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2章 葬头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没想过第一次的接触会如此不欢而散,好在阴鬼没有刁难,否则情况会更混乱。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斩灵剑竟然在父亲手里,如此一来,鬼媳妇之前的猜测很可能就存在偏差。

    可惜不欢而散,加上二叔对父亲的态度,即便问了也无用。我本来打算去一趟镇魔狱,现在看来不得不搁置。

    上面哀嚎声不断,爷爷他们离开,看守无量寿棺的人就回来了,不过脸色阴沉,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同时又带有惧怕,下来也不敢靠近我,远远的护着寿棺。

    我跟阴鬼正准备上去的时候,楼梯口传来一声怒喝:“李凡,你给我滚上来。”好久没听过这个声音,不过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来,是苍白羽。

    别墅的大厅到外面的院子里,躺满了三十六派的人,而且不是断手断脚那么简单,都被废掉了修为。除去庞莽的人,半数都是来看守无量寿棺的,算是各门各派的精英翘楚。

    周通做事圆滑,他肯定是先放任他们闹事,然后才下的重手,杀鸡儆猴,不过效果还没达到。苍白羽见我走出来,不顾身边还有个假的“鬼媳妇”,两步就蹿了过来,伸手就朝我肩膀抓来。

    天罡闪烁,他扑了个空,我已经到了躺满的弟子中间,断缘断情脸色阴沉,想要出手阻拦,不过最后还是暗中不动。

    苍白羽手落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反手就朝着阴鬼抓去,嘴里还怒喝一声。我冷冷一笑,没去理会。结果他吼声余音未落,人就倒飞了出去,越过躺在地上的众人,重重的落在车道上,双腿跪在柏油路上还拖出了几米远,磨出一条血痕。

    而此时别墅群外,周通带着二十七个长老同来。三十六派的人见状,脸色顿时就变了,无人敢阻拦。

    断情微微侧身说:“李门主,你这样做,恐怕有些不妥!”他是在提醒我天灵珠没下落,无量寿棺又没弄清,现在彻底得罪三十六派没有任何好处。

    如果我是无理取闹,还真是没有任何好处,不过……周通到门口将苍白羽扶起来,将手中的信函塞到他手里说:“苍掌门,三十六派的弟子毁我山门,还伤我门人,今日所犯之事我都写在信中,望你呈给苍掌门过目。”

    他声音不大,不过说出来,还能站着的人都变了脸色,估计都还不知道庞莽会干出这种事来。

    我冷笑一声,想要给人难看,那也得选对人,否则过火了,情况就不同了。但若是我不回来,或者回来还是以前的样子,他们砸了也就砸了。

    规矩是定死的,但也同样需要实力去争取。

    苍白羽被阴鬼踢了一脚,估计丹田被封了,剧痛下被扶起来都弯着腰,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不停滚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我说:“至于事情经过,你们可以问自己人取证!”我招手让周通进来,让他将无量寿棺带走,断情脸色一冷,压低声音说:“李掌门,你要清楚,你带走无量寿棺的后果!”

    “后果是比待在这里还安全!”我不冷不热的说:“你们可以派人过去,但最好不要超过五个。另外请你转告苍掌门,天灵珠在我手里,不过暂时还不能归还,因为它跟无量寿棺有些联系,还有他们的事我会在一个月内给出答复!”

    我话还没说完,周通已经带着十几个前辈下去,途中的人也不敢阻拦。断缘手几次碰到剑柄,最后忍住了,周通扯了一截窗帘盖到棺材上,抬着就要往外走,断情见状急忙点了三个人,加上他们两兄弟跟上。

    无量寿棺要离开别墅,我也不敢大意,何况现在已经是黄昏,跟阴鬼也急忙跟上,我们出门前,苍白羽才理顺气息,张嘴想说什么,但又疼得弯下腰。

    别墅区本就处于市郊安静之地,一到晚上十分安静,不过今晚却安静得有些异常,路上除了我们不见任何人影,两旁的居民楼全都黑漆漆的,没有开灯。

    周通意识到有情况,立刻做出安排,前后左右全是阴阳门的前辈看守。断情看了眼说:“实不相瞒,最近几天我们就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你现在这样做,无疑是给他们制造机会。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如果没有阴阳门的众位前辈和阴鬼在,现在回去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但道门的两百个精英都不过是玄境,回去更不安全。

    断情的话音才落,路灯突然一盏接一盏的灭掉,四周顿时变得一片漆黑,与此同时前面出现了一支送葬的队伍,全身白衣,悄无声息的正朝着我们走来。

    中间还抬着一口黑漆漆的大棺材,我见到后第一时间让周通停下来,农村见到还可以说是不凑巧,但在大城市里,那就是不寻常。

    几乎是同时,后面也出现同样的送葬队伍,将回去的路也给断了。

    我暗中碰了碰阴鬼的手,同时安排十个前辈不准离开寿棺,等会冲出一条路,快速将寿棺抬回去。

    短短几秒钟,送葬的队伍就扩大了一倍,每一边都有百余人,悄无声息压过来。断缘匆忙从怀里掏出一根类似蜡烛的东西,对着天际一拉,一道明亮的烟火在呼啸声中冲天而起,炸开后形成一道巨大的符。

    片刻,天空不断出现同样的烟火,不过看距离想过来援救还需要时间,而看到求救信号,送葬的队伍突然加快了速度。我握住阴阳剑,阴鬼却一把拉住我的手摇了摇头:“你的伤!”

    现在还管得了什么伤不伤的,天罡星中的漩涡转动,我身边立刻卷起一道风,飞起的尘土和枯叶纷纷化为黑烟,变成一只只阴鸦,跟以往不同,它们不在是黑色,而是通体半透明,仿佛披上了星光。

    片刻间成千上万的阴鸦分成两路,朝着前后的出丧人扑去。眼看就要交锋,悄无声息的殡葬队伍里突然传出噗嗤声,数百个人的脑袋毫无征兆的脱离身体,冲着阴鸦扑来,遇到后就相互吞噬,而地上数百个没有头颅躯体继续朝我们扑来。

    断缘他们见状就要出手,被我及时呵斥住说:“今晚不是我给他们机会,而是早就计划好的,要是我不来,他们也会强攻别墅。”

    因为此时不仅是地上有脑袋飞出来,旁边的几栋楼内也有头颅飞出,同时又跳下数百个无头的躯体。

    断情和断缘见状不在反驳我的话,脸色难看的说:“是葬头教。”

    阴鬼知道我见少,还没文化,传音解释说:“葬头教起源南洋,是飞头蛮演变过来的,算得上南洋周边最大的邪派,他们不仅能头手分离,体内还有剧毒,只要被碰上见血,必死无疑。”

    葬头教的人越来越多,不断压缩我们的空间,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出去,否则他们人数太多,被困住的话无量寿棺就等于放在他们面前。

    但如果没有人出手阻拦,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急忙吩咐阴鬼:“你走前面,杀出一条血路。”

    话音落我手中阴阳剑发光,阴阳令快速旋转,本以为大城市里,阴魂鬼魄会少,没想到才有感应,就是个极为庞大的数量,看来大城市不仅人口密集,鬼也同样很密集。

    鬼王和鬼将出现,卷起数十米高的阴风,朝着后面扑过去,与此同时,道门留在别墅群的人见到烟火也从后面杀来。

    我嘴角微动,默念道:“剑斩阴阳,百鬼听令。”无数的阴魂浮现出来,随着我的长剑一指,黑压压的朝着后面扑去。

    突围,最怕的就是腹背受敌,鬼王带着阴魂,配合后面杀来的道门弟子,暂时能挡住后面的人。阴鬼也在这时飘身出去,抬手间就是一股狂暴的阴气吹了过去。

    可惜来的是邪教,阴气对他们起不到任何伤害,而她好像没有鬼媳妇阴阳互换的能力,眼看无用,手中凝聚出一把阴兵,直接就杀了过去。

    周通带着十几个长老立刻跟上,断缘两兄弟手中长剑出窍,宛若两道飞虹,竟然御空飞了过去,飞虹所过之处,飞头都被劈成两半。

    但头颅被劈开后下面的躯体却丝毫不受影响,而且被劈开的头颅还炸开,散发出黑雾,臭味顿时弥漫了整条街道。

    他们实力还不如我,眼下却能御空……混乱中旁边有个前辈看出我的疑惑,解释说:“那是道门的飞虹双剑。”

    原来如此,我心里嘀咕了句,眼看已经撕开一道缺口,急忙喊:“走!”

    但就在这时,有漏网的飞头朝着寿棺扑来,见状天罡闪烁,我直接站到棺材上,阴阳剑划出两道星光,将其斩,黑雾散发出来,辛辣刺鼻,顿时头晕目眩。

    有前辈想来帮忙,被我呵斥住,他们的任务是守住无量寿棺,同时防备对方棺材里的东西。

    漏过来的飞头越来越多,我见状暗中扣住八卦转轮,但不敢轻易使用,因为上次破阵,上面出现了一条裂缝,如果在受到反噬,很可能彻底崩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