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8章 亡者深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庞天云没有现身,那附近可能有个临时的基地,而且从地图上来看,灵珠所在的位置离这里也不远,昨天晚上出现的阴气极重的巨鼠,可能就是从附近出来的,可惜被雪儿放走,否则跟着它就能寻到具体位置。

    我看了下,虎灵族的三人实力都不弱,是十人中的首领人物,过来见到地上的死老鼠,厚重的手掌猛的甩在旁边碗口粗的树干上,粗犷的脸上露出几分怒色的说:“一定是李凡那小子,因为他破了长老们的阵法,害得我们失去驻地,还逼得长老们不敢出世。”

    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做的,只不过他们把仇恨全都算在我头上。冷亦水三人看不上八部灵族的小罗罗,但知道长老级是个什么实力,全都吃惊的看过来,弄得我怪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小声说:“都是我老婆做的,我那有那个能耐。”

    冷亦水眉头微皱,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也许是吃惊鬼媳妇的实力,可惜现在鬼媳妇跟阴鬼分开,实力锐减得太多。

    虎灵族的汉子话音才落,蛇灵族的人就说:“我家少主看上他老婆,可惜上次的陷阱被识破,让她逃了出去,不过受了重伤,估计也跑不远,这小子肯定是来找她的。”

    他话音才落,虎灵族为首的男子突然抬头朝我们藏身的地方看来,冷亦水她们没什么经验,立刻就慌了神。我怕她会暴露自己,急忙一把抓住她的手,示意不要动。

    我们隐藏了气息,他们不可能嗅得到,而且老虎生性多疑,喜欢环视四周,未必就是发现我们。

    果然,几秒后他目光移开,冷亦水立刻就把手抽了出去。旁边雪儿看得清清楚楚,在我腰间掐了下,恶狠狠的举了举小拳头,意思是威胁我不准碰她师姐。我白了她一眼,懒得理会,刚才要不是我拉住,冷亦水都站起来了。

    凭三人的实力,斗十个八部凶灵的族人自然没问题,不过时间上会延长,会弄出更大的动静,现在正派邪派的人都正朝着这个方向来,我还不想暴露目标。

    虎灵族的男子鼻子吸了吸,冷声说:“他离开这里不会超过一天,你们分开搜寻一下,不要错过任何细节。”

    蛇灵族的七人地位略低,闻言四下里散开,布满鳞片的尾巴在地上拖出沙沙声。见状我才快速指了指三个虎灵族的人,示意冷亦水她们下去诛杀。三人才点头,我立刻站起来说:行动。

    三人愣了下,反应过来同时飘身下去。一人对付一个虎灵族,对她们过来说是大材小用,不过速度能快上不少。

    我脑海里天罡闪烁,几次极限位移,出现在蛇灵族身后,从脖子处斩断脊椎后立刻扑向另一个,有过对付它们的经验,加上天罡阴阳融合,阴阳剑很轻易的就能切入,几乎没有浪费任何时间。

    冷亦水三人速度也很快,我才斩杀六个蛇灵族,活捉一个,用了不过七八秒的时间,她们就联袂飞来,不过看到的只是一地的尸体,雪儿惊讶道:“他们都是你杀的?”

    我点点头,将阴阳剑从被活捉的蛇灵族胸口抽出,反手扎进他的尾巴,死死钉在地上才审问道:“庞天云在什么地方?”从刚才他们的对话来看,庞天云已经荣升蛇灵族少主,完全死心塌地的脱离人类了。

    胸口被刺穿,它挣扎了下,扯到尾巴后疼的龇牙咧嘴,见他不开口,我握住阴阳剑猛的转横,将伤口撑开。

    “我说,我说!”剧痛下,他急忙说道:“亡者深渊,是亡者深渊,里面出现了阴兵,少主和邪派的人全进去了。求求你,别杀我。”他脸上尽是惊恐。

    我冷声说:“我不杀你,你们就会杀我……”他惊骇的还想求饶,不过被我捏住脖子,星斗之力注入,“咔嚓”一声捏碎了七寸。

    冷亦水眉头微皱,不过也没说什么。她们称八部凶灵为古族,显然是知道它们的存在,而古老的门派,肯定会有相关的记载,先祖他们当年出现的变故,很可能她都知道。

    只不过鬼媳妇身份特殊,不好直接询问,何况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机。

    我拿出地图看了下,用周通教我的办法分辨出方向,准备现在就出发。冷亦水见我特别兴奋,拉住我说:“我察觉到你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只是对你来说,经常使用并非好事。”

    囚狱?我眉头微皱,笑了笑说:“我没用。”雪儿一脸的鄙视,冷声说:“没用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死六个古族,骗谁呢?”

    我笑了笑,不想去解释,让她们回去取东西,我处理一下现场。冷亦水让雪儿和寒霜去,她自己留了下来。

    我处理的方法很简单,将土石炼成阴土,能控制后将尸体沉下去埋好,处理完坐在石头上稍微休息,她才走过来说:“亡者深渊是古时的禁地,据说是最接近地府的地方,常年有恶鬼阴魂出没,你老婆受了重伤,肯定不会贸然进去,会留在外面休息。”

    “不,她一定会去!”我肯定的说。至于原因很简单,她知道天灵珠对我非常重要,同时也对她非常重要。何况是因为她擅做主张才导致遗失,以她的性格,不管受多重的伤都会进去。

    我没有跟她解释原因,解释了她也不知道,毕竟很多人眼里,性命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可对我和鬼媳妇来说不然。

    二十分钟后,雪儿和寒霜带了背包下来,我让她们把帐篷扔了,只带食物、水和光源。

    帐篷都是登山用品,特别轻巧,却十分占位置,背起来足足有半人高,不适合在山中赶路。我说了两遍,雪儿才不舍的扔掉帐篷,被我埋了起来。

    我跟她说的事,她都要反驳,都要质疑,只能尽量减少跟她说话的次数。此时天际已经放明,收拾好后就直接上路。

    为了避免途中遇到其它人,我们走的是陡峭的山顶,而我手里有苏白遗留的望远镜,能够看到下面的情况,两天来,山中不断有人朝着同一个方向赶去,相遇后也爆发过冲突。细细一算,差不多有三十多起人,远远超出了正派的限制。

    冷亦水眉头微皱的说:“亡者深渊出现阴器,有可能是地府流出的东西,不止邪派和正派,恐怕不少从未出世的门派都会来插上一手。”

    “我不是冲阴兵去的!”我回了句,不过心里的确有这个打算,阴鬼手里的算不上兵器法宝,只是出自地府的物品,要是鬼媳妇手里有一件阴兵,她的优势顿时全无。

    可惜别说有古门派插手,就算没有,我们想从几百人手中夺取阴兵也不太可能,何况如此凶险之地,阴器周围恐怕也不乏凶历的邪物。

    我想到这些,长长的吁了口气,眼下只要拿到灵珠和天灵珠,别的都不敢奢望。

    第三天清晨,我远远的就看到一大片黑云,黑云下面是个巨大的深坑,此时正在释放出恐怖的阴气,即便隔着数十公里,依旧感觉到阴冷,而十公里内早已飘起了雪花,再往里,全是被阴气冰冻的树木,白皑皑的一片。

    鬼媳妇来得比较早,不会在外面周旋,肯定是先进去了。别的门派和势力也会如此,都盼着先到先得。推测是这样,过去的时候我还是特别小心。

    我们四人的衣服都比较单薄,但我体质属阴,能感觉到冷,却不至于被冰冻。冷亦水她们的术法不像阴术,不过也是极为阴寒,比我还抗得住,我们四人选择了个死角的方向进入。即便如此,才走出几公里,前面的飞雪中就传来打斗声。

    我开始本不想理会,准备绕过去,突然听到有人喊:“灭了道门的杂碎!”然后看到龙虎山符箓炸开的符光。

    邱松道长的死我始终心有不安,老掌门也是间接的原因羽化,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就抽出阴阳剑,深一脚浅一脚的翻过阴雪覆盖的山包,朝着下面看了眼,果然是龙虎山的道士,此时正被十几个黑衣人围攻。

    “他们是我朋友!”

    冷亦水三人踏雪无痕,早就跟到旁边,只是和天灵珠无关,我不好意思直说让帮忙。喊了声也不管她们会不会出手,梦蛇驮着我就快速冲下去。

    黑袍人见我突然冒出来,其中一个还想说话,但不等他开口,我人就到了他后面,阴阳剑带过一道星光,头颅顿时飞了起来。

    伤口刚暴露在极寒的阴气中,瞬间就被冻住,没有流出一滴血水。我见面就斩杀一人,黑袍人也不问话了,立刻就有几人朝我扑来。

    龙虎门的人认出我来,欣喜的喊了声:“李门主!”我来不及回应,连续斩杀两人,不过冷亦水三人没一个出手,下来后只是站在旁边观望。

    黑袍人不强,我也没开口让帮忙,配合着龙虎山的道士,很快将剩余的十几人斩杀。

    我还没来得及喘过一口气,其中一个小道士就欣喜的跑过来说:“我们刚见过尊夫人,你们没有一起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