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六章特么找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马谡说罢,对着众人拱手道:“在下初研兵书不久,些许浅见,还请诸公指正!”

    向朗抚须大笑,当先说道:“想不到到幼常刚刚研读孙子兵法,便对兵法有如此深的见解,想必要不了几年,主公麾下,便会出一个堪比周郎的良将啊。”

    周围一众士子闻言,也尽皆出言夸赞。这些人大多是文人,甚少研究兵法,马谡所言,又是孙子兵法中始计篇的精髓,乃是用兵的大道理,这些没听过的人,自然觉得好。

    不过位于最中间的马良等人,却没有出言夸赞,马良只是叹了口气,脸色略显忧愁。蒋琬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却没有跟着夸赞马谡,至于潘濬,则是低着头沉默不语,都懒得正眼看马谡一眼。

    眼下的马谡不过才刚刚二十余岁,学业未成,兵法也才刚刚研读,还没有到达能跟诸葛亮从早上吹牛逼吹到晚上的境界。

    想必在过个几年,马谡的兵法研读多了,说起兵法道理来,只怕就能让潘濬听得如痴如醉了。

    “哪里哪里!”马谡连连摇头,但脸上的笑容,却不曾散去,显然被夸的有些得意忘形了。

    然而位于众人背后的刘禅,听得却是尴尬症都犯了:“扯了一段孙子兵法的始计篇,意思跟书上的还没什么出入,这就牛逼了?妈的,老子吃饱了撑得,来听你马谡吹牛逼!”

    下方马谡被人夸的得意洋洋,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忽然回过头来,看着刘禅说道:“公子以为谡说的如何?”

    马谡忽又觉得自己冒失了,想刘禅不过五岁,哪里学过兵法,这一问,不是显得自己在找优越感吗?

    便连忙解释道:“我听说公子如今已经跟随军师学习,军师他学究天人,对于兵法也颇有研究,闲暇之余,也可向军师请教兵法,文武双全,才可继承主公基业,才可称得上是明主啊。”

    “我不怼你,你找优越感还找到我身上来了是吧!”刘禅闻言,哪里还不知马谡年轻气盛,被人夸的得有些意忘形,跑到自己身上开找优越感了。

    “今天我就怼怼你,让你知道你有几斤几两,顺便传传我的名声。”

    想到这里,刘禅呵呵一笑,拱手说道:“我最近新学了个词,想来用来形容先生刚才的一番高谈阔论,在适合不过了。”

    “哦?不知是哪个词?”马谡一听,连忙询问。

    “纸上谈兵!”

    刘禅悠悠吐出四个字来。

    听了这四个大字,马谡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停滞了。

    周围原本议论的官员,士子们,也都停了下来。

    纸上谈兵,稍微读过一点书的人,都明白这个意思,而刘禅用纸上谈兵来形容先前马谡的高谈阔论,岂不是将马谡比作那个只会纸上谈兵,而没有真才实学的赵括吗?

    若是面对一般人,这些学子之中,只怕会有人站出来与理论了,只是说这话的,却是刘禅,刘备的长子,且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因此众人不好反驳,都坐在座位上沉默不语。

    原本兴致勃勃的水滨宴会,一时间变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然而刘禅却没有离开的意思,既然说了,就得说个明白,把这马谡给怼服。

    如今马谡还年轻,虽然有缺点,但还算不得太严重。

    若能教育他一番,让他明白自身的不足,在历练历练,以后还有些用处。

    若是任由他这么发展下去,以后迟早是蜀汉的祸害。

    历史上马谡兵败街亭,可没有像演义之中那样负荆请罪主动求死,而是潜逃回d被向朗窝藏。向朗也因为知情不报,被罢免官职,可见马谡的品行,并不怎么样。

    刘禅看着马谡继续说道:“请问马先生之志?”

    马谡回答道:“谡跟随主公,自然是希望能够建功立业,带兵打仗,为主公完成兴汉大业了。”

    刘禅沉声道:“若是如此,那我一定会建议父亲,不要用你!”

    马谡闻言,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周围一众士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众人心想:这少主小小年纪,怎么如此意气用事。要真跟主公这么说了,不是断了马谡的官途吗?而且以后,主公的基业,势必由少主继承,他这般喜怒无常,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又该如何自处?

    一时间许多士人,不禁萌生退意,觉得跟随刘备,没有前途。

    马谡不过二十来岁,被刘禅这么一说,不禁觉得自己前途黑暗,他忍着怒气说道:“公子,莫要开玩笑了,谡可是有得罪您的地方,为何要如此待我?”

    “少主!”刘禅旁边,赵云见气氛有些不对,拉了拉刘禅。

    “我自有主张!”

    刘摆了摆手,对着马谡说道:“先前我听向公将你与周郎相比,不知你自己觉得,与周郎相比如何?”

    马谡昂着胸膛,说道:“周郎乃天下名将,我马谡自然远远不及,但我如今尚且年轻,若干年后,未尝不能与之相比!”

    刘禅继续问道:“你想达到他的高度,该怎么做?”

    马谡不假思索的说道:“自然是研读兵法,体会圣贤的用兵大道了。”

    “仅仅如此?”

    马谡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自然,若不研读兵书,知晓兵法韬略,何以成为良将!”

    刘禅呵呵一笑:“呵呵,那你恐怕一辈子也达不到周郎的高度了。”

    马谡反驳道:“难道研读兵法不对吗?”

    刘禅道:“为将者,自然要知兵法韬略,但只知兵法韬略就行了吗?如此岂不是成了赵括,只会纸上谈兵?

    你刚才说,为将者,需具备智信,仁,勇,严等五点。

    智是谋略,能观时度势,寻敌破绽。信是威信,能让士兵信服,一声令下,敢以卵击石。仁是得民心的仁义之师,勇是将勇兵强,严是军队纪律严明,哪怕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

    智虽天生,但拥有丰富的领军经验,才能想出最更加准确精妙的计谋。恩威并施,方得威信,教导士兵仁心,当成仁义之师。战场奋勇当先,才可将勇兵强,制定军规以身作则,军队才能纪律严明。

    为将者,这五点,哪一个不要在军队之中磨练,才能做到?

    你立志要做良将,要跟随我父兴复汉室,侃侃而谈要与周郎比肩。兵法中的圣贤的道理,为将之道讲的头头是道,然而你按照兵法中的为将之道要求自己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