次看向了陈玄,发现他手中的教令,已刻上了陈玄两个非常显眼的字

    众人看到接是一怔,不过片刻便反映了过来,属下恭贺教主拿到教令,从此属下是死孝忠教主,愿教主带领我们魔教走向昌盛,教主鸿福齐天。

    陈玄看着台下众人一唱一喝,不由的觉得有些可笑,他们刚开始还恨不得杀了自己,怎么一转眼便如此,看着这些人虚假的伪装,使陈玄不由得觉得厌恶,自始自终自己都没有想要当这个教主的意愿,他们认为至高无上的位置,很抱歉,他并没有产生丝毫兴趣,

    不过使他产生兴趣的便是手中的教令,因为刚刚他自己有明显感受到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注入自己体内,使自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可以说他的功力瞬间增长了十倍之余,这种力量让他产生了一种想要征服的想法。

    说完他便问向大长老为何为如此?

    大长老随即说到,如今你若是想解开疑惑,就留下,参加完血祭大会,等老教主回来,一切自会接晓,这是你的使命,不可推拖,

    陈玄想到,正好自己也有许多疑惑要问那个怪老头。而且自己若是离开他们定不会放过关牙儿,不如等怪老头回来后,再做打算,陈玄总有一种感觉,他今后的路将会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他渴望的平稳之路已被改变,而他无法逆天,只能顺世而为

    行,我可以答应你暂时留下,不过一但令行天回来,我向他问清这一切便会离开,到时谁若再阻拦,我定要出手。

    好,那就有请教主好好准备,明天血祭大会就要开始,到时我会向名大分派介绍新任教主一一陈玄,并以新任教主之血祭鼎,接受命定。这乃我魔教之大事,所以不可马虎,还请教主不要离开此地。

    陈玄听到,好你个老家伙,说的好听,其实就是怕我半路遛了而已。不过陈玄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便直接说道

    好,请大长老放心,在没有获得我想要的答案之前,我不会离开这里,不过外面围着的人可以撤了,我向来不喜人多,也不喜说暗话,所以莫要在拐弯,有话直说便是。

    大长老心中一惊,赞叹道果然不是一般人,年纪轻轻就如此造诣,将来必是不凡,如果通过明天的血祭,此人必定会为江湖上带来一场不小的变动,或许他将改变整个江湖,真不知对魔教来说是福还是祸。

    不过教主既然这样安排了,定有他的道理,一切看以后吧,好久没有见过与令行天有着同样命道的人了,江湖怕是又不平稳了。

    是,属下听从教令,来人,将人全都撤下去。

    随即又向众人吩咐道,不得打扰教主清闲,违者杀。

    说完便退下了。

    厅中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台下众人听了长老的话,他们都是不可置信,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他们不相信这句话竟然是从长老的口中传了出来的,教主不见了,居然想要找人来顶替这个教主,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难道说长老早已经和这个陈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说他们的目的就是教主这个位置,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阵阵的可怕。

    可是忽然,他们又是觉得不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长老每次可是没有必要逼着这个陈玄的,而且如果两个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的话那么就必须这样扮演下去就好了,为什么又会让这个陈玄是假消息这个事情还传出来呢,所有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又不能说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