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章 道尊的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亦水他们都是牵着雪兽进来,而我和鬼媳妇是直接骑着进来,放在寻常人家,它只是不礼貌的问题,但在古门派里,等于是提着长刀直闯皇宫,如同死罪。

    我们才停稳,最前面的人群中就传来一声怒喝,有个白衣中年人御空飞来,途中拔剑凌空一斩,瞬间卷起一道风雪,里面传出龙吟之声,翻卷腾挪中风雪形成一条淡蓝色冰龙,嘴巴大张,猛的朝我们扑来。

    不说它真实的力量有多强,只是这气势就足够吓人,我现在全身无力,呼吸都有些困难,高反非常严重,见状只能紧紧抱着鬼媳妇的腰。

    冰龙速度极快,瞬息而至,雪兽都被威猛的气势吓得瑟瑟发抖,眼看就要冲到前面,鬼媳妇手一翻,血红的戮神剑出现,斜坐在雪兽身上往前一挥,同样卷起一道风雪,快速形成一条冰龙撞了过去。两龙相撞,白衣中年人的冰龙瞬间碎裂,鬼媳妇打出的冰龙从碎片中穿过,发出一声浑厚的龙吟,直奔高台上的几位老者。

    “嘶!”我抽了口冷气,都不敢想她在做什么。冰龙从头顶掠过,下面的天山派弟子都被波及到,慌忙逃窜避让。

    “放肆!”台上有个老者终于沉不住气,怒喝声中吐出一口寒气,形成一圈圈的音波缭绕在鬼媳妇冰龙身上,穿过之后冰龙崩碎,但音波分成三道,形成锋利的冰剑,上中下三路飞射而来。

    鬼媳妇这才从雪兽身上站起来,我失去“靠山”整个人死狗一样趴在后面,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血红的戮神剑上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杀气,剑刃上笼罩着一层火焰,斩出去的是时候,前面的虚空一片通红,凝聚成一条血色长龙,炙热的气息让地上的冰雪纷纷融化。

    老者打出的三道剑刃瞬间就被蒸发成水气,血龙怒吼,爪牙具张,再次扑向高台。

    鬼媳妇同时对我说:“你看好,这就是术,不同于道符道纹,是用自身的力量引勾动自然之力形成。”她说得有点高深,我现在连吸收星斗之力都不行,更别提引动自然之力,只能是长长见识。

    血龙逼近高台,广场上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即有个佝偻的老人踏空走来,他步态悠闲,背负双手,脚下蹬着一双破布鞋。鬼媳妇见状传音给我说道:“现在没事了。”

    道尊御空走来,笑道:“姑娘好大的脾气。小道友,我们又见面了。”他每吐出一个字,鬼媳妇的血龙就崩溃一分,整句话说完,血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他出现,高台上最中间的老者刚站起来又坐了回去。

    我偷偷问鬼媳妇:“老婆,道尊是不是比天山派掌门还要厉害?”

    “嗯,他是活的时间最长的人,修为高深莫测,原本不问世事,现在召你来,恐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鬼媳妇的话听得我直翻白眼,嘀咕道:“我觉得活的最长的人应该是你和阴鬼!”

    她笑了笑,没有解释,伸手扶着我跳下雪兽。道尊落到我们前面,依旧面带微笑。他都如此,天山派的人也不敢说什么,坐在中间的老者起身道:“今日到此为止,众弟子自行散去吧!”

    千多人闻言纷纷起身,不过离开之前都细细看了眼我和鬼媳妇,想要记住我们的样子。

    到现在我才明白鬼媳妇是在借道尊的面子,给天山派一个下马威,以此来报复冷亦水所为,而且还是在天山派脸上狠狠的扇了一个耳光,他们还不得不自己找台阶下。

    遣散众人的老者显然就是天山派掌门,待人散掉之后他才朝我们走来,身后跟了几个老头。道尊笑盈盈的拉着我的手说:“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阴阳门主李凡,副门主紫霞仙子。不瞒诸位,阴阳门未来会是我世俗第一大门派。”

    道尊的抬举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也在猜测他话里的意思,难道想扶持阴阳门?

    我还没回过神,道尊又指着天上派掌门介绍道:“梁天罡,天山派掌门人!”

    “见过李掌门!”我和鬼媳妇微微拱手。道尊随后就不再介绍,很显然是将我和鬼媳妇放到和梁天罡同等位置,他这样的举动让后面的几位长者脸色阴沉,连梁天罡也非常不悦,只是碍于他的面子,不好立刻发作,沉声说:“李门主,紫霞仙子,里面请。”

    我眉头微皱,不知道道尊如此抬举是福还是祸。回头看了眼冷亦水他们,估计现在表情会十分难看。而梁天罡在这里,礼节上他们不能插话,有种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的意思在里面。

    梁天罡见我回头看去,才恍然想起什么,扬声问:“水儿,可寻到天灵珠?”

    “掌门,天灵珠就在李掌门手中!”冷亦水也不敢造次,只是言语中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哦!”梁天罡有些吃惊,目光朝我扫来。我现在气满得很,说句话都十分艰难,鬼媳妇扶着我说:“梁掌门,事情冷亦水已经说过。我夫君有些无法适应环境,能不能先安排个住处?”

    不管多好的修养,对于天山派来说,跟世俗不入流的门派掌门平起平坐,说出去都是一种耻辱。

    实力为尊的世界里,地位高低是对强者的尊重,而此时鬼媳妇的话带有几分责备,有怪他招呼不周的意思。梁天罡原本阴沉的脸立刻变成铁青,却还是压着怒气道:“招呼不周,还请紫霞仙子见谅。”

    话到这里,他应该会命下人带我们前去休息,但道尊是彻底要将我的地位抬高,抬了抬手说:“请。”

    他只说一个字,不知道请的是谁。梁天罡闻言,无奈的跟着说了声:“请!”然后走在前面引路。

    道尊全程陪伴,最后梁天罡将我们送到一个独院门口才停下说:“两位先休息,稍后我会差人过来请两位同去看看劣徒的伤势。”

    “有劳!”我说完,他带着人转身就离开。因为天气原因,院子里同样被皑皑白雪覆盖,只有几株盛开的寒梅,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梁天罡一走,道尊就笑了笑说:“小道友表现不错,继续维持下去,定有好处!”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不这样认为,没有对等的实力,我完全得不到任何好处。只要离开这里,今日的事就会被梁天罡彻底忘记,甚至不愿去提。

    道尊说完,佝偻着腰缓缓离开,我这才抓着鬼媳妇的手说:“老婆,我难受!”她这才急忙扶我进屋,让我盘膝坐在床上,身上释放出一股力量,将我周围的空气压缩,形成一个高压圈,以此来增加氧气的含量。

    短短几分钟,我的虚弱就得到很大缓解,能说话的第一时间就问:“老婆,你说道尊如此做,有何目的?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难道是要我们在救人的时候提出要求?”

    我觉得那样做非但得不到好处,反而会贬低自己,但以我有限的认知来看,想要得到好处只有这个办法。

    鬼媳妇说:“我们刚来的时候,天山派的所有人都在,应该是在商议什么事,据我所知,像这样的古门派,都会掌控着一些上古遗迹的入口,有可能是跟它有关。”

    “你睡会,差不多梁天罡的人就会过来!”鬼媳妇不然我继续问,扶着我躺下,我侧身看着,拍了拍旁边说:“老婆,你不睡,我睡不着!”

    鬼媳妇闻言轻轻一笑,侧身躺在我旁边,我挪了挪身子,尽可能得的靠近她,可能是考虑到我不舒服,她第一次同床共枕没有挪开距离,轻轻将我搂在怀里。

    奔波了几天,我确实累坏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在挠我的鼻子,挣醒过来发现她拿着自己的发尖在挠我的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喷得她一脸口水。鬼媳妇立刻就嫌弃的把我推开,翻身起来用阴气全部震走,顺带白了我一眼。

    我翻身起来,发现周围的气场没了,而自己却没感觉到难受,奇怪道:“我怎么没有高原反应了?”

    鬼媳妇没好气的说:“你睡着的时候,我让你的身体慢慢适应,天罡阴阳之力也会主动调整,自然就好了。不过在高原地区,你的实力会折损百分之三十,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

    我不会在这里呆很长时间,她提醒我的目的,是让我对自己有个全新的认识。刚聊了几句,外面就传来敲门声,鬼媳妇起身开门,见外面站着的是冷亦水,不冷不热的问:“你有什么事?”

    道尊将我们抬到和梁天罡平起平坐,冷亦水作为天山派弟子,如果还出言不逊,那就不是违背礼数那么简单。虽然不愿意,她还是咬着牙说:“掌门有请紫霞仙子和李门主一叙。”

    鬼媳妇闻言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如同使唤下人一样,让她候在门外,回来扶着我下床,磨蹭了会才出门。

    我一直以为冷亦水师兄受的是重伤,然而见到床上的人时却非常震惊,而且他身上有一股气息,让我体内的血液不由自主的沸腾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