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章 我和阮琳有婚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鬼媳妇没有反对,还告诉我妖兽是被阵法囚禁了魂魄,只要破掉阵法,清醒后自会离开。

    至于寻找阵法的事,自然是交给周通来做,有鬼媳妇在,妖兽都不敢乱来。

    生灵都开七窍,有魂魄,只是动物跟人不同,它们的魂魄混沌,故而灵智低下,但凡能化形的精怪,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来炼化魂魄中的混沌,所以说兔儿修行的年月不短。

    不过它们化形的时间不是积累力量,所以变成人形的精怪,未必就是强者,这也是精怪修行的不易原因。

    周通用罗盘定位,很快寻到设在村中的阵法,占地不大,也就两平米左右,中间是一颗翡翠玉树,上面刻着各种符箓,算是阵法核心。四周围着十二尊异兽玉雕,或龙或蛇,全都栩栩如生,嘴巴大张,正对玉树上的符箓。

    中央镇物要求灵气充沛,何况是半米高的玉树,绝对是价值连城。我本想亲自了结这段因果,给父亲减轻罪孽,但周通见到阵法,伸手去摘下玉树上的符箓,想阻止都来不及。

    只是他的手才伸阵法边缘,玉树骤然抖动,突然射出一道绿光,还好他反应极快,侧身避过。绿光打到后面的石磨上,直径一米的石盘硬生生被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洞来。

    周通看了一眼,脸色发白。我暗自庆幸,要是换成自己,未必能躲开,难免要落个血溅当场。不过他触动阵法,玉数也出现变化,最高的枝头慢慢裂开,从里面掉出一个锦囊,而且树干上也出现一个“李”字。

    字体狂放,宛若父亲脸上的刚毅,着的是黑色,仿佛暗示着父亲所走的路,情不自禁的想起他带上斗篷离开的那一瞬间。

    “咦!”周通奇怪的喊了声,“上面怎么会有你的姓?”我没有他测字的本事,但看到字,仿佛是见到了父亲,都没听清他说什么,伸手就去取锦囊。

    周通见状从后面一把拉住我说:“门主,你不要命了,这玩意估计得请……对了你老婆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被他拉回来,特别的无奈,随口说道:“紫霞仙子!”陆通没反应过来,接着说:“得让紫霞仙子副门主过来……”他也不嫌绕口,名字头衔一股脑的加上,说到这里才反应过来,摸着下巴思索道:“我怎么觉得耳熟?”随即恍然:“你小子唬我是吧?这分明是电影里的女主名字。”

    “没骗你!”我只想他赶紧松手,挣了下说:“她本来没有名字,非要我取,我哪会取什么名字,想起在学校看过的电影,加上她比紫霞仙子还好看,就这样了,你赶紧松手,我破阵!”

    “嘿,不愧是我陆通的门主,高!”刚才还小子长小子短,一回头就开始拍马屁,不过我趁机挣脱出来,不管他罗里吧嗦,伸手就去抓玉树上的锦囊。

    我速度虽快,但精神高度集中,只要有风吹草动立马就会做出反应,意外的是玉树没有攻击我。锦囊被取下来,背后还有一张纸条:如寿棺有变,可拆锦囊。

    周通不仅啰嗦,还喜欢打探小秘密,我还没来得及遮挡,他就跟着念了出来。我无奈道:“实不相瞒,转轮王就是我父亲,这纸条应该是他留给我的。”

    “啧啧!”周通听完,脸上没什么变化,“你小子还真不简单,看来我是跟对人了。”

    我笑了笑,要是搭他的话,估计没半个小时都打不开锦囊。他见我要开,急忙压住我的手,严肃的说:“预测后事,我们称之为天机。如果时候不到,天机锦囊里面会什么都没有。”

    “真的?”我半信半疑,但还是收起锦囊,没有拆开。毕竟无量寿棺跟母亲和鬼媳妇都有关,将来真出了岔子,里面的东西或许真能帮忙。

    阵法不攻击我,破阵就容易不少,按照周通的指点,挪动旁边的十二个妖兽雕像,我刚收手,村子里就传出阵阵嚎叫,有妖云不断离开,片刻间整个阳村就死气沉沉。

    我手里没钱,琢磨着把玉都搬了回去。周通说十二尊兽雕常年被妖兽的魂魄依附,普通人拿到会有损身体,让我没必要为几个钱种下恶果。

    命运我可以不信,但因果循环可以预测,不得不信,最后只拿了玉树。我们回去的时候,阮琳已经换过衣服,正用矿泉水洗脸。

    鬼媳妇见我抱了棵玉树回来,问我做什么用。我故意说:“我是有老婆的人,养媳妇得花钱。”

    她白了我一眼,不过也没说什么,估计也是没钱,没底气数落我。

    阮琳刚收拾好,听见我的话,笑骂道:“你们两夫妻真是穷疯了!”

    实话实说,我们的确穷。

    周通自来熟的凑过去说:“美女,此言差矣……”

    他话还没说完,阮琳的脚已经踹了过来,怒道:“你谁啊?”如果有时间,我也喜欢这样的热闹,但道门不会给我时间,抱着玉树上车,招呼他们赶紧走人。

    阮琳的车有三排座位,周通自觉的做到前排,继续调戏阮琳。兔儿跟傻愣傻愣李二牛的坐在后面,噘着嘴老不高兴,中间是我跟鬼媳妇。车子上路后我才将锦囊和纸条塞过去,她看过后眉宇间露出几分忧虑,不过也没什说什么,只是将东西都收了起来。

    我给她的意思也是让她保管,留在我身上指不定用的时候早丢了。途中有休息,颠颠簸簸两天半,终于到达瑶寨,但鬼媳妇却说她不跟着去,只是给了阮琳米粒大小的一颗灵珠,用来给她弟弟凝聚七魄。

    天灵珠和灵珠在手,阮琳也不勉强,而我是勉强不起她,李二牛和兔儿也留了下来,鬼媳妇要查看他的魂魄,只有周通陪我进去。临走前我不放心,来回叮嘱,让她不要乱走,饿了渴了车后有东西。最后是阮琳实在听不下去,把我硬拉走,说道:“人家一个大活人,你还担心什么?”

    的确,我是关心则乱,否则谁留下都有可能出事,唯独鬼媳妇不会。

    踏入瑶寨范围,也没见到庞天云和道门的人,只是整个瑶寨都变得有所不同,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只有青壮,现在却多了很多四五十岁的寨民。阮琳带着我们去了祠堂,里面坐了五排年过花甲的老人,有七八十人之多,为首的是个尖嘴猴腮的瑶婆。

    我暗自叹了口气,难怪阮琳会不怕道门。只是奇怪为何李家没落,袁家却如此兴盛?

    阮琳都还没来得及介绍,尖嘴猴腮的瑶婆就杵着拐杖过来,到我面前后上下打量,我正准备礼貌的问个好,她突然尖声尖气的问:“你们李家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

    关于这个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了,而且她言外之意有看不起的意思,奈何她是长辈,只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瑶婆见我不回答,突然伸手朝我抓来,条件反射下我急忙躲避,但她枯如鸡爪的手宛若灵蛇,稳稳的抓住我的手腕,浑浊的眼睛半眯。

    旁边的阮琳差点惊出声,见瑶婆没有伤我才偷偷松了口气。瑶婆的手上力道极大,捏得我生疼,不过我是跟阮琳来的,她不至于伤我,坏了礼数。

    过了半分钟,瑶婆的眼皮才打开,叹气道:“体内无玄力,废人一个。”身后一排老头老太顿时哗然,其中有一个老头蹭的站起来,仿佛我欠了他钱一样指着我说:“不行,绝对不行,我家小琳绝不能嫁给一个废物。”

    附和之声一片,有的感叹李家的没落,有的说堂堂李世传人,怎么会出了一个废物。

    我满脸茫然,扭头去看阮琳,她脸上也是诸多无奈,嘴角微动,将原因给我说了,原来李家和袁家先祖定下规矩,每过三个甲子,两家人就要通婚,现在正好是我和她。

    也可以说李家就我一个小辈,她别无选择。我听完哑口无言,同时清楚这门婚事绝不能成,否则鬼媳妇非得气上天,她一生气,我就没好日子过。

    “咚!”

    哄乱中,瑶婆的拐杖猛的杵在地上,众人顿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我心都跟着跳起来,生怕她强逼我和阮琳成婚。没想她顿了顿,尖声尖气的说:“虽然是祖上定下的规矩,但李家后人已配不上我们袁家。依我看,这婚事得退了。”

    我听到前面两句话,心里还松了口气,但后面两句一出来,我的脸色顿时阴沉。李家在没落,也轮不到他们来羞辱,更不应该是由他们来羞辱,闻言冷笑两声道:“你们也太可笑了,在这之前,可有问过我的意思?”

    “你还有想法?”刚才说我是废物的老头,估计是阮琳的爷爷,怒道:“你小子做梦去吧,休想打我孙女的主意。”

    我抽了口冷气,看来昌盛的日子过多了,人也跟着变了。冷声说:“你误会了,我是想说,我不愿意娶阮琳。”

    这样的话说出来,不管阮琳愿不愿意,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羞辱,我也不想这样,只是眼前的一帮老家伙欺人太甚。

    我的话就像落入死水里的石头,刺痛了这帮老家伙的神经,因为照他们的想法,我不能不愿意,还要跪着去求,但现在,一个个仿佛被踩到尾巴的老猫,脸都变色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