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章 八卦转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被外面的喊声惊醒,起来后发现床里面空空的,伸手摸了下被窝是冷的,鬼媳妇根本没睡在里面,因为在后山被七笑尸惊吓,我拉过她的手,是有温度的。

    但就在我下床的瞬间,耳边传来窸窣声,回头正好见她起床,吓得我直接从床上滚下来。我急忙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只是她躺在床上?那我刚才乱摸,且不是?

    正好喊声再次传来,我细细听了下,像是一群汉子捏着嗓子在吼叫,空旷山谷里,回音让它略显诡异。我急忙翻身起来,不提刚才的事。

    鬼媳妇也没提,她起身后让我穿上爷爷留下的寿衣,说要带我去看稀罕事。

    我急忙翻出寿袍,但它太长了,只能将开叉的地方拉起来系在腰上,鬼媳妇看见我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我惦记着她说的稀罕事,白了她一眼没有在意,不过她的笑在无形中反倒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整理好衣服,她立刻带着我来到西屋二楼,从这里正好能看到山谷底部的情况。

    只见瑶寨的人全集中在谷底,那是一块类似锅底的洼地,四周点满了火把,火光中人影灼灼,有十几个精壮男子光着上身,皮肤上画满了奇怪的黑色纹络,手持杵棍一样的东西。他们绕洼地转圈,每走一步就将手里的杵棍重重砸在地上,同时发出低沉的吼声。

    “他们在做什么?”我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阮琳,好奇的问鬼媳妇。

    鬼媳妇稍作停留,随即朝旁边的楼房走去,那是阮琳的的小屋。我顾不上好奇,急忙跟了上去。她这才说:“人有三魂七魄,魂离体,魄就散了,所以想捕获完好的七魄非常难,阮琳的七笑尸虽然被毁,但里面的魄被她收起来了,现在要趁着还没有飞散重新种尸。”

    我想起阮琳说七笑尸是父亲种的,忍不住问:“是不是要非常厉害的术士才能抓住生魄?”

    鬼媳妇来到阮琳门前,我才意识到她要带我看的东西不是种尸,想到阮琳身上秘密不少,整个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术士里能抓生魄而不散的人没有几个,你父亲勉强算得上强者!”鬼媳妇进门后才回答我的问题,因为紧张,答案给我的惊喜被削弱了不少。

    我小心的关上门,一人一鬼做贼一样往里走。绕过隔断,后面有一圈燃烧的白烛,中间是个黝黑的洞口。鬼媳妇闪身就钻了进去,我取了只蜡烛急忙跟上,走了十来米的甬道,前面出现一个两百多平米的洞厅。

    走了几步,鬼媳妇突然停了下来,我不适应蜡烛的暗光,走得很慢,靠近后才发现她前面有一口小棺。她抬手将小棺打开,只见里面躺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面色红润,仿佛熟睡了一样。我心里诧异,正想问的时候鬼媳妇说:“他七魄消散,只留三魂,算是半个死人。”

    “阮琳找你的目的,可能就是为了他,你不得不防。”鬼媳妇说着将棺材盖上。

    “嗯!”我应了声,心里很不平静,阮琳给的纸条上让我防备鬼媳妇,现在鬼媳妇又让我防备阮琳,看似矛盾,但细细一想,她们这样做的目的,很可能是我对她们要找东西帮助极大,是在拉拢我。

    我偷偷看了眼鬼媳妇,思绪万千,如果她真把我当做一家人,那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我都不会乱想,但现在……

    绕洞厅走了一圈,没有别的发现,我正准备叫她回去,免得被阮琳发现,她突然后退,失声道:“回去。”

    我还没回过神,头顶的岩壁就有环形排列的油灯,一盏盏的逐一亮起,同时落下一道红色大网,眼看两人都要被网住,鬼媳妇猛的推了我一把,将我推了出来。

    洞厅四壁传来轰隆声,同时开了两道暗门,阮琳带着瑶寨的人走了出来,见面就冲我喊:“小凡,快过来。”

    困住鬼媳妇的网全是红线编制,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四周还有帷幔落下,上面画着巨大的符,鬼媳妇第一时间就尝试破网出来,但才碰到红线,帷幔上的符同时发光,无情的将她打了回去。

    我顿时乱了阵脚,挡在鬼媳妇和阮琳之间吼道:“阮琳,你是什么意思?”

    阮琳身后的人打着火把,上来就团团将鬼媳妇围住,她这才回头看着我说:“你父亲早料到会有今天,特意布下压魂阵,为的就是对付她。”

    父亲算到的?我眉头微皱,想到他既然带走鬼媳妇的东西,自然是在很早前就有交集,加上随着我的年纪增长,脱掉寿衣是必然,有这样的安排不足为奇。

    只是我现在不相信阮琳的话,它跟纸条一样,都无法确定是父亲所为,不过眼下不适合刨根问底,否则情况有可能失控。阮琳看出我的困惑,从身上掏出一块八卦镜说:“你虽然不懂术法,但李家的物件应该认得。”

    八卦转轮我认得,爷爷从小就给我看它的图鉴,也说过它被父亲带走,现在在她手中,那父亲绝对到过这里,阮琳的话真实性大大提高。

    阮琳话音才落,鬼媳妇就说:“李凡,你不能信她,她的目的只是拿到那件东西,不会管后续的事。”

    “胡说!”阮琳冷笑:“到了现在你还鬼话连篇,小凡,你过来,我们这就灭了她。”

    我一听要灭了鬼媳妇,顿时着急起来,知道气氛不能在僵持,否则说话的时间都没有,见鬼媳妇还想开口,急忙呵斥道:“你闭嘴!”

    鬼媳妇被我一吼,真的不在言语,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但现在刺激阮琳没有任何好处,赶紧岔开话题问:“你在车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晕?”

    “晕了!”阮琳笑了笑,看向鬼媳妇说:“想骗过她,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是真的才行。时间不早了,动手!”

    阮琳话音一落,红线编制的大网就开始收拢,寨民甩掉身上的衣服,露出身上的符纹,开始绕圈念咒,鬼媳妇脸上的雾气像是受到压制,开始溢散。

    我见状急忙朝阮琳走去,“阮老师,你把八卦镜给我。”

    八卦镜是外人的称呼,爷爷告诉我的是八卦转轮,里面有四个同心圆环,每个环都有对称轴,指向八个方向,能够独立转动,外人即便拿到也无法得知其中秘密。阮琳即使真的跟父亲熟识,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秘密。

    不会用,八卦转轮就是个废物。

    阮琳见我过去,立刻松了口气。她对八卦转轮不上心,见我伸手就递了过来。东西在手,我快速打开暗扣,盘面立刻分成四个同心圆,中间是个寸许的小镜子,反射火光后形成光柱。

    “李凡,你做什么?”阮琳察觉到情况不对,想要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我用力弹了下铜镜,它飞速的转动起来,外面几个圈子相继被带动。镜光不断被折射,宛若万花筒,只不过它射出的是一道道符纹,所过之处帷幔自燃,身上有符纹的寨民惨叫,纹络犹如被激光清洗,正快速消退。

    逼开寨民,我也不想伤了他们,急忙用手遮住转轮。阮琳面露惊色,显然没想到八卦镜能有如此力量,颤声说:“李凡,放了她,整个瑶寨都会被血洗。”

    鬼媳妇的脾气我拿捏不准,也不敢轻易破掉血网,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我从她身上感觉不到威胁,反而是一种让人心疼的孤独。

    我一咬牙,回头对阮琳说:“我不管你们争的是什么,但今天必须放她走,我保证她不会伤害你们。”

    “李凡,她是邪祟鬼物,你用什么来保证?”阮琳见气氛缓和,努力的想改变我的想法。而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我拿什么来保证?

    八卦转轮?不可能,它每开一次,第二次就要等上七天。

    阮琳察觉到我的犹豫,不停的问同一个问题。我心乱如麻,鬼媳妇的手段我见过,她要是大开杀戒,整个瑶寨都得陪葬。但不救,心里又觉得不对。

    阮琳逼问,心乱下我咬牙脱口吼道:“她是我老婆,我保证她不会伤害你们!”

    我回头看向鬼媳妇,希望她能给我一个明朗的态度,她脸上迷雾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出现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脸颊上还挂着两滴泪痕,呢喃的说:“李凡,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

    她的话无头无脑,我不知是何意。但血网已经缩小到只能容她一人,在不破,整个大网的力量都会压在她身上。

    见状我二话不说,匆忙咬破舌尖,含着一口血要喷在八卦转轮上。然而就在这最后时刻,阮琳突然吼道:“李凡,若救她,你父母都会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