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章 无量寿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飞虹落定,出现的是两个双胞胎青年,年纪二十出头,身穿青色道袍,胸口用金丝绣着个断字,手里提着出鞘的长剑,寒气森森。

    我记得师父说过,道门是隐藏在繁华里的一个古老门派,但发展至今,当初的辈分划分早已名存实亡,其中的翘楚都各自发展,导致道门成了一个庞大的氏族组合。

    断氏正好是道门最大的氏族,可以说那什么少门主,不过是门面上的东西,隐藏在背后的,才是真正的狠人。

    我踏入玄术之路,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战斗过,面对能御空的两人,宛若一只小鸡,不堪一爪。但困兽尚且犹斗,何况是人,走到这一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

    我轻声跟鬼媳妇说,让她先到黑球里,免得不好出脚手。她眼睛睁开,水汪汪的盯着我,身形开始模糊。但左边的断氏双胞胎突然开口说:“道门天灵珠留下,你们可以走。”

    天灵珠?我想起阮琳从少门主身上拿到的东西。果然,还不等我开口,阮琳就不情愿的拿出那个珠子,近距离看,它通体翠绿,宛若翡翠,里面有乳云状的东西在流动。

    “给你!”阮琳极不情愿的扔过去。他们虽然说放我们走,但我不太相信,手里掐了印诀,臂上梦蛇随时都能飞出。

    不过左边的双胞胎伸手接住天灵珠,看了眼收起来,随即长剑归鞘,抱拳说:“在下断缘!”右边的双胞胎也做出同样动作,开口说:“在下断情。”

    “请转告李梦龙,我兄弟二人欠他的命已经还了!”两人异口同声,话音落,脚下有符光炸开,同时化作飞虹离开。

    我看着他们潇洒的身姿,知道他们的样子,就是我要追求的目标,只是他们手里沾了师父的血,情也已还,下次见面就只能是敌人。阮琳轻松的说道:“原来他们是来报恩的,看来你父亲救过他们两人。”

    父亲在我印象里只是一个轮廓,人形的轮廓。但鬼媳妇说他是强者,现在看来所言不虚。我们不敢停留,匆匆离开。通过最后一道活门,走了十来分钟后迷雾消失,回头再看,庞大的封魔阵不过是乱石丛生的一个山谷。

    我看着峡谷,长吁了口气,不是因为走出来,而是担心不知多久才能回到瑶寨。

    叔叔他们的手段让我看到了很多东西,开始学着从问题的背后去思考。阮琳见我不动,催促道:“你发什么愣,道门的人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鬼媳妇身形显化出来,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没半点受伤的样子,开口说:“我们现在跑,他们追,速度上我们处于劣势,时间也赶不上。”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闻言问阮琳七笑尸能不能自己回瑶寨,然后让寨里的人取了阴土带回来。

    阮琳不明白我这样问的意思,但还是很快点头说:“可以。我们不走?”我发现她眼神有些闪烁,很不想藏身附近,猛的想到什么,冲上抓着她的衣兜捏了捏,里面还有个圆球。

    她不等我惊出声,立刻嘘了声说:“别嚷嚷,天灵珠对我弟弟有好处。”

    “你疯了!”我整个人都抓狂了,为了避免道门的纠缠,我连钥匙都扔了,她到好,骗了断氏兄弟,把天灵珠给偷了。

    而且她还是早有预谋,提前准备了能骗过道门弟子的赝品,想想都让人冷汗直流。

    阮琳见我吁气,不屑的说:“你放心,这事跟你没关系,到时候我会以瑶寨的名义归还。”

    有没有关系,现在她说了不算,而是道门说了算,只是现在纠结已经没有意义。只是很好奇,棺中的男孩既然是她弟弟,为什么会出现魂聚魄散的情况?

    目前不是说事的时候,我捏了一片树叶,搓成阴灰幻化出一只黑鸦,飞到山中寻找能藏身的地方。

    阮琳见状也命令七笑尸离开,她很谨慎,让七笑尸分开走,这样即便遇到阻拦,也多了一份保障。

    黑鸦很快在山中寻到一个洞窟,我们藏身在这里,道门的人做梦都不可能想到,等他们追出去后,封魔阵也就无人看守,我们拿到阴土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

    鬼媳妇难得正眼看我,赞道:“李凡,你的聪明真的很让我惊讶。”

    道门少门主说她的容貌惊为天人,但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那种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女人,很不讨人喜,不过听到她的赞许,我心里还是有点偷乐,嘴上却不冷不热的说:“比起你和阮琳,我不过是小儿科。”

    “算你有自知之明!”阮琳毫不矜持的接受我的赞扬,接着说:“在我们面前,你还真是个‘小儿’”

    “哼!”我冷笑,不想跟她认真,也认真不起来。她是比我大,鬼媳妇更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老妖婆。

    我让黑鸦潜伏在峡谷里充当眼线,然后上山躲进洞中,外面的痕迹也被我小心的清理掉,确保不留任何线索。

    鬼媳妇才进洞,顿时就没了精神,阮琳立刻冲我喊:“小子,还不快照顾你媳妇?”

    我抱着她的时候,体内的阴气一直被吸走。知道对魂体有帮助,我也没阻拦,刚才她拦腰伸得那个舒展,伤早就好了。毕竟阴魂不需要等伤口恢复,倒是我咬了两次舌尖,现在半张嘴都麻了,那里还有工夫照顾她。

    “不解风情!”阮琳白了我一眼,拿出自己的围巾,铺在地上分鬼媳妇坐。

    见她们坐到一起,我才站到前面,用审问的口吻说:“我知道你们所要做的事,我都是关键。现在我问几个问题,如果你们还推三阻四,那不好意思,我救了师父就回家,从此再无关系。”

    鬼媳妇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到是阮琳皱了下眉,转移话题的笑道:“李凡,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才娶了这么个老婆,不要了?”

    少门主不轨的时候,我站出来争,但可能是年纪的关系,没人争了,我也没觉得有啥。不理会她打岔,问道:“第一,我眼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道门的人会顾忌伤到我性命。第二,李家守护一口棺材,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对玄术世界了解有限,除了两个问题,我不解的东西还很多,包括八卦转轮、钥匙、天灵珠、阮琳的弟弟、李家到底有什么背景等等,不过眼下这两件最为重要。

    我怕自己问的不够严肃,还装出凶巴巴的样子,但话才说完,鬼媳妇“咯咯”的就笑了起来。

    “你……”我气不打一处来,学校里跟同学玩闹,无语的时候总会打对方一下,见她现在还没心没肺,下意识的抬手要打她。

    然而我的手刚抬起来,鬼媳妇的脸瞬间变冷,整个山洞都是阴冷的气息,吓得我急忙将手收了回来。

    “你无需知道!”鬼媳妇生冷的说:“以及关心它们,不如想想你要怎么活下去。”

    阮琳见气氛尴尬,而且也不想告诉我,忙说:“的确,你稀里糊涂的学了阴阳门的术法,体内的阴气无法散掉。加上你眼里的东西,最后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身体会有什么变化,从古杰和呈洛师父身上我已经看到。但不人不鬼,总比被人追得像狗要强。

    我没理会,继续追问。

    鬼媳妇见我坚持,冷声说:“李家守护的棺材有几千年历史,叫无量寿棺。至于你眼里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

    我眉头微皱,她虽然说出棺材的名字,但还是在忽悠我,没说出有实质的东西,而且我眼里的东西她不清楚情有可原,棺材却不可能不清楚,那可是她的老家。

    然而我还没问,鬼媳妇飘身站了起来,伸手掐住我的耳朵,用力往上提,警告道:“以后再敢对我动手,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打女人我肯定不会,刚才即便落手,最多也是拍一下,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何况离她还有半米远,怎么能叫动手?

    蒙受不白之冤,我自然不干,立刻就开始反抗,可还不等我抓住她的手,黑球内就冒出一股寒气,跟我体内的相呼应,瞬间把我冻了起来。

    鬼媳妇脸上似笑非笑,用力掐着我的耳朵来回转动,而且还做了手脚,非常的疼,转了半圈就把我眼泪都疼出来。

    收拾完我,她又优雅的坐到阮琳身边。我身体恢复正常,可也不敢找她理论,心里十分委屈,暗暗发誓一定要变强,嘴里嘟囔着说:“强势的女人,没人疼。”

    我的声音虽小,她却能听到,只是此时装聋作哑。

    阮琳坐在旁边看戏,见我们闹完,才笑盈盈的说:“想知道无量寿棺的来历,还得知道你们李家的历史。你坐下来,我给你细细说说。”

    我闻言大喜,忘了委屈,急忙蹲到鬼媳妇身边,只是才蹲下去就想起刚才被欺负,赌气起身换了个位置。

    然而就在阮琳准备说的时候,纸鸦反馈的画面里出现了两个人,是断氏的双胞胎兄弟,他们肯定是发现天灵珠被掉包,寻了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