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16 又哭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高兆回屋后,摸摸脸,有点僵硬。

    让做自己,难道刚才规矩过份了?

    装累人,估计看的人也累。巧云还不是装哪,我看她都累。

    算了,还是做自己吧,只要你们接受,最好。

    天还早,吴长亮出去了,高兆坐下想,中午给亮哥做个什么菜哪?

    去小厨房看看有什么菜。

    唉!我也变成庆王爷那样,每天啥事没有,就考虑吃什么。

    厨房人见高兆进来,停下手里的活,站起来行礼,高兆摆手道:“你们忙你们的,我看看有啥菜。”

    下人见怪不怪,最近二奶奶时不时想做个什么菜,有的稀奇古怪,公主府从来没有做过的。

    因为平武大长公主不喜有味的菜,正好吴驸马又是南方人,俩人吃到一处,府里常年做菜偏清淡。

    高兆看到有鱼,想起从娘家拿回来的泡菜,得,今天吃酸菜鱼。

    又看到有青菜,问有没有豆腐,厨娘说有,那干脆吃锅子,酸菜鱼锅子。二爷不爱吃鱼,那就鱼丸。

    吩咐下去,让下人准备材料,锅底她得来做。

    跟着高兆的历妈妈看看外面,大热天吃锅子,还是泡菜的,亏二奶奶想的出来。

    高兆对历妈妈说道:“一会给你们留一锅底汤,别看天热,吃酸菜锅子舒服的很,吃之前,盛碗汤出来留着喝,很酸爽,马上觉得天不热了。

    “多谢二奶奶。”

    历妈妈福身谢过,二奶奶每回做个什么菜,都会分点出来让她们尝尝,说喜欢吃就再做,不是什么贵重菜品,下人们也可以做来吃。

    有些调料是高兆让香兰买回来的,比如茱萸,没辣椒,只有这个代替,酸菜鱼必须有花椒、茱萸和生姜,需要事先切好腌上去腥。

    厨娘杀好了鱼,高兆套上厨房里专用服,挽起袖子,亲自动手,给鱼开边,鱼肉切薄片,鱼骨剁成小块,用酒、生姜、陈皮腌制。如果是秋冬,直接用橙子,去腥不说味还鲜美。

    不仅厨房里的人瞪大眼睛,就是历妈妈都吃惊,切鱼动作太利索了,那不是一时半会能学会的,刀又快,鱼肉软乎,搞不好切到手。

    高兆得意,我拿手的是切土豆丝,只可惜这里没土豆,没法给你们展示一番。

    都弄好了,看到一个胡萝卜,高兆让人洗了拿过来,然后快刀切丝,那真是亮瞎全厨房人眼睛。

    别说我不会做菜,满京城少奶奶也没我这功夫。

    等我学会了纳鞋底,我就是女红下厨都会的人。

    嘿嘿!好得意!

    收获敬佩的目光,高兆昂头,等贾西贝来了好好给她吹吹。

    “二奶奶,这个准备做什么?”

    哦,问的是刚切都萝卜丝,这个不能涮锅子。

    “凉拌,交给你们了。”

    中午吴长亮回来,进院闻到酸味,不知高兆又做了什么菜。

    高兆做好了锅底,见吴长亮回来,让下人上配菜,亲自拿了手帕伺候他洗手换衣。

    “亮哥,今天给你尝个新鲜菜,到时你们路上可以吃,方便的很。”

    吴长亮见桌上的锅子,想起上次去松山所,表舅和兆妹就喜欢吃锅子,那会是冬天,可以带菜品,现在大夏天,怎么吃?

    坐下后,高兆把鱼丸先放进去,说:“这是酸菜锅子,路上带坛酸菜,直接放锅子里,其他的想吃啥放啥,热天解暑气,去火,喝口酸菜汤,味道好的很。”

    煮了一会,才放鱼片,“亮哥吃鱼丸,我要吃鱼,不过鱼片没刺,我让她们把鱼刺挑出来,还有青菜和豆腐。”

    吴长亮不吃鱼是怕鱼刺卡着,伸筷子夹了鱼片,味道怪怪。

    看了看高兆盛好的鱼汤,喝了一口,酸酸的。

    “刚开始吃不惯,不过习惯了觉得好吃。”

    高兆就没准备别的菜,就是想让吴长亮只能吃一个,又不是毒药,吃了怕啥?不能惯挑食的毛病。

    主要上次在庆王府他连大葱都吃了,那就没问题。

    吴长亮就在高兆一边解说一边给他夹菜中吃饱了。

    没觉得多好吃,但也能吃的下。

    高兆见状还是有点遗憾,美食一定要和能吃到一处的人一起品尝才过瘾。

    下次一定去和太妃吃一顿,王爷舅父也行,肯定吃的热闹。和二爷一起吃太安静了。

    吴长亮饮食随了父母,但在高家两年也习惯吃一些普通奇怪食物,不奇怪但也不多中意。

    晚上,高兆又给吴长亮说了她接下来的目标,在他不在的时候,学做鞋子,首先是纳鞋底。

    一定在吴长亮回家时做出来一双鞋子。

    吴长亮看着高兆雄心壮志的神采,心里发笑,道:“好,我等着穿兆妹做的鞋。”

    其实心里想,不知能不能做出来,还有就是做出来不知能不能穿。

    “亮哥到时别嫌弃,第一双鞋子不会太好看。”

    “不嫌弃,做好了我就穿。”

    高兆满意了,中午吃饭时的那股丧气没了,心里平衡点。

    初十,吴长亮走了,高兆又一个人呆着,太无聊,公主婆婆说她和公爹十五要去城外庄子里住段时间,这几天她得规矩呆着。

    鲁国公夫人来了,带着花贵宝来串门,刚好高兆知道驸马出门,想去荣禧堂做自己,一进门,看见一个人猛地起身站起身,好像挡着什么。

    平武吓一跳,不知为何尤氏听到儿媳进来把她女儿放椅子上,自己挡在前面。

    高兆站着,不知该如何。

    尤氏尴尬的笑着说:“我来找你婆婆说话,带着贵宝。”

    平武想起那个传闻,说国公府闺女能见菩萨。

    她好奇的看着尤氏背后的花贵宝,见她抱着尤氏的腰,歪头往前看。

    然后哇的一声哭了。

    高兆顾不上请安,赶紧说了声:“我没啥事,先走了。”转身就走。

    哎呦!未来的弟媳这么怕我,将来天意要为难了。

    尤氏急忙抱起女儿,拍着哄着。

    今天她是想来试试,前面只是听国公爷说,她没亲眼见过,那天寿宴见江氏和蔼可亲,一看就是性子柔软之人。

    女儿以后不会受婆婆的气,听说吴二奶奶在家里颇为受宠,女儿的大姑子也很关键。

    总得要交好,她想亲自看看怎么回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