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鬼媳妇现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阴将下马的瞬间,我差点折头就跑,但此时的阴阳令在手中发出异样的黑光,上面浮现出一些特殊的符纹,一股阴寒瞬间将我的身体冻住,双腿根本无法移动。

    眼看着阴将走到近前,我忍不住哆嗦起来,不是因为他身上的阴气,完全是被吓的,要是他手里在抬着长刀,会更加吓人。

    他半蹲下来,轻轻抬手,我脚踝上被僵尸咬出的伤口内立刻飞出一滴血,落到他手上后被吸入嘴里,几秒过后,他突然跪了下来,三千多阴兵见主将跪下,齐刷刷的将兵器放到身侧,朝我跪拜。

    “少将军,我们等候你多时……”阴将开口,声音竟有些哽咽,而身后的士兵闻言,脸上再无杀伐,竟低声抽泣,一时间鬼哭四起,让人毛骨悚然。

    我愣了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们的兵器和铠甲都阴化了,看不出是什么朝代,不过见到阴阳令只是停止攻击,尝到我的血才下纷纷下跪,可见是跟先祖有关。

    而此时阴阳令恢复正常,我手诀一松,它就飞回剑柄处,身体恢复正常后,我小心的问道:“你是我先祖李淳风的部下?”

    “回少将军,我等正是李将军部下,受命看守此地。老将军离时告诉我等,将来少将军会出现,带我等离开此地……”他说道这里又开始哽咽,断断续续的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数千年,受尽孤寂,今日终于等来了少将军!”

    他说话“古色古香”不过有条有理,加上我已经猜出他们的身份,很容易就理解。不管是人是鬼,为了一个命令守护数千年,现在等来结果,情绪失控都很正常。

    被阴兵斩杀剩的十多个人,现在才反应过来,忐忑的朝着我们靠来,以求保命。阴将见状也没有任何动作,跪在地上等候我的命令。

    冷亦水听到我们的对话,过来的时候眼里还带着震惊,附耳轻声说:“阴兵是地府专属,素来不留人间,何况阳间之人握着一支阴兵,等同于开罪地府,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懂这些,不过有句话叫做: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何况涉及到两个不同的世界,只是我心里还有些困惑,忍不住问道:“真的存在阴间地府?”

    地府这两个字,八九岁的孩童都能说出来,但要问是否真的存在地府,恐怕连他们也会产生质疑。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何况阴兵阴将出现在世俗,不止地府会找你麻烦,很多隐藏的门派家族也会寻上门!”冷亦水说的话都很中肯。

    只是他们已经孤寂数千年,如今终于等到我,要是在将他们遗弃,我……

    “呼!”我长吁了口气,耳边不断传来阴测测的鬼哭,听着毛骨悚然,但却是每一个阴兵内心深处的独白。

    没有言语,我却能听懂。

    阴阳门可以容许鬼物入门,可鬼媳妇也交代过不宜太多。手持阴阳令,行走阴阳间不过是一句话,我是个活人,如过手握阴兵,地府又真的存在,无疑是在造反。

    “少将军……”阴将见我犹豫,哽咽的喊了声。

    我回过神,示意冷亦水不必多说,伸手去扶阴将,但碰到他,手直接穿了过来。只好说:“你们先起来。”我打算先稳住,等以后阴阳门有实力了,在来带他们出去,毕竟我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实在经不起折腾。

    但他们做了数千年的鬼,早就看出我的意思,集体沉声说:“恳请少将军带我等离开这里,我等定当鞍前马后,万死不辞。若是不肯,还望少将军将我等阴魂打散。”

    “你们……”

    “请少将军将我等阴魂打散!”

    我用力挠了下头,先祖恐怕是想给我留下守护寿棺和灵珠的实力,可是我那有他的本事,敢在阳间驱使阴兵?

    阴兵重复三遍,将我逼到不得不选择的地步。我抓住阴阳剑的剑柄,心里却还在犹豫,断情见状说道:“鬼入鬼道,人进人道,阳间本就不是他们的归属,即便地府不是真的存在,正如冷姑娘所说,各大势力也不会允许。”

    他的意思很明了,斩杀他们。

    我抬头看了眼,三千多阴兵,虽不是人,可又何尝没做过人?阴阳剑一下,苦苦等候的数千年瞬间化为泡影。

    然而带着他们出去,帮不上忙不说,我付出的代价还会很大,否则冷亦水也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女人。

    断情说完,她还想劝说。

    我内心非常混乱,见状回头怒道:“你给我闭嘴!”一向跟我抬杠的雪儿见状都不敢吭声,被我的样子吓得退半步。

    “锵”阴阳剑出鞘,鬼哭越加凄凉,听得人肝肠寸断。实力超强的他们,此刻却无一人反抗,从将领到士兵,全都低下头颅准备受死。

    阴阳剑在颤抖,不是悲鸣,是我的手在抖。足足过了半分钟,剑始终落不下去,长叹一声道:“罢了,你们进阴阳剑内,我会带你们出去!”

    哭声顿时加大,激动高呼道:“多谢少将军。”

    冷亦水被我呵斥,现在又见我改变注意,冷声道:“李凡,你这是在逆天行事,打破规则。”

    我猛的回头,红着眼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问:“谁的天,谁的规?我逆了谁,又叛了谁?”

    现在的玄界,规则都是权威定的,认可那就是对,不认可就是错。她被我问得无言以对,失望的摇头道:“有些东西你现在还接触不到,但并不代表没有!”

    “地府?”我决心已定,阴阳令转动,阴将鬼兵全收了进去,回头才说:“如果有,我就等它来!”

    事已成定局,冷亦水还在说:“我是为了你好!”

    “我用不着你为我好!”我回了句,她眉头微挑,非常不悦,断情见状急忙过来劝说,最后不了了之。

    事实也是如此,不管惹下多大的麻烦,都只有我和鬼媳妇来承担,跟其它人毫无瓜葛,将来站在我们这边,那就是朋友,站在对立面,那就是敌人。

    敌人的好,永远都不是好。

    我被逼迫着做出决定,想法有些极端,但只有借助这股狠劲,我才能忘记后怕。

    阴兵进入阴阳剑,归鞘后外面的阴气也尽数散开,杂乱的地上血迹斑斑,躺着四五十具尸体。幸存下来的人战战兢兢,我也没去理会,整理了下思绪,准备继续往前。

    雪儿偷偷拉了我下,悄声说:“你刚才的样子好帅……”心情沉重的我,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声来,没理会她就往前走,然而走出几步就被人拦下来。

    我看了眼,正是一路上叽叽歪歪的那人,算他命好,还活了下来。他拦住我的去路,不冷不热的说:“既然阴兵都是你的部下,那死掉的人,就要你来负责。”

    刚才的事大家都看得清楚,完全算不到我头上。然而他一煽风点火,其余的人全都义愤填膺的围过来,要我给个交代。

    他见我停下,冷声说:“别怪我没提醒,你如果指挥阴兵屠杀阳间的人,将会受到整个玄界的追杀!”

    我无语又无奈的苦笑,回头看向冷亦水,想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个说法。不过她刚才被气得不轻,见我看去,头一下就扭从一边。只有断情微微点了点头,提醒我说:“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小子!”那人认为我凭借自己的实力不是他对手,走过来用肆无忌惮的涌手戳着我的胸口,眼睛却死死盯着我手里的阴阳剑。

    我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淡淡的问:“你想怎么样?”

    他冷笑道:“很简单,凶手既然被收入剑内,你就一并交给我们,出去后会由玄界泰斗来做决断。”我笑了笑,他继续说:“交出他们,你自然也能撇清关系,可以高枕无忧的做你的小门主!”

    我故意问:“那我的剑又要如何处理?”

    “咳咳!”他咳了两声,冠冕堂皇的说:“你虽然能撇清关系,但刚才没有及时呵斥部下,造成大量玄界弟子死亡,至于你的剑……自然是交出来作为补偿。”

    雪儿闻言,气呼呼的站出来骂道:“你还要不要脸,明摆着是想夺他的宝剑。”

    “雪儿,给我回来,别多事!”冷亦水呵斥了声,将雪儿强行拉回去。我无语的回头看了眼,嘀咕道:“小气鬼!”

    声音细弱蚊吟,不过简单的三个字,她看嘴型就知道,眉头一挑,侧过头不耐烦看我。

    “小姑娘,我们都是正派中人,难道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得不明不白?”那人指了指地上的尸体,眼皮都不曾眨一下:“用剑来做补偿,已经十分照顾你朋友了!”

    我问道:“如果我拒绝呢?”他脸色骤然一冷,威胁道:“若是不肯,出去后我们会上报各门各派,到时候你就成了过街老鼠。”

    嘲讽我不在乎,因为他不会妨碍我。看不起我也不在乎,因为我不需要无关的人看得起,但威胁到我和阴阳门的存亡,那就不能不在乎。

    我缓缓退后半步,心中起了杀心。但就在我准备出手的时候,脑海中却传来鬼媳妇的声音:“留着,后面还有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