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9章出了内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就喜欢这种犟脾气的,此事就这么说定了,稍后我会派人来办理户籍交接。”刘禅摆了摆手,一口回绝了士仁,走到大殿之上四处张望着,寻找着座位。

    “公子请!”士仁见此也不好多说,走上前来请刘禅入座。

    “来人,还不为公子奉茶?”

    分主次坐下,士仁对着下人吩咐一句,又回头对着刘禅笑道:“这一年来公子时常拜访荆州文武,唯独没来过我家,今日可把公子您给盼来了,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

    刘禅笑了笑,开门见山道:“只怕不能让将军府邸蓬荜生辉,今日来找将军,乃是兴师问罪来了!”

    士仁脸色一僵,旋即干笑道:“公子此话从何说起,末将何罪之有啊!”

    刘禅询问道:“我且问你,江陵的城防,是不是由你负责?”

    士仁点了点头道:“正是,公子怎么了?”

    刘禅一拍桌案,冷声道:“今日我出府遇到了刺客,差点就被他杀了,你说你何罪之有?”

    “什么,公子竟遇到了刺客?”士仁脸色一变。

    旋即他也是一拍桌案,声音比刘禅拍的更响,更亮,士仁对着旁边的一个下人冷喝道:“我已下严令,让城门士兵对过往百姓严加盘查,城中街道也加派士兵巡逻,城中就算有细作,也不敢如此猖獗,他们是怎么办事的?给我把城门校尉叫来!”

    刘禅摆了摆手道:“不必了,人我已经带了过来,将军不防听听他怎么说!”

    “嗯?”士仁闻言脸色微沉。

    “带上来吧!”不管士仁脸色如何,刘禅吩咐护卫,将先前在城门遇到的士兵给带了上来。

    士兵被带到殿中。

    “你把你先前”

    刘禅正要开口询问,然而士仁却不给刘禅机会,大步走下殿来,指着那士兵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是怎么办事的?我让你严加盘查过往百姓,你却疏于防范,导致江东细作进城,险些伤了公子,你说你该当何罪?”

    此刻士仁站在士兵正前方,刘禅根本看不见士仁以及士兵的脸色,只见那士兵沉默一会,便连连磕头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人知错了!”

    看着士仁,刘禅眼睛微眯,刚才士仁的那句话,已经让刘禅在心底给士仁判了死刑。

    “哼!将他给我拖下去重责八十,带去城门,在城门立一柱,将他绑在柱子上,让其他士兵好好看看,以儆效尤!”士仁冷哼一声,对着家奴吩咐一声,又走到刘禅面前拱手说道:“公子恕罪,都怪末将御下不严,导致公子遇刺,我稍后亲自去视察城防,此等事绝对不会在发生了。”

    “嗯!”刘禅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将军去视察城防吧,我也回去了!”..

    “我送公子!”

    士仁送着刘禅一行人出了府门。

    看着刘禅一行人远去的背影,士仁眼中满是怨恨之色,心中恨恨道:“小杂种,居然欺负到老子头上了,关羽那厮平日里就欺压于我,如今你这小东西居然也敢招惹老子,以后你得了权,我岂不是没有好果子吃,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千万别逼我!”

    刘禅一行人很快转过一个街角。

    林渊这时怒气冲冲的说道:“公子,那士仁太无法无天了,那个士兵在城门的时候明明说是士仁让他们疏于戒备的,可是见了士仁便改了口,他这是”

    刘禅陡然停下了脚步,口中喃喃道:“士仁他刚才说我是被江东细作给刺杀?”

    林渊一愣道:“公子遇到了的本来就是江东细作啊!”

    “不对,公子遇到的那个细作具体是哪一方的只有我们知道,士仁怎么可能知道那是江东细作?”邓艾顿时反应过来,细思极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难道他”

    先前在士府,那个被杖责的少年也被带了出了,此刻他被士兵用担架抬着,刘禅走到那个少年的身边,低声询问道:“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待会我会找人为你治伤,你一直在士仁府中,你且告诉我,这段时间士仁有没有接见什么可疑人物?”

    “嗯!”那少年点了点头,低声回答道:“那个人就住在士仁府中!”

    “谢谢你!”刘禅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士府,冷笑道:“哼,看来我们江陵,居然出了内鬼呢,父亲在幽州起兵时他便跟随父亲了,没想到竟然嗯荀师说的果然没错,有时候内部的争斗,比战场的交锋更加凶险!”

    “公子,你是说士仁他勾结江东?我现在就去杀了他!”林渊闻言大怒,顿时从腰间抽出佩剑,便要去杀士仁。

    “不要冲动!”刘禅一把拉住林渊:“先回府在说!”

    “要杀士仁,能不能算我一份!”躺在担架上的少年突然咬牙切齿道。

    “先随我回府吧!”刘禅摇了摇头,对着两个士兵吩咐道:“你们一个去叫张神医到我府上来,一个去府衙请马良,潘濬二人过来。”

    “诺!”二人拱手领命。

    不过一会,众人回到府中,那个少年,被刘禅安排在州牧府的林家别院住下。

    别院的房中,少年躺在床榻上,刘禅坐在床榻边,刘禅对着少年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黄煦!”黄煦轻轻的道出了自己的名字,旋即看着刘禅,眼中满是希冀之色:“公子,你们刚才说要杀士仁,是不是真的?”

    刘禅没有回答那少年,继续问道:“我先前听士仁说,你两年前杀了人,因此获罪成了生口,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先前被打,为什么不求饶呢?你那么看着他,他会打死你的!”

    听了刘禅的话,少年眼中仇恨的目光更加浓烈:“我杀的是该杀之人,当时刘皇叔尚未入主南郡,周瑜与曹仁厮杀,荆州混乱不堪,官员横征暴敛。

    有一次官吏征粮,我父母也在冲突中被杀,我一气之下杀了几个征粮的恶吏,随后便被关进大牢,只等时间一到便要问斩。正好那时刘皇叔入主南郡,我因此得以保住一命,成了生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