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8章弃车保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忘了曹真已经战死了,这里修改成曹真的儿子曹爽。)

    四人来到曹睿居住的宫殿。

    太医正在为曹睿把脉诊治。

    四人只有站在廊下,等待曹睿的传召。

    四人之中,陈群,曹休乃是先帝曹丕留下的辅政大臣,蒋济乃是曹操时期便执掌机密要事的重臣,至今已是三朝元老。

    相比三人,曹爽无疑是个新人,地位以及话语权都不及三人,若其父曹真尚在,还能与四人平起平坐。

    不过曹睿让人叫曹爽过来也是有原因的。

    历史上的曹爽,给人的印象是个权臣,是个无能之辈,高平陵一役,成了司马懿的手下败将,妄图以投降保住性命富贵,何其愚蠢。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少年时期的曹爽,却是个青年俊杰,为人谦虚谨慎,自幼出入宫廷,与曹睿关系甚好,就好像曹丕跟曹真的关系一样。

    如今曹爽继承了其父曹真的爵位,官职散骑常侍,武卫将军,这散骑常侍,相当于曹睿的顾问,而武卫将军,则是负责皇城的防御,由此可见曹睿对他的信任了。

    曹休,陈群,蒋济三人站成一排,曹爽站在三人身后,默默等待着。

    等了许久,太医才背着药箱走了出来。

    太医见着四人,拱手说道:“几位大人,陛下请你们进去!”

    蒋济,陈群,曹休三人点了点头,走进了宫殿。

    曹爽没有急着进去,反而拽住了太医,询问道:“陛下的病情怎么样了?为何会咳血?”

    “陛下乃是急火攻心所至,并无大碍,将军不必担心。”

    听闻曹睿无碍,曹爽这才松开了太医,跟着三人走了进去。

    四人来到房中,只见曹睿仰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双目无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臣等参见陛下!”

    四人向着曹睿躬身行礼,曹睿扭头看了四人一眼,没有说什么,轻轻招了招手,示意众人平身。

    四人起来,陈群拱手说道:“陛下,您千万要以龙体为重,不可太过操劳啊!”

    历史上的曹睿,算得上是一个明君,在位初期,矜矜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不过在诸葛亮病逝之后,曹睿觉得没有了威胁,便大兴土木,渐渐沉迷于酒色之中。

    这是个没有压力就容易放飞自我的人。

    不过如今,大汉强盛至极,对于魏国的威胁非常大,面对强大的大汉,曹睿自然是更加勤勉,对于自己的要求非常严格,每日批阅奏折都要熬到深夜,每天休息的时间非常少。

    陈群见曹睿突然病重如此,还以为曹睿乃是太过操劳所至。

    “你们看看这个!”曹睿摆了摆手,伸手将信件递给陈群等人。

    蒋济上前接过书信,他从刚才去叫他的内侍口中得知,曹睿之所以突然吐血,是因为看了一封书信的缘故,看来他手中这封信就是造成曹睿吐血的罪魁祸首了。

    蒋济突然有些不敢打开信封,曹睿身为皇帝,城府极深,养气功夫很好,寻常大事也不会让他变色,这封信能让曹睿看的吐血病倒,只怕是个惊天坏消息。

    陈群,曹休二人站在一旁,见蒋济不敢打开书信,也不敢催促或者接过来。

    “我来!”年轻气盛的曹爽见此,从蒋济手中夺过书信打开看了起来。

    “这……这……”打开书信之后不过片刻功夫,曹爽便变了脸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曹爽的能力虽然不强,但他也清楚魏国丢了江夏之后的后果。

    书信从曹爽手中滑落,曹休此刻有些不耐烦了,一把从地上将书信捞了起来,三人凑在一起看了起来。

    “这……”看罢书信,三人也同时变了脸色,曹爽尚且清楚魏国丢了江夏的下场,陈群,蒋济这些睿智之辈又岂能不知呢。

    陈群脸色苍白,声音颤抖道:“这……这可如何是好,江夏一丢,我大魏黄河以南之地可就……”

    蒋济曹休稍微好一些,但也眉头紧锁,全然没有主意。

    曹睿躺在床榻上,目光看向众人,说道:“情况你们已经知道了,可有什么主意?”

    曹休想了想,拱手说道:“陛下,当速速调集兵马,前往豫州驻扎,以防诸葛亮,末将不才,愿领军抵挡诸葛亮。”

    曹睿闻言没有说话,目光看向蒋济陈群二人。

    陈群看了一眼曹休,支支吾吾的说道:“诸葛亮十日之前便已经拿下了江夏,现在他只怕已经开始进军豫州了,我们远在洛阳,就算是现在率兵过去,只怕也来不及了。

    而且淮南援兵被诸葛亮大败,兵马损失众多,寿春的兵马,加上合肥防备江东的兵马,也不过五万人马,这五万人马不可能全部调动得起来。

    而豫州,兖州空虚,根本无兵可用,就算是在诸葛亮进军豫州之前将兵马调动起来了,兵力方面也比不上蜀军,届时交起手来,咱们只怕也……”

    曹休闻言不悦道:“陈文长,你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诸葛亮虽然厉害,但我曹休却不怕他!”

    陈群辩解道:“我非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是诸葛亮足智多谋,麾下赵云,陈到等人勇冠三军,张任,霍峻等又都是能征善战的良将。

    我军兵力不足,将领也比不过蜀军,豫州又无险可守,想要挡住诸葛亮,谈何容易?”

    曹休怒道:“如不率兵抵挡诸葛亮,那黄河以南之地就都不要了吗?许昌,洛阳也不要了吗?”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陈群与曹休的争论让曹睿心烦不已,对着二人呵斥了一句,曹睿看向蒋济:“子通,太祖时你便是他的智囊,如今我大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蒋济拱手说道:“陛下,诸葛亮已经拿下江夏,我大魏兵力已经是捉襟见肘,黄河以南之地,以我看只怕是守不住了。

    若强行派兵镇守,损失反而更多,依微臣来看,不如将兵马,百姓迁往黄河以北之地……

    我大魏退往黄河以北,依靠黄河天险,尚且还有回旋的余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