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 尘封的历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生命的消亡只需几秒,从战斗开始,到我身上出现异常,足有几分钟的时间,但变故在瞬间出现,谁都没想过会有这样的后果。

    我醒来的时候全身无力,睁开眼就看到一颗翠绿的珠子悬浮在眉心,里面有翠绿色的绒丝伸出,冰冰凉的特别舒服。

    鬼媳妇就守在旁边,见我睁开眼,关心的问:“怎么样?”我心里十分复杂,不管多强大的人,都会遇到害怕的事,而那时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在身边,但她选择了逃离。

    即便知道她是惧怕我眼里的东西,但两人间还是隔上了什么。

    我缓过气,抬手摸了摸胸口,衣服上还有个破口,身上却没见有伤口,不仅如此,咬破两次的舌尖也恢复了。

    如果不是鬼媳妇就在身边,我都要怀疑是不是做了个梦。她看出我情绪不对,解释说:“只要你的生命受到威胁,眼里的东西就会苏醒,它十分危险,我只能暂时避开。”

    解释与不解释关系都不大,有的事,发生了就很难弥补。但正如阮琳所说,谁也不欠谁,为她挡住剑是自愿,不求回报。

    我笑了笑,示意她扶我起来。见我已经弓起身,她急忙喊来阮琳收走了天灵珠,然后扶着我坐起来,轻声说:“还好天灵珠在这里,能及时压制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嗯!”我脑袋还有些迷糊,随口应了声,不过大致猜到眼里是个有生命的东西,只是有可能是不同于血肉生命的存在。

    师父和鬼媳妇都说过,我虽然错过了修炼的年纪,但身体里已经装满了强大的力量,无需像他们一样靠修炼积累力量,而是要学会将身体里的东西掏出来。

    鬼媳妇知道我修炼阴术,从她的表情我看得出对我来说不是好事,综合来看,我估计体内的两种力量是相互压制,而阴气占据了主动,只有遇到危险,眼睛里的东西才会复苏。

    直白点来说,我的身体就是个牢狱,眼睛是牢房,里面封印了可怕的存在。

    “小凡……”鬼媳妇见我傻笑,喊了一声。我回过神,看了眼四周,我们还在山洞里,断缘和断情浑身是血的靠在岩壁上,身上有几道恐怖的伤口,像是被锋利的爪子挠出来的。

    我过去,他们虚弱的睁开眼,瞳孔不停的收放,惶恐的想往后退,显然是受到惊吓,神智还没有完全恢复。

    “你们看见了什么?”我扶着鬼媳妇的肩膀,她受痛的缩了下,我才想起她被断缘的血伤到,急忙松手问:“你的伤没事吧?”

    “没事!”她眼神闪烁,用哀求的口吻说:“小凡,它是什么你不要问了,好吗?除了它,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呵呵!”我忍不住笑出声,知道又能怎么样?以前觉得很重要,现在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容器”,突然对什么都不想去关心。

    听出我的心灰意冷,鬼媳妇安慰道:“命运总会改变,我也会一直陪着你。”

    我不懂爱情,不知道一个女孩说出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只是听着心里稍微舒服了些。同时也知道,要是现在就放弃,等于是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只能像棋子一样任由别有用心的人摆布。

    既然活着,我就不会让那种事发生。

    我看了眼断氏兄弟,估计还需要点时间情绪才会稳定,回身走到角落里坐下。不仅断氏兄弟,连阮琳眼中都还带有惧怕,离我远远的。我问她七笑尸多久能回来。

    她跟七笑尸之间应该跟我和黑鸦一样,彼此间会有联系。

    阮琳勉强的笑了笑,只是笑得却比哭还难看,声音发抖的说:“不出意外的话,天黑就能回来。”

    “希望不要出意外!”我斜靠在岩壁上,避免无谓的体力消耗,虽然不问,但我还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把人吓成这样?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身上多了个金钟罩。

    鬼媳妇陪在旁边,轻声跟我说无量寿棺的事,传说中,它拥有起死回生的力量。来历要追溯到唐朝,我先祖李淳风和袁天罡受唐皇指派,前往东方寻找扶桑神木,并打造成棺椁。

    神木是寻到了,但先祖和好友却将神木巨棺藏了起来。武则天掌权时,朝堂上有人提起无量寿棺,她再次派人搜寻,只是到死,她都没有等来神棺,临死都心有不甘,认为还能借助神力复活,所以不准官吏在墓碑上刻字,给后世留下了个千古之谜。

    鬼媳妇只说重点,没有给我普及历史。我也只抓住其中重点,听到这里忍不住问:“既然棺材是被我先祖藏匿,为什么有会落到你手里,还被黑石幽冥的人夺去?”

    “呃,它说来话长!”鬼媳妇眼神闪烁,想岔开话题,但我追问:“你不想说,是不是它跟我眼中的东西有关?”

    我问得如此直白,她知道无法隐瞒,点了点头。我没想到先祖会是李淳风,唐朝年间的语言大师。

    据说推背图预言了数千年后要发生的事,那他是不是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都算进去了?而鬼媳妇又是什么来历?为何能将无量寿棺占为己有?可惜这几个问题她都不回答,我也不想为难她,继续问:“无量寿棺既然是袁天罡跟着藏,那他的后人且会不知?”

    阮琳闻言插嘴道:“李淳风和袁天罡隐藏了无量寿棺,回去后就引起了太宗的怀疑,为了避免被迫害,李淳风假装中毒死亡,暗中却跟袁天罡离开朝堂,他们的后人最后分散隐居,不在过问玄术世界的事。”

    太宗暗算李淳风,野史中都只是推测,阮琳却说得如此肯定,立刻引起了我的怀疑,但还不等我问,她就说:“我祖上姓袁,只是后来改了姓。我也是在弟弟出事后才从老辈人口中得知,为了寻找无量寿棺,不得已才假扮老师接近你。”

    无量寿棺能起死回生,她弟弟魂留魄散,自然有用。不过我还是怀疑,世间真的有能起死回生的神物?既然如此,先祖们为何不拿去像太宗交差。

    我趁着鬼媳妇心疼我,不知道的就问。阮琳偷偷看了眼鬼媳妇,见鬼媳妇没有任何表示才说:“我们的先祖在寻找神木的途中遇到了很多事!”她看了眼鬼媳妇,“她也是在那个时候出现,其中缘由已经没人知晓,但可以肯定,你们家老老小小都穿寿衣,无量寿棺为什么没有运送回去,都跟期间发生的事有关。”

    如此说来,寻找神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很多未曾记载和流传下来的事,我眼睛里的东西,会不会也跟那段时间有关?

    我问出来,鬼媳妇选择了沉默。但见我盯着她看,开口解释说:“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只是我的本体还在无量寿棺内,很多记忆都是残缺的,等我拿回本体,所有的秘密都会真相大白。”

    “嗯!”我闭着眼睛,尽量表现出平静,但心里却极不平静,感觉她是用这个作为筹码,要我帮她拿回本体。

    大致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父亲让阮琳转告我的话就容易理解了,他不想让那段历史被揭开,只是道门的人已经行动,死而复生的神力诱惑下,他们的目的显而易见。

    鬼媳妇聪慧过人,好像还能看穿我内心的想法,拉着我的手说:“小凡,你帮我就是在帮自己,只有弄清真相,我们才知道要怎么去做。”

    脑袋里突然塞进这些信息,我十分疲倦,不知要如何答复她,或许父亲在,他会给我指明方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