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消失的天灵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跟鬼媳妇骑上异兽,没理会苏白两人,他们也不打算跟随,途中我才跟鬼媳妇说小平头是喇嘛,身上有好多梵文。

    她听了眉头微皱的说:“这倒是稀奇了,虽然时局变好后,官方的手伸得够长,密宗也有一定涉及,但密宗从未卷入过世俗之事。”

    我补充说:“小平头的职务看起来还比苏白高,两人组合在一起,是为了掩饰小平头的身份。”我接着将以前留意到的细节都说了出来。鬼媳妇听完没说什么,还是叮嘱我跟他们保持距离。

    涉世虽然不深,但我知道跟一个组织合作,不如选择道尊,只是现在没必要说出来,当做是自己的小秘密。

    我说起阴鬼,添油加醋的描述一番,把自己说得很惨,其实也很惨,不过后面还是没有灭掉李员外。做人难,做鬼也难,得势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张扬,做事会不计较后果。

    况且我也没有斩杀他的能力,毕竟那特殊的阴气无法吸收。想到这点,我急忙将天罡三十六星的变化说了,鬼媳妇只是点点头,还在想着我刚才的话,咬着白白的小兔牙说:“下次见到阴鬼,非得教训教训她。”

    我添油加醋的说,不是要让她去找回场子,只是想让她多关心我一点,比如现在躲在她怀里,要是她的手再能搂紧一点……

    “算了!她不是也没害成我,还让我得了好处!”我急忙当和事老,她们同是神木之灵,实力恐怕不相上下,斗起来最伤人。而且现在也需要阴鬼,否则后面的九寨会浪费很多时间。

    鬼媳妇没答应,直接跳过,回答我之前的问题说:“天罡阴阳相容,就是‘星’诀的表现,不过你现在还不能吸收天星之力。”

    我急忙追问中间出现的星弧是怎么回事,这点她也说不清了。原来她不是会天罡阴阳术,也从未见过学此术的人,她能教我只是看过三本功法,把能相容的地方都理清了。至于修炼后的变化,同样是一无所知。

    不过她告诉我,好比术法配套符箓、咒术。星弧很可能是天罡阴阳的一种术,我自己也认为是获得了某种术,只是习惯了听她的话,她不这样说,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我本想说说囚狱的事,想想她刚才知道阴鬼让人挖我心肺时露出的愤怒,最后还是没说,不想在为在她竖一个强敌。

    何况,囚狱是属于我自己的事。

    异兽的速度越来越快,扑面而来的风也变得凌厉,我迷迷糊糊的问了下五个鬼将的下落,好跟鬼王有个交代。鬼媳妇见我不停的往她胸口蹭,嘀咕了句:小色鬼。然后告诉我五个鬼将可能被阴鬼收起带走了。

    话说道这里,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过这次不敢熟睡,傍晚察觉到异兽停下,我像闹钟一样猛的就醒过来。睁开眼睛后看到鬼媳妇冷着脸盯着前面。

    我还没去看,就听到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呦呦,好甜蜜的画面,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阴鬼!”脑海里冒出两个字,我急忙寻声看去,见她站在不远处的树梢上,手里拿着一个绿莹莹的东西,炫耀的在手上颠来颠去。

    我怒道:“你还有脸来!”

    “咯咯。”不得不说,同根出生,她的笑声跟鬼媳妇一样悦耳好听,而且也恢复了自己容貌,跟鬼媳妇有几分相似,脸蛋精致可人,不过在我心里。她就是个蛇蝎美人,说话颠三倒四,耍起手段却是井井有条。

    “小朋友,你不要激动!”阴鬼咯咯笑不停,像个刚下完蛋的老母鸡,只是她一声小朋友,喊得我脸都绿了。不过她很快又变得忧郁起来,顾影自怜的说:“紫霞的名字真好听,可惜人家还没有名字。”

    她说道这里,眼睛都变得发亮,兴奋的说:“李凡,不如你给我起个名字,作为回报,我给你五个鬼将?”

    我听到这里,真心觉得她将不要脸做到了极致,偷了我的东西,转眼就拿来作为交换的筹码。但鬼将对我来说很重要,阴城内没有发挥实力,是因为有地府的宝物存在,要是放在别的地方,用处颇多。

    何况他们跟随鬼王多年,要是知道我见死不救,估计鬼王也会有怨恨。想到这里看了眼鬼媳妇,她脸色阴沉,但也没有说什么,意思是默认。

    名字,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个代号,因为我们天生就有,所以不觉得重要。可是对于没有名字的人来说,那就不在是个代号。我相信阴鬼刚才的忧郁,不全是伪装。

    取名换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我心里别提有多憋屈,而且电视机在农村算不上奢侈品,但爷爷和叔叔家都没有,所以我看过的电视电影十分有限,脑中想到一个白晶晶,随即又觉得不妥。脑中灵光一现,知道短时间内想算计她是不可能的事,不如在名字上……想了想,脱口就要说出来,想到怕她会出尔反尔,话又收了回来,伸手说:“你先把鬼将还我。”

    我在意的东西,对她来说不过是多余,又或者是真的急于得到一个名字,闻言手中物件发出一道绿光,里面飞出五个阴魂,我认出是鬼将,急忙拿出阴阳剑都收了回去,随口道:“你就叫天山童姥吧!”

    怕她听出其中歧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童姥的意思是永远不老,十分厉害。”

    阴鬼眉头微皱,好像正在思考,片刻说:“天山我知道,是个地名,不好。我以后就叫童姥。咯咯!”

    有了名字,她又发出诱人的笑声,身体轻盈一跃,转身朝着远处峡谷飞去,同时说:“作为回报,我已经帮你们破掉了第三寨。先走了!”

    话音落人凭空消失在天际,鬼媳妇全程都阴着脸,直到我解释了童姥的来由,她才忍不住笑出声,不过很快就问我她的名字是不是也来自电影。

    我开始还不敢承认,但以她的聪慧,自然能看出来。逼问下只好无奈只能点头承认,解释说:“你也知道,我只上过初中,文化有限,取名字这种事本来就不容易,何况当时还没有时间去多想。”

    交谈间,异兽下到峡谷。是第三寨的所在地,此刻已成为一片废墟。眼看轻松通过,鬼媳妇让我给她说说名字的来由。

    多年前看的电影,记忆早已模糊,只能根据回忆,加上自己的编造给她说了一遍,听完鬼媳妇久久不语,就在我心里忐忑,以为她不喜欢的时候,她才轻声说:“好,我很喜欢。”

    闻言我才松了口气,跟她说:“等这里的事处理完了,我们一起去看,那是个很好看的故事。”

    她欣然的点头同意,眼中还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途中我没有在睡,披着星月微光,依在她怀里避着寒风,第一次聊了很多不是玄世界的事,或许是压抑太久,聊完我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而鬼媳妇对我说的花花世界,眼里露出了渴望的憧憬。只有我知道,那只是冰山一角,也是从书中看来的东西。

    比如聊过的很多地方,我也没去过,同样充满了向往。

    平静的时光,总会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异兽停了下来,前面依旧是个天堑,那里的天空一片阴沉,时不时还划过巨大的闪电,峡谷中也没有房屋建筑,是一个不大的山中小湖。

    我站在异兽头上,望着黑黝黝的湖面,它映射着天际不断出现的闪电,宛如一张看不见的大嘴,会把进入里面的人全部吞噬。

    鬼媳妇只是看了眼就说:“我们的行踪暴露了!”我眉头微皱,没想到会如此快,毕竟我们才连破三寨,而且阴城内的阴魂全被阴鬼收了,可以说没有任何遗漏。

    “天灵珠的感应消失了!”鬼媳妇接着说,我脸一下就变色了。先不说珠子是利用局势,逼苍白鹤不得不借出来,如果弄丢,他肯定会借机发难。就是它跟八部凶灵的关系,也绝不能落入它们手中。

    我看了眼鬼媳妇,见她眉头紧锁,到口的责备变成了安慰,轻声说:“没事,既然他们的驻地存在了很久,也就不可能一下搬走,寻到后在夺回来就行。”

    “你懂个屁!”我话音才落,阴鬼的声音就出现,“没有天灵珠上的血印,我们根本寻不到它们的驻地,而且还把天灵珠双手奉上。”

    “你……”她说的我又何尝不知,只是为了不让鬼媳妇有太大的心里负担才如此说。现在被阴鬼戳穿,正不知说什么好的时候。鬼媳妇冷声对阴鬼说:“我们的过往一笔勾销,共同面对后面要出现的情况。如何?”

    鬼媳妇像阴鬼妥协,让我心里十分不舒服,可见失去对天灵珠的感应,她也是乱了分寸。

    阴鬼冷笑两声,不冷不热的说:“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她说着朝我看来,一字一句的说道:“杀了你怀里的小朋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