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章 再入镇魔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鬼媳妇见我蹲在前面,眼巴巴的等着回答,起身伸了个懒腰说:“秘密,等那天你不捣蛋了,我在告诉你!”说着转身上楼。

    我自己坐到沙发上琢磨了半天,还是想不通,即便她也会天罡阴阳术,那也是各学各的,怎么还能影响到我不成?冥思苦想十几分钟,还是弄不明白其中原因,回房的时候台灯是开着的,床头柜上放着个运动包。

    记得逛商场的时候见过,听介绍说防水耐刮,只是价格不菲,我舍不得买,没想到她给我买来了。虽然花的还是我的钱,但心里也暖暖的。打开包,里面有干粮手电,应急用的东西应有尽有。

    “谢谢!”我回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见。此时天际已经放明,想睡觉只能白天在车上解决,索性洗漱了下,对着镜子的时候,发现头发已经很长。

    我虽然很欣赏苏白的长发,但不想跟他一样,而且我的脸要是配上长发,跟个大姑娘没两样。以前在家的时候,都是二叔给我剪,想起他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庞天云既然对我动了手,剩下的六颗灵珠藏匿地也不会太平。

    想起二叔以前凶巴巴,总是骂我笨,可是现在,他的话却变得很有用。我从回忆中回过神,看见鬼媳妇不知何时抱着手靠在卫生间门上,吓我一跳。

    她说:“头发长了?我帮你剪?”我的确不想去发廊,可能是经历的危险多了,想着把脑袋交给别人摆弄,心里就没有安全感,但俗话说佛靠金装,马靠鞍装,人除了衣服,有个好的发型也很重要。

    “算了!”我不放心,怀疑她根本不会理发。可是她强行进来,拉过凳子让我坐下,变戏法似得拿出一把充电推,眼看她是早有预谋,我心里更加不安,哭丧着脸说:“老婆,要不回来再剪,那时候丑了,我还可以在家躲几天。”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动手了。我欲哭无泪,只能自求多福,望她大发慈悲,别给我整个锅盖头。七八分钟后她说好了,我还是不敢睁眼,她强行过来扒拉着我的眼皮,眯着一条缝看了下,差点认不出镜子里的人。

    整齐的寸头,没有一根是高出来的,可见她很用心,而且这个干练的发型,隐藏了自己脸上的稚嫩,看起来成熟了不少。见我看着镜子发呆,她把手伸到我面前摇了摇问:“还满意吧?”

    “嗯!”我点头,眼眶却有些湿润的说:“我想爷爷他们了!”鬼媳妇闻言一下沉默下来,过了会才说:“他们会没事的,庞天云只是无量寿棺的产物,算不上真正的神灵八族,奈何不了他们。至于残留的神灵八族,它们躲藏了几千年,不会轻易现身。”

    闻言我心里好受了很多,对着她笑了笑,随后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运动服,在她们的陪伴下出门。昨天跟苏白起冲突,后面就晕了过去,还没看过现场,现在已经被收拾过,不过整个客厅破破烂烂,厨房的隔断整个倒了,厨具都被砸变形了,损失不小。

    周通他们见我来,纷纷围了过来,身上也都背着包,只是比起我的便宜了很多,可见选购的时候,鬼媳妇给我开了小灶。

    师父可能是听到消息,也来送我们,出门前,鬼媳妇才说:“庞天云虽然被苏白他们拖住,但有可能会派手下沿途防守,途中要提高警惕,特别是需要步行的深山。”

    我点头,她接着传音说:“我等你回来!”简单的一句话,却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不管遇到什么危险,至少心里都有个念头,:家中还有人等着,等着我平安归来。

    师父跟出来的途中,我问了下门中几位前辈的状况,他怕我分心,故意说:“我照顾着,你不用管。”镇魔狱折磨了他们几十年,身体机能早已丧失,师父不说,我也能想到情况不乐观。否则出了这样的事,以他们对道门的恨,早就出来帮忙了。

    我心里沉重,几天来,阴阳门没什么发展不说,反倒被神灵八族的事弄得焦头烂额。鬼媳妇一送到门口,直到车子驶出别墅区,回头还见她站在门口。

    刚离开家,周通就像上满了发条,兴奋的问:“门主,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你和紫霞副门主……”后面的话他没说,而是伸出两个大拇指,交叉后打圈圈。

    “噢!”我会意过来,“你说打架啊,没有我们没有打架!”夏集和商林三人也好奇的凑过来,闻言全都愕然的面面相觑。丑事都被人看见了,隐瞒反而更尴尬,我索性说:“只是昨晚不小心把她骑了一下,结果就没完没了!”

    我做了个无辜的动作,结果四人“哗”的靠了回去,连一向喜欢偷看小秘密的周通都东看西看,不打算听了。只是我说都说了,想找个他们评个理,寻个心理平衡,问道:“要不我把过程说说,你们看看是谁做得不对。”

    话音才落,周通脸都绿了,急忙直起身说:“门主,你刚才的话我们都没听到,你也操劳一晚,休息会吧!”

    我坐在前排,左右都有隔音板,他都不等我说话,猛的拉下隔音板。我嘀咕了句:有毛病。然后放到椅子,开始休息。

    汽车给我们节省了不少时间,司机也十分敬业,几十个小时的路,除了方便就没停过车,对得起百万年薪。

    听周通说,像这样的专业司机,不管主人做什么,他们都不听不看,也算是自保的手段,以至于门派冲突也没人会为难他们。

    星夜赶路,第二天早上我们就到了大峡谷外,前面也已经没路了,我们带上行礼,辨了下方向就朝森林深处走去。途中我还想接着说昨天没说完的事,结果才开口,周通就惶恐的说:“门主,你还真是纯洁如水。要知道有些事是不能随便说的,虽然我们都知道你说的不是那事,但要是让紫霞仙子听到,我们就有麻烦了。”

    夏集几人急忙点头表示赞同,见他们的怂样,我也没说的兴趣了。周通为了打断我的注意力,还说:“蛇灵族的骷髅有个软肋,那天晚上,我见苏白闪身到后面,掐住它们的脊椎骨,就那么轻轻一捏,顿时就软成一滩烂泥了。”

    鬼媳妇说过一物克一物,不会存在没有破绽的东西,他给的这个消息很有价值,不过苏白的那么一捏,肯定不简单。随着日上三竿,我们也深入大峡谷,傍晚的时候,庞大的上古封魔阵就出现在眼前。

    我不知道苏白他们是怎么做的手脚,在我看来,它完全没有变化。但不管他们成不成,至少都会拖住庞天飞,救苍白鹤依旧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途中我重提鬼媳妇临走前交代的话。进了阵法,辨别方向的事根本不是问题,四人在这方面都十分拿手。眼看着走了半数路,五人都警惕起来,毕竟途中一直没有遇到危险,那最有可能出变故的就是这最后一段路。

    因为根据人的心理,越靠近终点越容易放松,也是伏击的绝佳时机。我解下背上的阴阳剑,准备应对时刻都会出现的危险。

    小心翼翼下,速度难免会慢,半个小时候周通就失去了耐性,开口说:“门主,我看是苏白他们清理过了,不会有什么危险。”他说着以身试险,大咧咧的走到前面。

    我刚想提醒他,苏白他们想要设陷阱,那就要偷偷摸摸,绝不会暴露行踪。然而话都还没出口,他左侧的石柱上就闪过一道金光,夜幕下异常清晰,虽然只是一闪而逝,还是被我清晰的捕捉到。

    周通也意识到有问题,脸色一变,也不啰嗦了,掏出罗盘全神贯注的盯着前面。不多时,石柱后面就传来嘶嘶声,爬出两个金色骷髅。跟别墅里偷袭我们的不同,此时出现的,整个头颅都有了血肉,下巴略尖,长脸,有限的皮肤上都覆盖着细细的鳞片。

    它们出来后立刻对着我们吐出蛇信,我见状暗自吸了口气,这庞天云真是不能留了,而且是刻不容缓,要是在拖下去,我们要面对的就不是灵蛇族的骷髅,而是有血有肉的灵蛇族。

    周通他们四人站在我周围,身上各显化两卦,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八卦虚影,是类似防御的东西。

    但就在我们做好准备的时候,周围的石柱上又传来嘶嘶声,接连出现十来个骷髅,不过他们只是眼眶里有血肉,不像前面的两个长出了头皮。

    我想起鬼媳妇说过,它们有人样,习性却跟蛇差不多,而蛇会挑选猎物放松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现在我们还有时间,急忙问:“你们能不能隐藏身上的气味?”

    周通见到如此多的金色骷髅,也是十分紧张,闻言赶紧点了点头。我吩咐他们别乱动,然后快速调动黑球里的阴气,将四人的提温快速降低。

    周通也拿出四张符,分别拍在我们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