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章 耍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隐藏了气息和降低体温后,骷髅吐舌头的频率骤然加快,狭长的脑袋来回摆动,跟蛇的动作完全一样,不过现我们的影像是模糊的,动物谨慎的本能让它们不会冒然攻击。

    “你们看过阿三耍蛇吗?”周通被我问懵了,紧张的说:“门主,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话没说完,他就反应过来,急忙点头说:“见过,可我们没号啊!”

    “用嘴喊!”我瞪了他一眼,暗中开始调整天罡三十六星的位置。地球有几十亿年的历史,人类出现的时间不过九牛一毛,但最终能成为地球的主宰,就因为有智慧。

    蛇灵族的金色骷髅实力不弱,我们即便能战胜,打过去也会精疲力尽,还谈什么救人,用这个方法能省不少力气。

    我准备好移动就让四人开始叫,四个声音同时响起,参差不齐,听着特别可笑,那里还有术士的样子,要是被人见到,还以为是四个神经病。但他们做的,跟阿三的耍蛇原理是一样的。

    眼看蛇骨都被吸引,我紧了紧手里的阴阳剑,确保出手的时候是最顺手的姿势。下一刻,直接出现在石柱上的骷髅后面,它除了能红外感应和气味搜寻,还有一定的听力,只是现在被周通他们吸引,没有立刻做出反应。

    打蛇打七寸,周通说的只是脊椎骨,不过我想应该就是七寸,而它们体型完全是人,七寸就应该是脖子。

    鬼媳妇用阳灵之力扫中都没有崩碎,可见骨头很硬,我的力道自然不行,出现就盯准脊柱相连的骨缝,体内的星斗之力运转,狠狠的捣了下去。

    阴阳剑触碰下,骷髅立刻有反应,折头就朝我咬来。本想在补上一剑,奈何它们不仅能咬,还有手和脚,狭窄的石柱上根本避不开,只能在第一时间移动到下一根石柱,同样的方式,一剑就撤,不做任何停留。

    周通他们见我得手,也顾不上形象,又叫又蹦,尽可能的吸引注意力。骨缝的确是它们的软肋,可惜只有一剑的机会,不知道能不能毙敌,短时间内,“移”变的帮助下,周围的骷髅都挨了一剑,纷纷从石台上跳下来,动作极不协调,宛若被抖散了骨头的蛇,胡乱的扭曲。

    我回到周通他们中间,才有骨骇开始散架,不多时就成了一堆乱骨。不过眼前还剩头颅长出血肉的两个。我没有第一个攻击他们,除了心里没底,同时在它们分不清虚实,不袭击的情况下,减少数量才是上上之策。

    “门主大才,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出来!”周通不忘拍马屁,但他从来不拍没用的马屁,话音落就催我赶紧解决前面的两个。

    商林骂道:“虽然有个人样,还带了个灵,可惜还是成不了人,还是低等动物。”我能有这个发现,除了鬼媳妇的提醒,最大的功臣还是兔儿,她受伤后就很少出来,但每天都会发现厨房里的萝卜会少。

    她灵智已开都还保留着兔子爱吃萝卜的习性,何况是眼前这些不知怎么活过来的骨头架子。

    我稍微缓了几口气,放松因为紧张而僵硬的肌肉,直到呼吸平稳,我才示意他们继续卖力的制造动静。

    四人蹦蹦跳跳,蛇灵骨骇的脑袋也跟着转,不停的吐出蛇信子,想要确定轮廓和方位。但有符和阴气隐藏了气味和体温,他们还是不敢攻击。

    天罡互换,我突然出现在它们身后,阴阳剑朝着骨缝横扫,铿锵一声,星火四溅,震得我虎口发麻。都还来不及离开,被砍中的蛇骨就猛的转过头,猩红的大嘴张开,吐出一团绿糊糊的东西。

    好在我精神高度集中,急忙侧身翻滚,谁后快速的换了个位置。绿糊糊的粘液喷在刚才身后的石柱上,顿时冒出青烟,眨眼就溶蚀出一个大洞。

    而我刚才翻滚后躲避的石柱,被另一条硬生生的撞去了一半,如果不是换了位置,我的半边肩膀也会如同石柱一样。

    它们两不仅是多了头皮那么简单,骨头更硬,反应和速度也更快。可想而知,如果全身血肉都长出来,会有多可怕。而且受到攻击后彻底爆起,不见我踪影后就直扑周通几人。

    他们见状也不慌乱,停止了阿三的扮演,快速散开。商林手中多出一截红线,快速在缠在两根石柱间,然后人就站在后面,打了个口哨,追击周通的蛇骨听到动静,立刻换他为目标。

    然而它冲到距离红线两米的地方,感觉就迷失了方向,到处乱撞,无论如何就是碰不到红线。

    周通脱身出来,五指间扣了四个铜板,反手就朝蛇骨打去,飞出的时候不过拇指大小,但碰到蛇骨的瞬间,铜钱发出金光,瞬间变得有磨盘大小,第一枚过去,直接将蛇骨撞得翻了个跟斗。

    第二枚过去被它用双手挡住,火星四射,可见那不是幻觉,是有实质的东西。

    四枚铜钱落下,蛇骨被打得没了脾气,没头没脑的乱撞,商林同时快速解下红线,朝周通丢来,轻飘飘的线头,他丢出来却宛若石头,周通抓住后他又快速解下另一个线头,各拉一头,反方向绕着灵蛇转了一圈,红线顿时嵌入骨缝,用力拉扯下,蛇骨被固定在原地。

    两人单手扯着绳子,右手中指放在嘴里咬了下,将血抹在红线上,往前一推,一道金色光芒顿时顺着红线滑过,最后在灵蛇身上碰头,只听一声巨响,蛇骨就成了两半,倒在地上不停的扭曲。

    整个过程不过半分钟时间,我站在旁边也不敢过去帮忙,毕竟他们学的是奇门遁甲,一举一动间身边都有阵法存在,进去摸不到出口,反而是添乱。

    旁边的夏集和秦川也不甘示弱,只是我看过去的时候地上只剩一堆骨骇,没有看到他们的手段。四人虽然没有苏白那种一捏毙敌的潇洒,但也展现了各自的实力。

    我感觉四人都不亚于断缘和断情,只是他们混迹江湖,没有断缘、断情身上的那种傲气,更懂得隐忍和隐藏,想必这也是生存之道。

    “好!”我由衷的喊了声,本以为阴阳门能充门面的只有阴阳剑里的鬼王,而它终归不能随意放出来,而且还是别鬼媳妇用实力降服,问题很多。现在看了四人实力,心里顿时充满希望。

    “门主过奖了!”周通过来抱拳行礼,“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混迹社会的圆滑,让他们懂得时刻谦让。我也不打算纠正他们的习惯,毕竟现在的阴阳门,需要的就是这样隐忍和低调。

    而且这次感到意外的不仅是我,庞天云做梦都想不到四人实力远超平时的表现,不过也让我们有惊无险,否则今天来的恐怕就不止是十具蛇骨。

    想到这点,我笑了笑,也不问他们在天地玄黄中是什么等级,提了阴阳剑再次前行。出了石阵,距离镇魔狱所在的石山就近了,里面有道门的人镇守,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不可能让我们进去救人。

    但我用望远镜观察了半天,石山周围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周通手持青铜罗盘,同样眉头微皱道:“难到是庞天云那孙子把人撤走了?”

    商林摇头说:“不可能,我早年行走江湖的时候,遇到过一个从镇魔狱逃出来的人,他说镇魔狱除了关押邪派的人,还有一些不容世人所知的秘密。道门中有一部分从未露面的人,都在守护这个秘密,只要有人涉及到,他们就会出现。”

    周通不满商林的话,驳斥道:“苍白鹤算个球,充其量也就是个老不死,绝对算不上秘密!”他不是真的不满,只是斗嘴已经成了习惯,不顶上两句,我感觉他们全身都会不舒服。

    闻言也不插嘴,只是细细听。商林瞪了眼说:“你知道个屁,秘密之上必有遮盖的面纱,镇魔狱就是那个面纱,即便是做做样子,也绝不会没有人看守。”

    我赞同他的说法,点头应了声。周通还不满的嘀咕了句:“你以为是美女呢,还用面纱遮着不让人看?”

    不过他调侃完,立刻正经的说:“你们先不要动,我过去探个虚实。”他的提议也是目前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只是他这样做,等同于捕蛇者手中的竹竿,打草惊蛇的后果就是第一个被咬,但也等于给我们制造了机会。

    周通嘴上啰嗦,行动上却很麻利,话音落人就悄悄的潜伏了过去,然而他只绕过一个小山包,没几秒就倒退着走了出来,而且小心翼翼,显然是有人在后面胁迫他。

    我刚将阴阳剑顺到前面准备出手,山包后就出来一个白须鹤发的老者,佝偻着腰不急不慢的跟在周通后面。

    “道尊!”我眉头微皱,虽然没有见过真容,但还能猜出来。商林等人听我喊出道尊的名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同时我心里也在犯嘀咕,鬼媳妇交代的重要事,难道要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