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4章一言不合就开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鲁肃看了看岸边策马行来的骑兵,沉吟道:“不要轻举妄动,让将士们在营门口聚合,但不可出战!”

    陈武拱手领命:“诺!”

    很快船只在益阳城附近的岸边停靠下来,刘禅与船上的士兵从船上下来,林渊率领骑兵在一旁警戒着,以防江东趁机进攻。

    鲁肃率兵在营寨门口观望,见林渊的骑兵军容严整,一个个装备精良,不敢轻举妄动。

    他若是率兵去攻打刘禅,那城中的守军肯定不会坐视不管,肯定会率兵出来前后夹击。

    鲁肃不擅长领军厮杀,故而不敢冒险。

    “驾!”所有兵马从船上下来之后,刘禅坐上了一匹战马,催马向着江东营寨方向行去。

    “都督,他们过来了!”陈武望着刘禅带兵赶来,向着鲁肃说道:“这是谁的兵马,连跟旗都没有?”

    陈武实在是想不通,这里怎么会出现荆州军呢?

    从哪里冒出来的?

    鲁肃沉吟道:“这条河通沅水,他们走水路而来,应该是从武陵郡那边过来的!”

    陈武一脸茫然道:“武陵郡哪里来的这么多荆州军,只有镇压沙摩柯的兵马啊?难道沙摩柯的两万蛮兵被灭了?怎么可能这么快呢?

    就算他们击败了沙摩柯,不回防南郡,来益阳做什么?”

    鲁肃没有理会陈武,催马出了营寨。

    刘禅也催马上前,二人相隔百十步,遥遥相望。

    鲁肃看着刘禅,见他十分年轻,并不是他认识的荆州文武,不由得拱手道:“江东鲁肃,未请教?”

    “刘禅!”刘禅淡淡道。

    鲁肃闻言脸色微变,但没有说话。

    刘禅望着鲁肃,说道:“鲁子敬,你也算是个君子了,我父亲与吴侯早已联盟,他发兵攻打荆州,这是背盟,乃不义之举,你不劝阻也就罢了,为何还出兵侵犯益阳,助纣为虐呢?”

    陈武听了刘禅的话大怒,催马上前指着刘禅喝道:“小子,刘备见了都督也要叫一句先生,你算是什么东西,敢这么敢直呼都督表子?这么不懂礼数?”

    刘禅当仁不让:“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我父亲当年与乌程侯共讨董卓,平辈论交,我与孙权也是平辈。你不过孙权养得一条家犬,也敢辱我?我用的着跟你讲礼数?”

    “小子安敢辱我?”陈武闻言大怒,怒吼一声策马直奔刘禅冲去。

    “找死!”刘禅冷哼一声,拿起马上挂着的宝雕弓,弯弓搭箭一箭向着陈武射去。

    陈武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箭,手中长枪一挥,便挡下了这一箭。

    刚刚击飞箭矢,陈武便见得前方又有一箭袭来。

    “怎么可能这么快?”陈武大惊失色,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因为这是连珠箭,他躲过了第一箭,却躲不过第二箭。

    然而想象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发生,陈武只觉得头上传来一声轻响,伸手一模,摸下一手红缨。

    “快来!”后方鲁肃喝道。

    “好厉害的小子!”陈武无奈返回,望着刘禅,眼中满是凝重之色,虽然第二箭没有射中他,但陈武知道刘禅这是手下留情了。

    刘禅望着鲁肃喝道:“鲁肃,先前我已经可以要了他的命了,念在赤壁联手的情分上,速速领军退去,否则日后我必定踏青江东!”

    鲁肃闻言脸色一变。

    如今刘禅是世子,将来势必是要继承刘备基业的,如今刘禅说了这话,便代表了他以后对江东的态度。

    拿下荆州了吧,刘禅以后接替刘备,必定因此记恨江东。

    拿不下荆州,将来刘禅势力强大,还是免不了要攻打江东。

    但按照鲁肃的想法,拿下荆州之后,还是要与刘备联合的,因为到时候又将会是曹强,而孙刘弱的局面。

    然而刘禅这话,却是一点都不给鲁肃日后联合的希望。

    陈武闻言大怒,望着刘禅喝道:“小子休要大放厥词,你回不回得去益州还是两说呢,有什么本事踏平江东?”

    “住口!”鲁肃将陈武喝退,望着对面的刘禅说道:“世子休要动怒,非是我江东不义,而是刘备不仁。当年你父亲穷困潦倒,兵不满万,是我主公在你父亲危难之际伸出援手。

    这才有了赤壁大胜,这才有了你父亲今日之胜,赤壁一战我江东身为主力,浴血奋战才击败曹操,可是战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这不公平吧?

    这荆州本来就是我江东的,还请世子劝关将军回益州去,把荆州让出来,免得孙刘两家妄动刀兵!”

    “哈哈哈!”刘禅闻言哈哈大笑道:“鲁子敬,我原本以为你是谦谦君子,怎么今日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当年赤壁之战以后,孙刘两家共分荆州,孙权得荆北,我父得荆南,要知道荆北远比荆南富庶啊!

    后来可是孙权他一意孤行要进攻益州,以至于荆州局势动荡,莫说南郡,连江夏都险些保不住。

    我记得当初可是你亲自来江陵劝我父亲出兵相助,请父亲入主南郡,以免你们连江夏都保不住,我父亲仁慈,还拿了交州南海郡与你交换。

    当初我也在场,你还立了字据画了押,怎么到了现在便不承认了?”

    陈武指着刘禅骂道:“当初要不是刘备暗通刘璋,提醒他派兵驻防鱼腹浦,周都督怎么会拿不下益州,以至于荆州局势动荡?这都是你们的阴谋!”

    “胡说八道!空口无凭可有证据?你今日平白构陷我父亲,可要想清楚是什么后果!”刘禅大喝道:

    “我父亲,二叔坐镇荆州,都一直是与你江东交好,然而孙权无知,居然派人向二叔求亲,要知道凤儿可是我的未婚妻,如此奇耻大辱,以二叔得脾气都忍耐下来了,这是何等大德?

    我荆州一直秉持仁义之道,从来不做不仁不义之事,尔等觊觎荆州,如今发兵来攻,却想不到出兵得理由,只好编排出如此蹩脚得理由,就不怕世人耻笑吗?”

    鲁肃满脸尴尬之色,心中暗道:“这区区一个十多岁的小子,居然如此难对付?”

    鲁肃正沉思间,对面刘禅却下达最后通牒:“鲁肃,速速领军退去,否则休怪我无情,不仅你这五千兵马有来无回,我还要打过江去,踏平江东。”

    “呵呵!”鲁肃听了这话,心中不以为意,觉得刘禅还是太年轻一些了,就算刘备来了,都不敢说如此大话。

    陈武策马而出,指着刘禅喝道:“无知小儿,休要大放厥词,我乃江东陈武是也,可敢与我一战?想要踏平江东,先过了我陈武这关。”

    刘禅摆了摆手道:“我兵马远道而来,且先等我入城,吃饱喝足再来与你一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