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油盐不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人来到荀彧所在的房间。

    此刻已是上午日上三竿,不过由于襄阳易主,太守府的下人也四散而逃,没逃跑的,诸葛亮暂时也不敢任用他们,而是先将他们囚禁起来了。

    所以荀彧这边已然没人照顾,府中更没有厨子为荀彧准备早膳。

    还是诸葛亮考虑周到,提前命军中的伙夫熬了碗米粥,一起带了过来。

    三人进入荀彧的房中。

    仍是那股如兰花般的幽香,沁人心脾。

    荀彧此刻已然苏醒,半躺在踏上,双眼望着房顶,蓦然无语。

    见诸葛亮三人进来,荀彧轻轻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来,幽幽道:“想必襄阳已经被你们拿下来吧?哎,都是老夫连累了二公子!”

    “末学后进诸葛亮见过令君!”诸葛亮走到床榻边,对着床榻上的荀彧尊敬的躬身一礼。..

    自汉末以来,令君,是官场中人以及世人,对尚书令的尊称,荀彧官至侍中,守尚书令,居中持重十数年,所以被人尊称为令君。

    荀彧的尚书令,乃是大汉官职,而并非曹操丞相府属官,所以哪怕是诸葛亮,此刻也是尊称荀彧一声令君。

    荀彧摇头一笑:“末学后进?若你诸葛孔明是末学后进,那这天下,还有聪明人吗?”

    诸葛亮取来食盒,放在床榻边,拱手道:“多谢令君夸奖,如今已是日上三竿,令君想必饿了吧?我命人煮了些米粥,请务必吃一些。”

    荀彧转过头来,看着诸葛亮,郑重道:“我荀彧侍奉丞相多年,没想到也有沦为阶下囚的一天,你若当真尊敬我,请赐我毒酒一杯,让我死的体面些。”

    诸葛亮摇头一叹道:“令君何苦如此?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已经不是当初与令君一起起事要匡扶大汉的曹操了。其年初意图进爵国公便可以看出来了,曹操的野心,正在一点一点的膨胀,以后甚至会称王称帝。

    而我主,乃是汉皇后裔,受天子血衣带诏,立志匡扶汉室,令君心系汉室,何不投靠我主,共同匡扶大汉呢?”

    虽说诸葛亮心之荀彧不会投靠刘备,但他却还是选择了劝说。

    荀彧摆了摆手,诸葛亮的话也一点也没有听进去:“你们出去吧,食物也请带走!”

    拒绝食物,荀彧已然是打算绝食自尽了。

    “哎!”诸葛亮叹了口气,没有在多说什么,拱了拱手便带着张仲景离开了,既然荀彧选择如此,诸葛亮也打算尊重他的决定。

    张仲景是带来为荀彧看病的,既然荀彧已经打算绝食,治病,那也就没有看病的必要了。

    然而诸葛亮走了,刘禅却不打算走。

    荀彧如此人才,若是就此陨落,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诸葛亮见刘禅没有离开,也没有多说什么,离开之后顺便还将房门给带上了。

    荀彧瞥了一眼刘禅道:“你也走吧,我不需要人照顾了!”

    刘禅摇头一笑,这荀彧是把他当成侍奉人的童子了,不过也难怪,自己一直以张仲景孙子的身份出现在荀彧面前,如今衣着也并不华贵,荀彧想错也是正常的。

    “刘禅见过先生!”刘禅对着荀彧躬身一礼,并介绍自己的身份。

    只是荀彧置若罔闻,在不搭理刘禅。

    刘禅继续说道:“这大好河山,先生舍得就此离去吗?难道先生不想看到大汉兴复的那一天吗?”

    说起大汉,荀彧这才叹了口气,幽幽道:“我大汉,还有兴复的那一天吗?”

    “有!”刘禅坚定道。

    “呵?凭你的父亲?”荀彧冷冷一笑。

    虽说荀彧不认识刘禅,但也听过刘禅的名字,知道他是刘备的儿子。

    “先生看不上家父?”

    “你走吧!”荀彧没有评价刘备,摆了摆手,再次下达了逐客令。

    刘禅没有离去,继续说道:“当年王莽篡汉,天下纷乱,大汉江山岌岌可危,是光武皇帝揭竿而起,率兵平定天下,延续汉祚,令君何以为,家父不是下一个光武呢?”

    荀彧见刘禅赶不走,反而从床榻坐了起来,盘膝而坐,看着刘禅说道:“就凭荆州半州之地?”

    刘禅摇了摇头:“还有交州!益州不出两年,也会被家父所得!到时候就是两州半了!”

    “大汉十三州,丞相已得其九,刘备想以不到三州的地盘与丞相争锋,无异于痴人说梦!”

    刘禅淡淡一笑:“令君,您为曹操坐镇后方多年,就算是用兵的粮草也是精打细算,如今怎么还拘泥于这虚假的州数上来了?曹操虽得九州,但我父亲只要占据荆,益,交三州,在地域上并不比曹操九州要小。”

    荀彧摇了摇头道:“争夺天下,拼的乃是人口,兵力,民力,人才,就算你父亲能占据益州,地域虽广,但地广人稀,最多只是一方霸主罢了。”

    刘禅郑重道:“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事在人为,如今曹操过五旬,还有几年好活?到时候我父以三州之力北伐,未尝不能兴复汉室,延续汉祚!”

    荀彧冷笑道:“刘备又何尝不是年过半百?”

    “那便让下一代来争!”

    “你?”荀彧微微一愣,这才想起刘禅只是个孩子,不知不觉居然跟他说了这么多。

    荀彧叹了口气道:“你不懂,刘备尽管是汉皇后裔,就算他兴复了大汉,也不是我想要的大汉!”

    刘禅点了点头,眼中透露出些许伤感:“我懂,大汉在令君心里,就像是一个美好的记忆,就像是一个人的家园因战乱被毁,以后就算是从建了家园,幼时的那一份美好,朋友,亲人,再也找不回来了,令君心中放不下的,其实是那一份执念吧?”

    刘禅心中悲叹一声:“我的家园,同样也回不去了,相隔两千年,我的这份执念,谁人可比?”

    “你”荀彧怔怔的看着刘禅,他不明白,刘禅为何变得伤感起来,只是二人此时,颇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你正是玩乐的时候,不应该如此忧国忧民,这些事不是你一个孩子该管的!”荀彧摇了摇头,反而规劝起刘禅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