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四十四章 独立浪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骷髅城的深夜,皎月隐匿在薄薄的云雾后,仿佛披着轻纱的美人。

    城外无人的荒郊,洛忧站在一棵半枯萎的古树下,手指抚过干燥的树皮,恰有一阵秋风吹过,落叶纷纷下,他轻轻将其接住放在手中,看着枯叶上的纹路。

    记得儿时,洛忧听过一个传说,如果能在秋叶落地前将它接住,放到耳边,它就会给你讲述一个秋天的故事,他曾经对此深信不疑,每到秋天都会带着洛唯跑到树下,天真地等待着秋叶掉落,好能把它接住,那是一段回不去的,属于秋天的童话。

    当然,这种童真后来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消逝了。

    不过此时,洛忧却是像小时候那样,默默地把手中的落叶放到耳边,仿佛是在倾听它的声音,又或是在倾听自己的过去。

    “忧。”就在洛忧倾听风拂过枯叶的声音时,背后传来了女孩的呼唤。

    洛忧并没有感到惊异,只是随手一扬,让落叶随风离去,随后默默地说:“拂晓城的事处理完毕了?”

    只见洛忧身后半跪着身穿白袍的玉面狐,月光洒在她柔美的脸上,照耀得如同莹玉般无暇,她微微颔着首,说:“处理完毕,酒肉僧已被我用计杀死。”

    “做得很好,这样一来,奥特里家族派系的人正式覆没,再也没有人能调查到你了。”洛忧对玉面狐伸出了手,柔声说,“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想走到台前来吗?我可以给你一个身份,让你能光明正大地待在我身边。”

    玉面狐搭住了洛忧的手,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眸中满是爱意:“不用,我愿意一直在您身后。”

    洛忧默默点了点头,他轻轻握住了玉面狐的小手,问道:“为什么你的手这么冷。”

    灵狐双生,阴阳移魂,玉面狐为使酒肉僧走火入魔,先是用一辈子只能用一次的双生能力创造了另一个自己,随后剥离体内阴阳两劲,让酒肉僧误吞纯阳之躯。

    现在,玉面狐体内留下的是纯粹的阴劲,没有阳气的身体从会永生被寒气包裹,全身冰凉,别说现在,以后玉面狐的身体永远都是凉的。

    然而,这是玉面狐第一次没有对洛忧说实话,也是此生唯一一次,她温柔地一笑,说:“路途风大,偶感伤寒。”

    洛忧牵住了玉面狐的手,将她搂入怀中,用自己的体温给她取暖,轻声问道:“这样会好一些吗?”

    极阴之体即意味着此生再也感受不到温暖,就像此时,玉面狐根本感受不到洛忧的体温,但她还是微笑地闭上了眼睛,轻柔地说:“好多了。”

    片刻后,洛忧问道:“她怎么样?”

    玉面狐依旧依偎在洛忧怀中,闭着眼,轻声说:“她很好,正在等您的归来。”

    “知道了。”洛忧抬起头,看向了无涯的夜色,仿佛在注视着同样在看这片夜色的人,深深地说,“后天清晨,我去履行约定。”

    ...

    第二天,拂晓城中心广场,人山人海的拂晓城居民聚集于此,此时已至深秋,气温寒凉,但如此庞大的人群聚集带动着狂热的气氛,让现场的温度也随之升高,升起的朝阳甚至照亮了他们脸上的汗水。

    中心广场搭建的场台上,神色狂热的独立分子头目对下方人海张开了双臂,这是一个身披联邦旗,穿着破旧秋装,眼神中仿佛燃烧火焰的男人,也是拂晓大清洗后留下的产物,他嘶声呐喊着:“拂晓城的同胞们!自由之日即将来临!帝国的杀手迫害了我们如此之久,但我要告诉你们,自由的意志绝不会因杀戮而动摇!我们向往着更美好的生活,憧憬着更强大的国度,我们有选择身份的权利!我们有选择成为联邦公民的权利!”

    下方沸腾的人海传来了铺天盖地的声浪,异口同声,整齐一致地传来呐喊:“独立!独立!独立!”

    “崩坏3年的战争中,帝国逼迫我们的亲朋好友走上战场,把他们当做战争的畜口!我们的父母累死在了拖运补给的货车上,我们的孩子变成了战壕里的炮灰!我们失去了妻儿,失去了挚爱,只为阻挡真理的到来,我们都是罪人...”独立头目眼中的火焰落寞消逝,但紧接着又快速燃起,他将手指指向了头顶的天空,伴随着狂热的声音仿佛要穿透这片苍穹,“但是!真理的铁蹄不可阻挡!伟大的联邦到来了,他们击溃了弱小的帝国,把我们从饥饿的边缘拖回,给了我们面包与蜂蜜,竖立了生命之墙,保护我们远离凶兽的侵犯,甚至修建了伟大的拂晓竞技场,让我们在那片血与沙中找到了生活的意义!”

    “我们心属联邦,也本应属于联邦,可是现在,可耻的帝国要夺走这一切!他们想要接管这里,夺走我们的佳肴,把它换成搀着沙子的白粥!要推倒生命之墙,夺走我们的土地,让我们回到满是凶兽的荒野!他们还要拆了拂晓竞技场,夺走我们的精神源泉!”独立头目怒目而视,满是血丝的眼球仿佛要跳出眼眶,声嘶力竭地吼道,“伟大的联邦不会允许这一切的发生。哪怕帝国的恶毒杀手不断屠杀我们的同胞,她能夺走我们的生命,但夺不走我们的心!我们的意志也绝不会被扑灭!”

    “现在!告诉我你们的真实想法,让我们的声音穿透云霄,穿透大公府,让英维德大公也听见我们真挚的呐喊!”

    人群之中,沸腾的声音犹如海啸般扩散:“有联邦之荣,以帝国为耻!”

    独立头目振起了手臂,刚想继续高呼,异变发生了。

    “轰隆隆!”中心广场远处突然传来了雷鸣般的马蹄声,愈发愈近,犹如黑云压城,还伴随着通过扩音器放大的威严警告:“奉大公律令!拂晓居民,立刻停止非法集会!”

    在人群的惊呼声中,一支40人编制的大公卫队骑着高头骏马,手持联邦军械,以冲击阵型直接闯入拂晓城中心广场,就像天摧地陷的海啸,刹那间冲散了聚集的人群,原本还处在狂热情绪的民众纷纷躲避,慌不择路。

    大公卫队利用战马冲击硬生生在人群中撞出一条路,冲至场台时,卫队长猛地勒住了狂暴的战马,身下坐骑一阵抬腿嘶鸣,他以熟练的骑技稳住身形,把枪对准了台上的独立头目,冷酷地说:“现在,依据《共治区域反分裂法》第19条,我以鼓动国家分裂罪,将你就地缉拿,押往大公府审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