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章 被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鬼媳妇被我推开后面露诧异,但在这一刻,我看到的不是她的容颜,也不是她会做出何种反应,而是失去信任后的一具空壳。

    暗无天日的五个月,虽然都在学习中度过,但对我来说,它是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

    阮琳上前解释说:“小凡,那天来的是道门长老,我们如果不走,结果就是全部被抓。后来我们跟踪道门的人,几个月来无时无刻都在寻找镇魔狱的入口。”

    鬼媳妇没去黑石幽冥,这倒让我有些意外。毕竟夺取血球的时候她哀声相求,以她的冷傲,可见是真的重要。我哼了声,无话可说,不过心里的怨恨没有任何消减。

    “阳火灼身,他体内的阴气已经消散!”鬼媳妇还是蹲下来,查看呈洛师父的伤势。我本想再将她推开,奈何眼下只能靠她。

    呈洛师父还没失去意识,闻言断断续续的说:“用阴土续命!”闻言我急忙推开鬼媳妇,双手结印,体内的阴气外放,将洞内的沙土全炼成阴土,附着在师父身上。

    我突然施术,惊得阮琳跟鬼媳妇异口同声的问:“你学了阴阳门的秘术?”

    “嗯!”我不冷不热的点头,如今虽然避开道门追踪,但还在道门的地盘,算不得真正脱险,只能暂时放下对她的怨恨,免得闹僵。

    然而我才将呈洛师父用阴土包得严严实实,阮琳就沉着脸一字一句的说:“李凡,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体内的阴气必须散掉才行!”

    鬼媳妇的脸色也很难看,让我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嘴上不服气的说:“我知道自己做什么,不管有什么后果,我也会自己承担。”

    “你……”阮琳气愤的刚开口,鬼媳妇就抬手制止,平静的蹲下来说:“你师父体内的阳火太过霸道,凡土化阴只能维持几日性命,想要治愈,还需瑶寨的阴土。”

    我眉头微皱,她说的阴土自然是种尸地的黄土,只是外面有道门的人搜寻,带着师父肯定走不出去,知道她会想办法,索性不开口,免得还要求她。

    鬼媳妇略微沉思道:“镇魔狱被打穿,整个道门都乱了,石山内部的防备会相对松散,我现在进去也许能拿出你的八卦镜和木尺。”

    两件东西都是祖传之物,丢了我心里也很难受,只是比起性命,我只能暂时放下,现在听说能取回来,心里自然高兴,嘴上却不冷不热的说:“别说得像是帮我一样,那是你欠我的,要不是你丢下我跑了,它们也不会被道门的人拿走。”

    “李凡,你怎么能这样?”阮琳从一开始就站在鬼媳妇那边,闻言立刻斥责。我冷笑道:“你跟她还有未完成的约定,自然是穿一条裤子,不过我不会在意。”

    刻薄的话,每说出一句都带着刺,但每一句都在消磨我心里的怨气。

    阮琳无语的冷笑,顿了顿还想在反驳,鬼媳妇微微摇头示意她不用再说,回头对我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如果两个时辰后我没回来,你们就自己想办法离开。”

    我原本只是赌气,毕竟石山是道门重地,何况刚出现疏漏,防备绝不会松懈。见鬼媳妇真的要去,心里顿时慌乱,只是还不等开口,她身形就消失在山洞中。

    阮琳冷冷的白了我一眼,“现在你满意了?她要是被道门的人抓住,下场就是灰飞烟灭。到时候别说我的事,就连你想追寻的秘密,也会一并中断。”

    我原本就后悔,先不说别的,没有鬼媳妇,我们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个问题。我看了眼被阴土包裹的呈洛师父,急上心头,转身就朝洞外走,“我去帮忙!”

    “哼!”阮琳冷笑:“晚了,你现在去了也只是帮倒忙。你老婆不是鲁莽之人,她昨天就已寻到镇魔狱的入口,即便你逃不出来,我们也会进去营救。”

    阮琳故意将“老婆”两字说得很重,是在提醒我。而且她说的是真的,否则七笑尸不会那么赶巧。越是这样,我越是不安。只是正如她所说,我现在去除了添麻烦,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想趁着鬼媳妇不在,问她我释放体内阴气的弊端,刚要开口,两具七笑尸突然从地上站起,如临大敌的面对洞口。

    与此同时外面有人声传出:没想到李家后人会跟妖女混在一起。

    随即有人应道:世事无常,没什么奇怪的,何况那妖女容貌倾城,只要是个男人都容易动恻隐之心。

    “师兄,你不会也……”先前的人打趣道,话说一半,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我跟阮琳靠在洞口岩壁上,盯着迷雾,生怕两人突然闯进来。我把古杰师父的死怪在她身上,显得有些牵强,因为他们之前还是我帮手推下悬崖,现在听到有人肆无忌惮的调侃她,拳头忍不住捏了起来。

    可恨的是我现在还没能力站出去,挺直腰杆维护鬼媳妇。洞口的阵法显然起了作用,两人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彻底安静。

    我吁了口气,后背全是冷汗。阮琳小声说:“他们已经进了石阵,我们不能久留。”

    “还得等两个时辰!”我急忙提醒她。阮琳冷笑:“如果她回不来,你要如何做?”

    阮琳不依不饶,冷嘲道:“是不是算你欠她?”

    欠?鬼媳妇如果出事,我永远没有还的机会。想到这点,我越发不安。阮琳还不打算放过,急躁中我低呵一声:“够了,如果不是你们,我师父也不会死。”

    我不想认输,反驳道:“若非你跟她有约,恐怕想的也是怎么弄死她。”

    阮琳摇头冷笑,走到角落坐下,过了几分钟冷不丁的说:“李凡,这世上没人欠你。你认为她欠你,是因为你把她当做妻子,认为她有责任救你。但你又为她做了什么?”

    阮琳的嘴巴像刀子一样,直戳人心,但我不想认错,强装没听见,盘膝坐在师父旁边。

    但事实就是事实,我无法逃避,甚至不能用自己的年龄来作为掩饰的借口。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直到阮琳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我蹭的就从地上站起来,不顾她的阻挠,要出去寻鬼媳妇。

    不过就在这时,洞内出现一阵青风,鬼媳妇的身影在青风中逐渐凝实,整个人都显得十分憔悴。

    她不等我开口,翻手就拿出我的木尺和八卦转轮,随后踉跄的朝着石台走去,看她的样子是想坐下,然而途中摇摇晃晃,还未到身体就突然软到下去。

    我匆忙双手合十,地上的土石瞬间凸起,将她支撑住,人也同时蹿到跟前,将她抱在怀里。

    鬼媳妇个子比我略高,不过体重却很轻。被我抱住后她艰难的睁开眼睛说:“道门的人厉害,是因为他们手中的法器和道符,现在有了八卦转轮,你和阮琳先走,我留下来照看你师父。”

    她言外之意是有八卦转轮,我可以跟道门的人对抗,但呈洛师父重伤,带着他很难逃出。只是既然已经暴露,她留下来同样危险。

    见我没有答应,鬼媳妇凄然一笑道:“你不是说了,这是我欠你的!”

    “已经还清了,我们一起走。”我眼圈发热,让阮琳托住她,匆忙走到师父跟前,轻声说:“师父,我留下一条梦蛇在这里看护你,弟子逃出去后会立刻取来阴土救你。”

    师父被阴土包裹,处于半昏迷状态。但还是听到我的话,嘴里断断续续的说:“不用冒险,记住,不要让阴阳门没落。”

    我“嗯”了声,知道现在不同意只会让他难受,索性不理会。而我取到阴土后,定会回来。想定后我双手掐诀,梦蛇飞出后将他缠住,快速朝洞窟深处游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