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收获笔友两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子观有点惊讶,没想到黄观这么快就能够有把握下场考试了,自己的夫子们还让自己多磨练一下呢,子观有点好奇:“黄兄有信心中举吗?”

    黄观表示:“家祖父只是让我下场适应一下氛围,并没有要求一定要中举,当然,我也会努力去考的。”黄家的子弟们都是一场场的考试磨出来的,按照祖父的说法就是可以磨练心智。

    子观莫名的有点羡慕,自家是不会让自己轻易去尝试的,他们要的是自己一举必中。

    看到他们吃完,陈东连忙询问了吴用家的地址记好,说是之后会给他写信,让她要记得回。

    吴用点点头答应了,不过也表示:“可能度不会很快,毕竟路上不太太平。”

    陈东也是知道民间疾苦的,理解的表示:“可以,我也不是经常有空的,路上慢点没关系。”

    子观看了看位于饭堂角落的计时器,催促吴用到:“夫子们的课快要开始了,我们要提前一点到的,陈东,我们就先过去了,你慢慢吃吧。”说完,子观示意他们跟着自己走。

    陈东:“好的,那吴兄你就先和他们过去吧,今天我还有课,有时间约你出来聚聚。”毕竟吴用还要在卞梁待几天的,肯定是能够找到时间出来的。

    吴用点点头,便跟着子观他们先走了。

    路上,子观还是提醒了吴用几句:“这陈东虽然学识不错,但不符合中庸之道,我家里人都不让我过多接触他的,怕被他带歪。”子观也是听说过陈东在太学院内的一系列行动的,生怕吴用也走上歪路。

    毕竟,身为太学院的学子,中庸之道是他们一开始就应该牢记在心的,也只有陈东这样急于出头的人才会去支持那种激进派想法。

    吴用:“没事,我们最多交流一下思想,我又不会参与到他的行动中去,而且到时候我离开了这里,这里的事情大多数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什么不对,慢慢疏远了也没关系。”

    子观想到吴用和他们不同,不一定要入朝,倒也放心了不少,便转头去叮嘱未来要入太学的这几位学生:“以后,见到那一位保持礼貌就好,不用过多交流,他的想法在学院里没有几位夫子是支持的。”事实上,要不是太学院学风开放,像陈东这样的学子早就被开除了,所以现在陈东的处境还是很危险的,现在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了,等到他入朝之后就该知道他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危险了。

    黄观的弟弟们乖乖听训,他们一行人到了学堂外,子观便开始和他们普及这位夫子的上课风格,毕竟他们是第一次过来,万一犯了忌讳就不好了。

    吴用照常神游天外,看来原主没有来太学也是对的,这里的各种弯弯绕绕也太多了。

    子观说完了之后,看到吴用的那番表情,也是有点无奈的,把黄观他们送进去之后,自己便走到吴用那边:“我们回藏书阁吧。”

    吴用回过神来,点点头,和子观一起回到了藏书阁,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吴用便开始赶人:“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了,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处理,没事情就回去休息一下,等我们要走的时候你再过来好了。”要不是自己对于这里不是很熟悉,吴用都觉得待会儿不需要他过来了。

    子观看了看吴用那坚决的表情,也不好坚持说自己要留下,便顺水推舟的离开了,只是走之前还是和值班的夫子表示:“帮我照看一下那位。”

    值班夫子对子观还是认识的,熟稔的询问:“是你小子新认识的朋友吗?我看他不是我们这里的学生啊?”

    子观:“确实不是,我今天刚刚认识,她也是第一次来太学,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想法,您看着点不被欺负就是了,其他的就随她自己行动就好了。”子观也看出来了吴用是不想要人限制她行动的。

    值班夫子脸色一正:“胡说什么,我们太学的学生哪里会随意欺负人。”

    子观哭笑不得的表示:“是是是,那您让别人不要打扰她就行了。”

    值班夫子有点不耐烦的表示:“好了,你快点走,在我的地盘上不会有人找事的。”

    子观只能默默的离开了,去做自己今天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吴用一下午就在藏书阁翻阅史书,把以前自己遗漏的一些内容补全了,值班夫子看她一直坐在那里不动,也没有过去打扰,只是有意无意的隔离了其他人对她的关注,现在这么能够静的心来的人不多了,还是要好好保护的。

    吴用觉得今天算是自己来到卞梁以来最舒服的一天了,合上眼前已经翻阅完毕的史书,便决定去找找其他的书来看看,只是看了看时间,现已经不早了,吴用有点苦恼,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吴用刚刚站起来,便看到子观带着黄观他们过来了,表示:“藏书阁也快要闭馆了,你看的差不多了吗?”藏书阁晚上是不开放的,官方说法是晚上要好好休息。

    吴用看到他们过来了,便也不再纠结了,直接把书还了回去,和值班夫子打了声招呼便出去了。

    值班夫子笑眯眯的表示:“欢迎下次再来。”

    子观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吴用淡定的点了点头。

    子观一路送他们到了太学门外,黄观邀请他:“要不要再去我家里看看?”

    子观虽然意动,但考虑到自己明天满满的课程,还是拒绝了:“不了,多谢你们的好意,以后有机会再去拜访。对了,吴兄能不能也给我一个你以后的地址,我觉得我们也是可以笔聊的。”子观还是担心吴用会被陈东带偏,想要时刻了解她的想法。

    吴用不在意的说了个地址,便和黄观一起上了马车。

    吴用:“今天下午的课程怎么样?”吴用还是挺好奇太学院夫子的水平的,虽然自己并不想进来。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