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章 质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苒苒醒来的时候,只觉小腹里空空如也。

    眼睛蓦地睁大,她瞬间从病床上弹坐了起来。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摸着扁扁的小腹,她发了疯地质问。

    护士被唤了进来,“宋小姐,你冷静点。你的子宫已经被摘除了,而且因为感染,伤及到了卵巢,你两侧的卵巢也被切除了……”

    什么?

    宋苒苒难以置信地看着一脸平静的护士,“你胡说!我的孩子,明明还在我肚子里,怎么会说没就没呢!你胡说八道!”

    护士一支镇静注射到了宋苒苒的静脉里,“宋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当初怎么对宋大夫的,今天老天爷就会怎么对你!恭喜你,你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毕竟,你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是没资格做母亲的!”

    宋苒苒还想大吼大叫,但意识已然模糊,只能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眼泪,顺着她两只眼睛的眼角,流了下去。

    她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相信慕战北!

    慕战北,我以为我宋苒苒够狠心!

    没想到你才是这世间最无情最狠毒的男人!

    碧水苑。

    宋苒苒气势汹汹地赶到家里。

    她看到了慕战北的车在院子里,但楼上楼下卧室书房都找了他,人根本不在。

    宋苒苒正要下楼,看都了三楼的楼梯。

    嫁过来半年多了,三楼是禁地,她从来没敢上去过。

    既然慕战北不在一楼二楼,那肯定在三楼了。

    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在三楼搞了什么秘密基地!

    宋苒苒虽然自己给自己壮了胆,但上楼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

    好在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双脚踩上去没什么声音。

    三楼的楼梯正对的最大房间门敞开着,宋苒苒蹑手蹑脚来到门口,往里面看去。

    慕战北正坐在窗下作画,背对着门的方向,似乎很认真的样子,根本没有发现门口站了一个人。

    宋苒苒胆子大了一点,直起身子走了进去。

    放眼望去,这里竟然是一间画室,四面墙上,全都挂满了画作。

    有素描的,有彩绘,还有国画……

    她是知道慕战北喜欢画画的,但是她嫁过来这里半年多了,从来不知道,这里三楼的禁地,竟然只是他的画室。

    宋苒苒没敢这么快打扰慕战北,转身仔细向墙上那些画作看去,在看清楚上面画的内容时,瞬间愣住。

    这些画,上百幅的画,居然画的都是同一个人!

    宋七月!

    从她小时候十来岁的时候,画到少女时期,从少女时期,画到青春期,再到现在……

    有她穿各个时期校服的,有她穿各式各样裙子的,还有在舞台上表演的……

    有她长发的时候,有短发的时候,有扎马尾的时候,还有烫发的时候……

    每幅画上的宋七月,都那样清纯可爱,特别是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的一样,温柔地看着他。

    不得不说,慕战北的画画水平真的很高!如果不仔细看,如果不是因为她对画上的女主人太了解,任任何人看了都以为这是一幅幅摄影作品,而不是用笔画出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