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3章 神秘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无量寿棺靠近葬头教的无头躯体,外围的几位长老不得不出手,我也只能应付空中不时飞来的头颅。

    随着炸开的黑雾越来越浓,唾液中都带着淡淡的腥甜,是中毒的迹象,不过体内的星云快速旋转,不断将进入体内的毒素炼化,不至于越积越重。

    但我能如此,别的人却不行,短短几秒钟,除了阴鬼,动作都开始有减缓。我长吁了口气,要是鬼媳妇在就好了,那样来再多的人,都不用有任何担忧。

    长老们抬着无量寿棺冲出十来米远,离葬头教的黑棺只有七八米的时候,安静的它终于发出咯吱声,“砰”的一声棺盖炸开,里面飞出一道红影,出现就朝我扑来,四个长老同时出手阻拦。

    红影漂浮,宛若一件随风飘荡的衣服,难以捕捉。四位长老手中打出阴符,红影中猛的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是轻轻一拍,四道白色阴符顿时被破。

    我正准备开启八卦转轮,但手还没抬起来,手腕就被一只枯瘦的手给抓住,耳边传来桀桀怪笑,侧头看到一个鱼泡眼,嘴巴凹陷的怪人。

    抬棺的长老见我有危险,急忙抽手攻击,我见状点亮天罡,从他手中脱离出来。

    而刚才飘在虚空的红影速度减慢,真的只是一件衣服,围攻的几位长老发现被骗,立刻掉头过来护棺。但就在他们回身的瞬间,扁平的红袍突然变得饱满,里面同时伸出两只骨爪。

    走在后面的两个不防衣服还能发起攻击,回身的时候已来不及,骨爪上浮现阴符,瞬间就抓穿一个长老胸口。而此时我启动八卦转轮,一道光柱打了过去,骨爪顿时崩碎,另一个长老得以逃生。

    符光顺着红衣扫了一圈,被符火点燃后落到地上化为灰烬,里面空无一人。我顾不上去检查,因为落到棺材上的怪人凭借一己之力挡住几位长老攻击,枯瘦的五指犹如鹰爪,扣住棺盖跃身一掀,人就往里面钻。

    苍白鹤进入寿棺后玄力全失并非秘密,邪派跟道门都拥有漫长的历史,耳目众多,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他现在进棺,绝不是为了续命。

    我见状立刻将符光朝他扫去,途中还灭掉几个飞头,然而丑陋的怪人早有防备,猛的将手中棺盖一抬,将符光挡了下来,就是这么一耽搁,原本就破碎的八卦转轮光芒立刻变暗,随即消失。

    “桀桀!”他怪笑一声,身子继续朝着棺内倒去,同时反手抓着棺盖要盖上。整个过程不过两秒时间,抬棺的几位前辈往前冲的时候还要留意飞头,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我见状汗毛倒竖,突然想起鬼媳妇说过,棺材只有盖上盖子,里面的阵法才会启动。见状天罡星连续闪动两次,途中阴阳剑先飞了过去,正好卡在棺盖下面,不让盖子合上。

    里面的怪人急忙将棺盖推开少许,伸手抓住阴阳剑想要带进去,不过我人也到棺材外面,抓住剑柄的同时,天罡三十六星同时闪烁,巨大的黑白背景瞬间变成白色。

    阴阳令“嗡”的一声颤动,代表黑色的一面同时变成白色,剑刃几乎在瞬间就变成炽热的红色,骨爪刚抓到就冒出灰色浓烟,腥臭难闻。

    天罡阴阳术本就可以阴阳互换,只是我还没学到“斗”诀,加上体质属阴,互换的瞬间,全身就一阵灼痛,仿佛血液都变成了沸水,体质和力量冲突下,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过我拖住两秒,护棺的长老腾出手来,同时出手抓住棺盖,强行将其与棺材分离。见状我才松了口气,急忙将阳力换回阴力。如此剧烈的战斗,身上伤口崩开,顿时血流如注,加上被阳气伤到脏器,踉踉跄跄的退了两步。

    阴鬼也发现我这边情况不妙,奈何不知何时后面棺材里的红影已经到了这边,加上几十个飞头,同时她缠住无法脱身,只能看着我干着急。

    已经躺在无量寿棺里的鱼泡眼发现棺盖被夺,发出一声历叫,头颅瞬间脱离躯体朝我扑来,而无头的躯体继续同几位长老激战,想要夺取棺盖。

    我见飞头扑来,强打精神,不断对自己说道:你能行。同时天罡闪烁,不停的来回移动,手中剑影划出无数道,奈何飞头速度也不慢,而且还能未卜先知一样,总是在最关键时刻避开剑锋。不过我发现头身分离后,他虽然能够同时两处攻击,但实力减弱了不少,躯体也被几个长老困住,见状僵持着阻止它跟身躯汇合。

    出招数十次,我发现他不是能未卜先知,而是知道我的剑轨,,同时也留意到每次他鼓起的眼睛时不时会看向天际。我跟着看了眼,繁星满天,顿时就明白过来。

    天罡三十六星虽然能根据我的调整变化,但整体位置依旧对应天星,他是通过星位来叵测阴阳剑的轨迹。发现问题的同时,我又欣喜又恐惧,寻到克制办法,同时也暴露出了天罡阴阳术的弊端,而他能用这样的办法,说明对我是了如指掌。

    可我知道现在不是怕的时候,因为只要心中有绝望和无助,囚狱里的东西就会出现。我趁着两次瞬移拉开距离,阴阳剑往身前一竖,地上尘土瞬间被炼化,形成浓厚的黑雾,瞬间遮天蔽日。

    鱼泡眼的飞头见看不到星辰,原本往前扑的动作立刻改为后撤。我刚才扫了眼,发现长老和断缘他们都被毒素影响,正在从上风落到下风,好在鬼王还算给力,带着阴魂死死挡住后面的人,否则大家都得蛋了。

    知道时间不能久拖,天罡闪烁,我进行五次移动,先扰乱飞头对星位的推演,第六次的时候手中剑锋才出,毫无疑问,他无法跟前几次一样避开,头颅瞬间被劈成两半。

    只是它释放出来的毒雾非常浓郁,呛得我大脑混乱,分不清方向。跌跌撞撞中,突然有一只手伸来扶住我。混战中,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我下意识的抬手一剑斩去,不过被她手中短剑挡住,我这才模糊的看清是个蒙面女子,而且还穿着白裙。

    混杂的味道中,我感觉她身上有股鬼媳妇的香味,也没去想她要是来了,阴鬼早就爆发了,解决眼下的几个飞头还不是抬手之间的事,脱口就喊了声:老婆!

    女子明显愣了下,不过没有出声,手中短剑十分犀利,每一剑落下都有无数冰锥射出,碰上飞头不是炸开,而是直接冰冻。

    同样装扮的女子还有两人,使用的都是短剑,白衣飘飘,在人群中宛如蝴蝶,她们一出现,身上的气息就将黑雾冰冻,雪花一样落到地上,我们的压力顿时大减。

    我发现不是鬼媳妇,急忙挣脱她的手,咬着牙再次加入战局。她冷哼一声,侧身飞向无量寿棺,我以为她要夺棺,情急下没有任何力量保留。因为我知道即便不保留都未必是对手,再有保留,守棺肯定被夺,到时候鬼媳妇和爷爷他们必然要诀出一个生死。

    恐惧和愤怒的驱使下,我大脑一片空白,即便隔着还有几米,也顾不上阴阳剑能不能伤到人。然而就在剑挥出的时候,天罡三十六星瞬间连成一线,天罡之力分阴阳,相互纠缠,顺着星光涌入长剑。

    我前面的空气顿时变成黑白两色,交互的中有一道剑影,流光一样朝着她射去。几乎是同时,我也发现她不是去夺棺,而是去对付鱼泡眼的躯体。可惜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也不知道怎么收回。

    好在女子反应极快,在阴阳剑还未落下之时就闪身避让,反倒是她前面的鱼泡眼躯体迎了上来,几乎没有任何反抗,整个身体就变成两半。

    “斩阴阳,断乾坤!”我脑中冒出这几个字。当时我还以为那是他的力量,没想到是天罡三十六星的力量,它借助的不仅是我的身体,还有所修的术法。

    只是比起那铺天盖地的一剑,我斩出的显然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不过那已经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力量,所以我的一剑放在这个时代,也算是了不起的存在。

    剑光斩杀鱼泡眼后没有任何减弱,整条线上,不管是空中的飞头,还是地上的无头躯体,只要碰上,立刻悄无声息的变成两半,剑光飞出百米后力量才开始减弱。

    长老们面露惊骇,但很快反应过来,抬着无量寿棺顺着被我斩出的路快速离开。

    我见没有伤到自己人,全身力量仿佛被抽空,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最后的意识里,我只是在想,想突然出现的三个白衣女子是什么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幽幽的恢复意识,还没睁开眼,耳朵里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孩骂道:“混蛋,她竟然喊大师姐老婆,我要把他碎尸万段,你们都别拦我。”

    她一提醒,记忆快速恢复,想到自己迷糊中的确人错人了,可即便是这样,也用不着把我碎尸万段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