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章 阴鬼阳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前一刻还万般不愿她现在就打开无量寿棺,但那回眸一笑,突然觉得或许这就是我不相信的宿命,无法阻止。

    峰下赶来的黑袍人数秒后到达峰顶,我急忙召唤出梦蛇,变大后虚浮在身后,不过它实力不强,只能张牙舞爪的虚张声势。同时我退到边缘,如果他对我出手,转身就能顺着铁链过去。

    然而黑袍人见只有我一人,长叹一声掀开斗篷,是个中年人,脸上有种非同常人的刚毅。见到他的面容,我一下就愣住了,轻轻的喊了声:父亲。

    他没回应,但从脸上的表情能看出来,他就是黑石转轮王,我的父亲。

    “寿棺一开,你母亲性命有危。”他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肩膀一抖,斗篷就落到头上,仿佛要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声音也变得沙哑:“神木有灵,一阴一阳,阳者存于人世,无名。阴者往来于幽冥,名阴鬼。我会带你母亲浪迹天涯,只求避开阴鬼。”

    父亲话音落,都没有多看我一眼,转身就下山。分开十五年,见面不过三秒,感觉是如此的陌生,我都还没想好要跟他说什么,人就已经走了。

    到半山腰,父亲就发出尖锐的啸声,左边的山中立刻腾起黑雾,里面绿光盈盈,有精怪鬼魅倾巢而出,抬着一口血色棺材架着阴云离开。父亲远远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也不管山下跟道门对峙手下,跟着血棺离开。

    我想去追,因为母亲可能就在血棺里,可却没有那个能力,只能无助的看着她离开。

    而就在这时,铁链疯狂抖动,连接的石台轰然崩碎,巨大的能量将高空的云雾全部炸开,露出虚浮半空的金色巨棺。

    从我这里能看到棺身上的五条金龙正发光,同时有可怕的咆哮传出,随即棺盖炸飞到半空,里面有一黑一白两道光柱相互纠缠,冲天而起。

    父亲的话模糊不清,但我还能理解,无量寿棺中有阴阳二灵,生活在人间的显然是鬼媳妇,而她一直模糊感应到的,就是阴鬼。

    而且阴鬼会对母亲造成伤害,所以他们不得不离开,而造成就这个后果的就是我。只是事已至此,怪自己也无用。

    我顾不上去看无量寿棺的变化,怕道门会出手阻拦,一直目送阴云,直到它消失在天际,才失落的叹了口气。父亲的离开除了避开阴鬼,恐怕还有以道门为首的正派。

    出了这种事,李家的未来是一片迷茫。

    轰隆!

    宛若天穹裂开,巨大的声音将我拉现实,只见黑白光芒在虚空扭曲纠缠,制造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像是天际裂开一样。此时山下传来哄闹声,是道门的人。树倒猢狲散,父亲一走,黑石幽冥也就彻底瓦解了。

    道门为首的是个花甲老人,原本应该是清风道骨,现在却血染衣裳,眼中残留着拼杀过后留下的杀意,我被他看了眼,竟被吓得退了半步,差点失足落下悬崖,还好被身后的梦蛇及时拉住。

    到这里的不过五六十人,都是杀气腾腾,后面的人见到我立刻怒喝道:“他就是李家余孽,这个小杂种跟他父亲一样,是个邪修,杀了他。”

    我体内有可怕的东西,冷静的情况下他们肯定不敢动手,但刚跟父亲的人厮杀过,血气正旺,不会有顾虑。”

    果然,他一煽动,讨伐之声不断,有人说是我带妖女开启了寿棺,现在要我陪葬。总之他们一句话,错与对都不重要。既然如此,我也不想争辩什么,父亲能自称幽冥转轮王,我为何顶不住一个邪修的名头?

    “误会!是个误会!”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后面,听到众人的声讨,从后面钻出来说:“小凡是顺应大家的意思,开启了无量寿棺,但李家绝无贪念,而且我们早已跟李梦龙划清了界限。”

    “李沧海,你来得真是时候!”为首的道长冷哼一声,丝毫不将爷爷放在眼里。爷爷为了护我,不让他们冠以邪修的名头,赔笑道:“道长,寿棺已开,李家将不再守护,如今往后,它就属于天下术士,共享其中秘密。”

    道门是正派之首,但代表不了整个正派,无量寿棺即便落到他们手里,最后也不敢独享,爷爷是在暗中告诫他,事不要做绝,李家终归是守护寿棺的人,它的秘密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而这个秘密足以用来拉拢别的门派。

    老辈人说话很讲究,不过我斟酌下还是能理解其中意思。老道长都已经活成人精,自然听的出来,冷哼一声,让手下的人停止对我的声讨,警告道:“期间最好不要出什么乱子。”

    爷爷委曲求全的话我全听在心里,现在看来父亲不回家看我,也是为了保护我。

    我咬着牙,一直不说话,心里却明白了一个道理,认怂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摘掉他们自冕的皇冠。

    爷爷见道门的人不在为难我,佝偻着腰走到我旁边,慈祥的说:“别怕,还有爷爷在!”

    我不断提醒自己要坚强,直到听到这句话,眼泪再也忍不住,只是它不是为怯懦而流,是为了亲情。

    估计是觉得我们爷两没有什么威胁,道门的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头顶两道光柱上,如果黑白代表阴阳,鬼媳妇应该是白色的那道光,只是里面不见任何人影。

    纠缠持续了两分多钟,天际的裂隙也越来越大,里面除了恐怖轰隆声,还有黑白两色的光芒飞散出来,覆盖了方圆百里。

    道门的人不知道棺中秘密,只在乎无量寿棺能延续寿命的能力,很快就对头顶的异像失去了兴趣,全都盯着在巨大能量中上下起伏的金棺。

    而我眼睛都不敢眨,死死的盯着天际,不放过白色光柱的任何变化。忽然,两道光快速收回,就在要进入棺材的时候化成两个女子,联袂朝我扑来,其中一个是鬼媳妇。

    她们席卷着庞大的力量,人还未到,爷爷就被吹了出去,道门的人个个弯腰匍匐,紧贴地面。奇怪的是那股力量对我无用,还以为她认出我,带着朋友过来认识,但快到面前的时候,全身汗毛倒竖起来,连连后退。

    危险……极度的危险!

    她们不是要跟我相认,而是要杀我。黑衣服的女子我没见过,要杀我情有可原,只是鬼媳妇……

    感应到浓郁的杀机,我的意识瞬间消散,全身血液都在沸腾,直奔双目而去。意识模糊中我暗到不好,眼睛里的东西感觉到危险,要复苏了。

    察觉到我的异常,鬼媳妇和阴鬼身形定在虚空,忌惮的看着我。眼看那可怕的东西就要出来,胸口的黑球终于有了反应,里面的东西快速旋转,只是不在压制我的阴气,而是在压制血脉。

    阴鬼对着鬼媳妇笑道:“我还以为只有我察觉到了,原来你也做了准备,它是我们的宿敌,今日就做个了断。”

    黑球压制血脉流通,双眼的视线不在变红,意识也开始恢复。然而听到两人的对话,我全身毛骨悚然,她们要杀死我眼睛里东西,且不是要连我一起杀了?

    而且鬼媳妇给我黑球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压制我眼睛里的东西,枉我还对她感激涕零,想想都觉得傻,不过体内的血液没有被完全压制,还在反抗。

    只是知道真相,我已心灰意冷,释放出眼睛里的东西是死,被她们杀掉也是死,不如鱼死网破,给父亲争取一个未来。

    想到这点,我彻底放弃了对身体的掌控,任由意识消失。

    “小凡不可!”爷爷大喊,声音带着哭腔,“你们拜过堂,他能记起来你来!”

    意识模糊,加上阴鬼的话,让我都忘记了之前的约定,只是她们都说了,我眼中的东西是她们的宿敌,既然如此,她还愿意记起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